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陶静暗香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靠在温暖的石壁之上,陶静微闭着眼睛,这段日子和杨凡虽然都在一起,不过他身边的女子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优秀,看着她们那诱惑的身材以及优雅的谈吐,都是自己无法比拟的。【】
所以一直以来,陶静都有些自卑,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还在发育中的小馒头,一起泡温泉的时候那种场面,陶静也只能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可以争口气,让杨凡也来一次流连忘返呢。
不过今天的杨凡是那么的体贴,回想起他在自己额头上一吻的那种感觉,陶静顿时感觉到脸上是那么的滚烫,真不知道是因为温泉水热还是自己害羞的。
可就在她还在少女怀春的回味着的时候,突然间一双魔爪已经扣住了那小巧玲珑的玉体,还不等陶静反应过来,杨凡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哇,如此美景差一点就被错过了……”杨凡的脸紧紧的靠在陶静的肩膀之上,一双魔爪已经把陶静整个人拉入了自己的怀中,滚烫的身体被杨凡直接从后面抱住的陶静,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你也在啊……”陶静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此时在水中的她,整个人坐在了杨凡的身上,身体碰触之间,陶静的身体已经紧紧地绷住了。
“是啊,否则岂不是没有如此香艳的一幕了……”杨凡坏笑着将陶静转了过来,看着粉面桃腮的陶静,那么还没有完全发育的玉体有着一种别样的味道,尤其是和刚刚的梦婷有着强烈对比之下的感觉,绝对别有风味。()
“我……我……”尴尬死的陶静万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被杨凡一览无遗了,此时脱去了浴袍的陶静完全不知道应该如此,少女的娇羞只能让她猛低着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但是杨凡作为情场高手的他已经轻车熟路,魔爪所过之处的陶静已经浑身翻红,看着娇媚可爱的陶静,杨凡自然是欲罢不能,很快的,陶静的小嘴就被杨凡攻破,粉红之气下,陶静完全的任凭杨凡摆布。
温泉池水烟波浩渺,水蒸气间让眼前的情景更加的似梦似幻,初经人事的陶静只能依靠本能的配合,好在杨凡御女无数之下,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直到陶静最终倒在了那里无法动弹,刚刚疯狂的刺激让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做了什么,不过从这一刻开始,她真的完全成为了杨凡的女人。
“怎么样……”就在这时,梦婷的声音在陶静的耳边响了起来,微闭着眼睛的陶静猛然惊醒之下,眼前的梦婷让她是又羞又臊。
“梦婷姐姐,你怎么也在……”陶静下的直接钻入了水中,此时的她余温刚退之下,根本就没有穿衣服,突然被梦婷看到了自己的身体,陶静那股子羞涩让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当然在了,而且一直都在哟……”梦婷故意靠在陶静的身边,一脸坏笑的看着她那粉红的身体。
“那……岂不是……”陶静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难道刚才自己羞羞的事情已经被梦婷一览无遗了吗。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嘛,有什么好害羞的,况且我们可早就当你是姐妹了哟……”梦婷一边说着,一边把陶静拉了过来,此时的陶静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而一旁的杨凡则坏笑着的看着两女,虽然不知道梦婷怎么突然出来了,不过她一定有什么心思。
“嗯……”陶静只有点着头,根本不敢说话,更不敢去看梦婷的眼睛,现在的她就好似一直受惊的小鸟一般,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好了好了,别紧张了,大不了我也被你看一次好不好啊……”就在这时,梦婷竟然拉着陶静坐到了杨凡的身边,而此时的杨凡也明白了梦婷的意思,她竟然是准备和陶静一起服侍自己。
“好啊,一人一次公平合理……”此时的杨凡自然是奉陪到底,有了双修功法的他,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享受的过程,更是提高战斗力的一种途径,乐此不疲之下,梦婷已经主动的坐在了杨凡的怀里,而杨凡则已经把陶静拉了过来,一时间温泉之中再一次一片粉红。
五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随着一个个佳人的痊愈,在第五天的时候,毛岳龙和马永斌也已经闭关出来了,虽然没有痊愈,但是却已经好了很多,而此时的他们在天罡七子的口中,这才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而这五天,杨凡自然是逍遥快活,现在九女已经全部被收入囊中,随着一个个佳人的出现,杨凡自然是不会放过,一时间整个别院里的一片风流景象,处处都留下了杨凡和佳人们快乐的身影。
香书斋,毛岳龙的私人书房,而此时里面坐着的三个人,正是马家家主马永斌和杨凡,今天出关之后,两个人被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完全惊呆了,而同时他们也觉得愧对杨凡,若不是他力挽狂澜的话,他们恐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毛家就已经付之一炬了。
“杨凡,这一次实在是幸苦你了,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啊……”此时一切的谜团也都已经解开了,毛家贵也就是毛管家的孪生弟弟在二十岁的时候就离开了毛家,独自闯荡之下其子竟然误入邪教被毛家亲手剿灭,一直心存恨意的他这才回来报复毛家。
“这件事情虽然看起来是完成了,不过我觉得反倒是刚刚拉开序幕,这一场浩劫所有人都有着明确的目的,不过那背后的推手到底有什么秘密和目的谁都不知道呢……”杨凡摇了摇头说道。
“能够精心策划这么大的秘密,恐怕他的目标就是那无往山的至尊邪灵,但是为什么要让思彤入魔,又引来如此多的驱魔者,这不是给自己创造麻烦吗……”马永斌摇了摇头,两位老人真的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