第937章 手诛魔狼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火蛀……”五行魔君的力量已经云集全身,随着两枚足有五六米大的火球呼啸而出间,两只魔狼顿时被火焰包裹了起来,这炙热之火不断翻滚燃烧中,两声巨大的嚎叫从火焰之中传来出来,紧跟着魔狼竟然浑身火红的继续向着杨凡重来。()
“真是麻烦的家伙……”杨凡一闪身,避开了袭来的两只魔狼,而就在他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突然身后又射来了一群魔狼,足有十多头的它们动作迅速而敏捷,同时防御力和攻击力都非常高,十几只魔狼很快就将杨凡包围了起来。
“好好享受被分尸的感觉吧……”这些魔狼可是水火不侵的身体,想要干掉它们简直是痴心妄想。
“是吗,那就给你见识一下,十倍重力……”随着十多只魔狼扑了过来的时候,杨凡冷冷的说道,同时整个地面猛然一阵间,以杨凡被半径的五十米内,大地突然坍塌了下去。
“嗷……”自身猛然加重了十倍,十多只魔狼顿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此时杨凡就站在还在不断凹陷的大坑之中,随着他心念一转间,突然地面上出现了一根根巨大的绿藤,将还想挣扎的魔狼纷纷捆绑了起来。
“娑罗藤曼……”杨凡的身影低沉,那一根根好似绿色蟒蛇的藤蔓不断的收缩,即便是硬如钢铁的魔狼们也都根本无法承受,而随着魔狼一只只的被拖入地下的时候,杨凡脚下一根极细的藤蔓已经悄然的深入大地之中。
“发生了什么……”那大坑足有七八米深,站在远处的白蒙堂根本看不到下面的情况,耳边不断传来那魔狼的惨叫声,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惊恐,而就在他不断的左右张望的时候,突然脚下的绿草之中,一条好似细蛇一般的藤蔓缓缓的伸出脑袋。【】
“啊……”当他感觉到脚下一疼的瞬间,那细藤已经长了出来,快速生长的绿藤一下子就将他捆绑了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把匕首,刺入了他的心脏位置,随着白蒙堂的惨叫声,他的尸体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家主……”惊慌失措的鸣翠惊讶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正是百花妖王,而白蒙堂正是被他一剑从背后刺穿了身体。
“你没事吧……”百花妖王看着眼前的鸣翠没有大碍也终于放心了,而另一边,十几只魔狼已经全部被干掉了,杨凡急忙走出大坑,看着白蒙堂的尸体就倒在地上。
“我没事……”从慌乱之中苏醒过来的鸣翠急忙摇了摇头,刚才她已经被吓坏了,她的小脸还是惨白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鸣翠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百花王你怎么来了……”真没想到自己已经快要抓住他了,却被百花妖王给击毙了,杨凡叹了口气,原本还想抓他回去审问一下,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
“我偶然想起这里还有片茶园,怀疑这个叛徒会不会躲在这里,所以就过来看看,却没有想到正看到他挟持鸣翠,迫于无奈之下只有动手杀了他……”百花王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白蒙堂都是他一手带大的,亲手杀了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就差一点,马上就可以逼问出背后的黑手了……”杨凡叹了口气,这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接近那个神秘女人的材料,毕竟他只是一个炒茶的人罢了,即便是顶尖高手也依旧是一个战斗力低下的家伙而已。
不过现在人都已经死了,说起他的也没有什么用了,看着白蒙堂的尸体渐渐的变成一朵蓝色的花朵,这就是他的真身,这也是每一个妖族失去后的样子。
“你没事了吧……”杨凡看着脸色惨白的鸣翠担忧的问道,而鸣翠此时还是说不了话,只能摇了摇头。
“既然这家伙已经被诛,我这就带着他的真身回去禀告妖王,这样的话天寿节就可以正常开幕了……”百花妖王伸手拾起那朵鲜花,看着已经开始枯萎的花瓣,用不了多久他就要随风消散了。
“好的,我先陪鸣翠回去,一会就出发赶往皇城了……”杨凡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现在危险暂时已经解除了,于是百花妖王先走一步,而杨凡则陪着鸣翠走出了这个茶园。
此时在无心观赏茶树的杨凡跳上马背,牵着鸣翠乘坐的骏马,两个人缓缓的向山下走去,而杨凡也没有在和鸣翠说什么话,毕竟她现在惊魂未定,说话也不会让她有多大的好转。
“公子,我没事了,你快走吧,晚了就要迟到了……”鸣翠这一次受惊不小,此时的她有些虚弱的坐在床上,而杨凡则就坐在她的身边。
“那怎么可以,宴会晚到一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今天七十二洞妖王都回来,我一个外人晚去一会也不会有人注意的……”杨凡笑着说道。
“那多不好,不二子小姐和拉美小姐都已经出发了,你也快点走吧……”鸣翠急忙摇了摇头说道。
“行了行了,我现在就去,你要专心养病……”杨凡受不了鸣翠一再的哀求,于是只有站起身来离开了这个房间,鸣翠此时感觉心里暖暖的,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骑着宝马良驹,杨凡一路向着皇城方向的通道口疾驰而去,可就在这时,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潜入了王府之中,推开鸣翠的房门,一闪身就来到了她的床前。
“公主密令……”鸣翠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她不正是白玉大小姐身边的另一个贴身侍女带玉嘛,只不过她比鸣翠大了几百岁,不过她不是已经被许配给蝎王做妾侍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现在鸣翠也来不及问什么,大小姐的密令是一封信纸,而当她打开密令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不会违背大小姐的命令吧……”带玉冷冷的看着靠在床上的鸣翠,此时她因为惊吓而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当然不会……”鸣翠摇了摇头,从小到大的洗脑式教育之下,对于花族永远的忠诚让她随时都准备献身,更别说比贞洁轻得多的生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