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六芒七星杀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六芒七星杀……”万没有想到杨凡竟然还有救兵,七鬼众立刻挥动手中的法杖,组成火网向着天罡七子射了过去,一时间火焰冲天直逼七子。【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天罡七星阵……”看着火势猛烈,七子纷纷祭出背后飞剑,一时间七把飞剑在空中组成了七星剑真,随着一道道真气的注入之下,形成了一道墙壁,硬生生的将那火势阻隔开来。
一时间双方纷纷使出全力,飞剑不断的和火龙交织在一处,思无涯前爆炸声连续不断,而杨凡却舒服的坐在雪地里,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打赢这一仗,因为天罡七子的本事绝对不容小觊。
果不其然,很快的,七子就发现了对方的漏洞,那就是在七鬼众谋杀恩师的时候,受伤最重的一个人,此时的他还没有完全修养好,这段时间一直都躲在暗处不敢见人之下,更是无法好生休养。
“七剑斩……”既然找到了对方的弱点,七子自然是不会给他们机会弥补,随着大师兄的一声号令之下,七把长剑顿时组成了笔直的长龙,直接冲入了火焰之中。
“噗……”随着长剑刺穿了其中一个人的喉咙,整个大阵顿时少了一个支撑之下已经破烂不堪,而天罡七子的长剑却气势如虹之下,其余六个人是四死三伤,七鬼众的伏诛也终于让杨凡长出了一口气。
降魔殿,此时受伤的驱魔人已经被转移到了这里,即便是活下来的驱魔人,断胳膊断腿的也是不计其数,受伤轻一点的人则忙着帮他们止血疗伤,突如其来的一切都让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砰……”就在这时,大门被一把推开之下,杨凡带着天罡七子已经走了进来,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杨凡的身上,因为活下来的人也都算是有一定的阅历,所有也都认识天罡七子。
“杨凡少爷,您没事就好了……”就在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的时候,毛管家急忙走了过来,看着杨凡也是一身的狼狈,于是急忙说道。
“多谢毛家贵的关心,我没事……”杨凡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毛管家好似放下了一件事情一样,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愣住了,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全名啊。
“毛家贵,你终于可以承认了吧,你到底把你一奶同胞的哥哥藏在了哪里……”杨凡冷笑着摇了摇头,而此时天罡七子已经一脚将毛管家踢翻在地,看着眼前突然的变化,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吧,真没想到千虫说的果然应验了,这件事情要是把你参与进来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麻烦……”毛家贵跪在地上突然大笑着说道,可还想问他的时候,突然间,他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不过有这么多驱魔人给我陪葬,我已经很满足了,恨只恨毛家还是没有被毁去……”口吐鲜血的毛家贵已经倒在了地上,烈性毒药之下,他终于和他的阴谋一起毁于一旦。
“这帮家伙真够狠的……”原本还想从他的口中找到一点线索,却没有想到,他和七鬼众一样都服毒自杀了,看起来这背后的主使者果然够狠,不过毛家贵临死前所说的千虫到底有是什么人呢。
“赶紧救人吧……”此时的杨凡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看着伤病的驱魔人,他急忙对着天罡七子说道,可是话没说完之下,他眼前一黑已经倒在了地上。
当杨凡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熟悉的床上,而此时一个美丽的少女就趴在床边熟睡着,这里是毛思彤的跨院,那股热浪是那么的熟悉。
“你醒了……”杨凡虽然很轻的坐了起来,不过还是让趴在床边睡着了的陶静睁开了眼睛,看着杨凡终于苏醒了,陶静终于笑了出来,那美丽的眼睛泛着波光。
“我睡了多久了……”杨凡这一次的灵魂被创让他可是吃了好大的苦口,当一切事情都解决之后的放松之下,他这才昏倒在地。
“五天了……”陶静急忙对着说道,同时端过来一些牛奶和面包,睡了这么久的杨凡一定饿坏了。
“其他人呢……”杨凡接过面包和牛奶,他确实感觉到非常饿了。
“小玲姐姐她们受伤都很严重,现在还在治疗之中,梦婷姐姐已经带着治疗组赶了过来,刚刚她还在这里,应该是去照顾其他伤员了……”原来除了陶静之外,其他几女的伤势都非常的重,姬儿最后也是身负重伤之下,只剩下陶静还可以走动,于是她也肩负起了照顾自己的责任。
至于梦婷的救援小队可是雪中送炭,大战之后他们的到来可是让人欢呼雀跃,毕竟天罡七子对于上百伤员也是束手无策,不过现在一切也都已经步上了正轨。
“这几天你都没有休息好吧,看你都有黑眼圈了……”在了解完一切之后,杨凡心疼的拉着陶静说道,八女全部受伤之下,唯有她还有力气可以坚持,不过脸色苍白的她却抗着厚厚的黑眼圈,这几天也都没有怎么休息。
“我没事的……”被杨凡拉着小手的陶静小脸粉红的低着头,这种羞涩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不过杨凡却一用力,竟然已经把她拉在了怀中,一个拥抱之下的陶静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好休息一下,我已经没事了,我可不能让我的小美人变成老太婆哟……”看着羞涩的陶静,杨凡吻了吻她的额头,这个小丫头真的辛苦了。
“乖乖的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觉,一定要变回那个美美的小女孩,这样我才会疼你……”给陶静盖好的被子,杨凡临走之前不忘记又给了陶静一个香吻之后,这才走了出去,小脸红红的陶静抱着被子,一脸甜蜜的睡着了,这几天来她一直都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确实太困了。
走出了小跨院,看着那白雪皑皑的雪景是那么的美丽,前几日的大战早已经被白雪所覆盖,没有鲜血淋淋的战场,但是那种萧条谁都可以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