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华夏有难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搂着已经浑身发软的两姐妹,和她们在一起的美妙是别人无法给予的,而杨凡此时也明白,自己就是她们的世界,也是她们的未来,所以不管怎么样,谁都不能欺负她们。()
相聚的时刻总是短暂的,虽然杨凡很想陪着两姐妹多玩两天,可是懂事的她们却拒绝了,因为她们知道,杨凡的责任太多了,其他人比自己更加的需要杨凡。
“等一切都结束,我们天天陪着你,到时候你别嫌烦啊……”小小笑看着杨凡,能够拒绝杨凡游湖的提议,两姐妹是真不想再耽搁他的时间了。
“放心吧,到时候我天天不让你们穿衣服好不好……”面对懂事的两女,杨凡也只有抱了抱她们,看着她们进入了娜娜打开的传送通道里,心中自然是非常的不舍得。
“保重……”依依一脸不舍的看着杨凡,这匆匆一晚又怎么能够一解思念之情呢,不过能够见到杨凡一面她们已经很开心了,对着杨凡摆了摆手,她们已经走入了那个通道之中。
杨凡此刻的班机也要起飞了,而目标城市正是分别依旧的华夏集团所在地,自从上一次和倾城相见,一转眼又过了好几个月,这日子过得实在是太快了,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
坐在飞机之上,智愚的话还萦绕在杨凡的耳边,邪魔乱舞的世界里,自己到底要何去何从呢,一直活跃的十二邪灵以及偷偷行事的地狱幽灵,这帮家伙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呢。()
莫名的烦躁让杨凡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事情越来越棘手之下,自己的进步已经快要跟不上脚步的,尤其是魔修罗的觉醒让杨凡真的害怕,如果某一天自己突然消失了,而自己的身体被别人控制,那会是什么模样。
“五岁的时候,你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这是噬魂魔君曾经说起过的一句话,在被山田铃木变成了五岁的时候,那魔修罗就觉醒了,难道说自己五岁的时候也经历过什么事情吗,杨凡并不知道,不过他现在却很想知道,这一次他也准备再回去一次,即便不能找到老头子,也希望可以寻回一点记忆。
华夏大厦依旧是那么的壮丽,在繁华的都市之中依旧是非常惹眼,而此时正是午休的时间,白领们的午休一般都是找一些好吃的美味,而女孩呢则喜欢三五成群的逛逛街,而就在这时,一台出租车已经停在了楼下。
杨凡付了车费之后,看着眼前的高大建筑,不知道一会笑倾城见到自己会是什么表情呢,故意没有告诉倾城为的就是给她一个惊喜,而就在这时,杨凡看到大堂里走进出来了一群人。
“赵总……赵总……您别那么生气啊……”杨凡第一眼看到的正是笑倾城,不过此时一身职业装的她却一脸的难色,追着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走了出来。
“我这一次是最后一次和你们谈了,我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站在华夏大厦的楼下,那个被称之为赵总的人一脸的怒色,而跟在他身边的几个人看起来应该是保镖的模样,而杨凡的眼中却是一愣,因为在这几个人的身上,杨凡感觉到一丝能量波动,他们竟然都是异能者。
“赵总,您看你就高抬贵手一下,这个价格我们真的接受不了啊……”看着勃然大怒的赵总,笑倾城一脸歉意的说道,这个价格很明显就是敲竹杠嘛。
“我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既然价格接受不了没有关系,只要你陪我玩一个月,我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当着笑倾城身后的马副总,赵总冷笑着说道,而这句话清楚明白的进入了杨凡的耳朵里。
“赵总,在商言商,我们都是生意人,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至于其他的事情一切都好说,如果赵总想要开心,我可以替您安排……”如此直截了当的话顿时让身后的几个人面露难色,笑倾城虽然也脸色不好,不过现在对方可是掌握着华夏集团的命脉。
“你觉得我缺这点钱嘛,我告诉你,天底下的女人我见多了,就没有敢不给我面子的,我请了你三次机会,是你不珍惜,别忘记我随时都可以让你关门大吉……”赵总贪婪的看着笑倾城,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这一次费尽周折为的就是得到她,可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拒绝了三次。
“好大的口气啊……”就在笑倾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间杨凡冷笑着走了进来,笑倾城没有想到这时候杨凡竟然出现了,可她却又无法阻止杨凡要说什么话。
“你算什么东西?敢和老子这么说话……”赵总没有想到这时候怎么杀出个程咬金来,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赵总不由的大声骂到。
“我算什么貌似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你就站在我的大楼之下,你说我应该怎么和你说话呢……”杨凡可不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受这种窝囊气,他才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呢。
“你是谁……”赵总惊讶的看着杨凡,他竟然敢说这里是他的大楼,而笑倾城以及身后的马副总裁对他也是一脸的笑容。
“这位就是华夏集团董事长……”虽然无奈,可杨凡来的也确实是时候,笑倾城急忙对着赵总说道。
“哦,你就是那个一直躲在女人裙子后面的董事长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赵总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他就是传说中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真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年轻。
“确实正是我,不过我并不是躲在女人的裙子后面,而是躲在你妈的裙子下面……”对于对方的羞辱,杨凡只是冷笑着搂住了笑倾城的蛮腰,和他斗嘴简直就是找死。
“你他妈的敢骂我……”赵总顿时勃然大怒,这家伙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然连自己都敢骂,这胆子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