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会长的阴谋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是思无涯最后的防线,由毛家先祖结合马家的智慧设立的大阵杀伤力强大,如果不得其法是无法进入的。【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不过阵法之学,自然有着破除的方式,虽然很费时间,但是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破解,这个古阵已经被破去十之有八,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彻底的破去了。
“还没有破解开啊……”就在七个黑衣长袍的男子还在努力的破解着眼前的阵法之时,突然一个人影已经落在了他们的身后,站在几十米开外的杨凡一脸冷笑着看着这帮带着面具的家伙。
“你竟然还没有死……”七个人同时回过头来,惊讶的看着杨凡,不过很显然,杨凡现在脸色苍白之下,就连刚才降落都险些摔倒在地,这也证明了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当然没死,否则岂不是让你们这帮打着正义名号的家伙们得逞了吗……”杨凡干脆一屁股坐在雪地之上,反正他现在就算是站着也感觉到双腿发软。
“看起来你知道的还挺多……”为首的那个家伙转过脸来,冷笑着看着杨凡,他那面具后面的一双眼睛,带着凶狠的杀气。
“当然了,我有足够的时间去调查这背后的秘密,不过真的没有想到,七鬼众竟然重出江湖了……”杨凡冷笑着摇了摇头,这帮家伙就是曾经臭名昭著的七鬼众。【】
十五年前,七鬼众还是叫做七圣者,斩妖除魔的他们也算是西方驱魔师中的表率人物,而七兄弟的六芒星阵威力强横,深的师傅真传的他们,有着一片坦途,而他们的师傅,正是真正的驱魔师协会会长。
为了尊重师傅,他们也学者师傅一样穿起了黑袍戴上了面具,而之所以会这样,正是因为会长在一次驱魔之中被彻底毁容的结果,从此之后的他就一直带着一个面具示人。
却没有想到,风头正劲的七圣者再一次任务之后,得到了一本黑魔法的书籍,从此就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三年时间就犯下滔天血案的他们,梦想就是制造出天底下最厉害的侍灵,而其杀害的三千六百七十二条冤魂,也成为了他们的武器。
后来东窗事发之下,他们被天底下所有的驱魔师追杀之下,即便是他们的恩师也亲手抓到了他们,将他们的火灵魂法夺取之后,又将七人囚禁在地宫之中,于是乎七鬼众的名号也就此诞生。
不过杨凡之所以会发现,原因很简单,因为此时会长被害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球,不过唯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地方恐怕就是在这个和外界无法联络的毛家了。
所以七鬼众才会如此轻易乔装改扮,而他们并没有想要长久的隐藏,因为他们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那本火灵魂法的黑暗**。
原来就在会长追回了那本黑暗魔法书之后,就将其交由毛家保管,因为在协会中,毛家担任着封印邪灵以及黑暗书籍的任务,而家主毛岳飞在接到这本书之后,就将其放在了思无涯的**库里,这里的防御绝对是非常强大的。
却没有想到,这七鬼众在十年之后,竟然逃脱了地牢,同时暗害了会长之后,以会长之名来到了这里,虽然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逃出来的,不过很显然,他们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攻破毛家的禁制,抢夺那本黑魔法书。
如果不是杨凡装病拖延时间,让紫瑶和倩雪联手以最快的速度出去联络娜娜调查关于毛管家的事情,就不会发现这个秘密,毕竟这一切都是在他们进入毛家之后才被发现的,如此不缜密的犯罪却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节点,让他们差一点就得逞了,毕竟作为最得志的学生,模仿老师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哈哈哈,即便是你知道了又如何,现在毛家所有精锐都已经受伤严重,那些驱魔师更是无足轻重,至于你,除了送死还有什么用,你们都是砧板上的肉,只要我们想,你们谁都活不了……”七鬼众现在是胜券在握,此时的他们也都粉粉的摘下了面具,一个个面黄肌瘦的他们在十年的地牢生活之中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悔改,此时狂妄的笑容之下,仿佛这天地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了。
“那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的嘛……”杨凡依旧是不以为然的看着七鬼众,十多年来他们一直被囚禁在地牢之中,所以根本不可能认识五毒教的那群人,而这背后的策划之缜密也并不是他们七个人能够做到的,到底是谁躲在幕后操控是杨凡最好奇的事情。
“想知道,那你就下面问问阎王吧……”不过很显然,七鬼众并没有打算告诉杨凡这个秘密,与此同时七个人也已经向着杨凡围了过来,对于这个可以将金击子打败的家伙,七个人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千虫一直警告他们,杨凡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
“喂,用不用得着七个人一起动手打一个伤员啊……”杨凡看着七个人缓缓的围了过来,此时的他们竟然是以包围的阵形,难道说他们要发动六芒七星阵对付自己吗,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六芒七星阵一直以来都是七个人的杀手锏,而毛思彤床下的硬币也就是他们的阵法之一,可以让人躁动、入魔的暗示之下,毛思彤这才中招,这结合了西方的六芒星阵和东方的七星阵法的混合杀招,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们的手上了。
“让你试试幽冥鬼火的厉害,我的师傅可就死在这一招的手里,放心吧,只要你瞬间你就会连灰都不剩的……”七鬼众的残忍是不言而喻的,此时的他们手里都拿着不同的法杖,笑容诡异的向着杨凡逼了过来,高手全部负伤之下,恐怕毛家山中,再无和他们相抗衡的对手了。
“那可不一定哟……”突然间,杨凡颇具玩味的摇了摇头,竟然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乌龟托在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