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公主驾临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神之组的人也算不了什么嘛……”不过此时杨凡依旧一脸的冷笑,看起来两个人实力相当之下,杨凡还是有把握干掉他的,这家伙的实力比起十二邪灵,应该和皮猪不相上下,不过现在的杨凡可是有着多重的能力,这就是他可以获胜的资本。【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妈的,我杀了你……”此时摔落在地的布雷克斯一下子跳了起来,暴跳如雷的他这一次真的发火了,只见他双眼露出杀气之下,右腿之上的力量还在不断的疯长着。
“想死是吧,我可以成全你……”而杨凡看着那不断聚集的黄色光芒,布雷克斯这是准备好了最强的攻击了。
虽然杨凡有战胜他的方法,但是重伤也是在所难免的,可他现在是以一对二,如果干掉布雷克斯之后,田萌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自己又是一个麻烦,难道说非要使用他的药丸不成吗,所剩不多的杨凡可是非常珍惜那黑色的药丸。
“去死吧……”不过现在他也没有什么退路了,眼看着布雷克斯已经大吼一声的扑了上来,杨凡双手开始不断凝聚阴阳之力之下,也准备和他来一次最强的对决。
“布雷克斯,不可以……”此时的田萌已经追了过来,眼看着两人就要生死对决之际,她急忙向着布雷克斯冲了过来,神君的命令可是带杨凡回去,布雷克斯若是杀了他的话,这任务恐怕就要毁了。
不过已经疯狂了的布雷克斯那里还会听田萌所说,愤怒至极的他从一开始就看不上杨凡,现在被他击中更是觉得屈辱难当,他已经管不了责罚不责罚了,怒吼着的他左腿聚集着强大的力量,猛然间向着杨凡扑了过去。【】
“阴阳光波……”与此同时的杨凡也双手推出巨大的能量,一黑一白两道光波在空中不断纠缠之下,已经迎着布雷克斯而去,眼看着两人的招式就要撞击再一次,到时候田萌也根本无法阻止眼前的一切。
“神圣之光……”电光火石之间,突然一道带着天地灵气的光芒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两个人的汇集点上,而随着那道光芒的出现,杨凡的攻击以及布雷克斯的撞击一瞬间好似被抽干了一般,而随着两个人飞退之下,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你忘记了你的任务嘛……”一个圣洁的身影冷冷的对着摔倒在地的布雷克斯说道,口气平淡之下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而布雷克斯这时才看清,半空之中不正是神族公主希尔嘛。
“公主……对不起……”布雷克斯急忙单膝跪地,对于拥有天神祝福的希尔,他们可是万般尊敬,而此时的田萌也急忙落在地上,恭敬的单膝跪倒。
“岂有此理,哥哥是让你们邀请杨凡,可是你们竟然以武力胁迫,这是待客之道嘛……”希尔一脸怒容的看着两人,要不是她来得快,恐怕杨凡就要吃亏了。
“公主,因为我们一直苦劝杨凡,可是他却一直认为我们图谋不轨,不肯和我们回去,所以言语不和之下,才会动手……”田萌急忙对着希尔解释到。
“田萌,我看你是借着哥哥的器重就为所欲为了……”希尔一脸严肃的看着田萌。
“不敢不敢……”希尔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田萌急忙双腿跪倒在地,不敢再开口了。
“公主,今日之错都是我一人所犯,如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布雷克斯急忙双膝跪倒,动手的人是他,不能连累了田萌,而这公主的脾气他们可都是清楚的,发起火来就连神君都怕。
“好啊,既然一人做事一人当,那我现在就废了你……”希尔看着布雷克斯,竟然敢伤杨凡,真是太过分了,只见希尔一伸手间,那蕴含着天地灵气的光芒就已经笼罩在了她的手臂之上。
“公主息怒……”眼看着希尔就要废掉布雷克斯,杨凡总不能就这么看着,如果刚才两个人对战之下,杨凡绝对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掉这个家伙,但如果是因为和自己对战被希尔杀掉的话,杨凡会觉得不公平,于是他急忙对着希尔喊道。
“啊……”希尔也没有想到杨凡竟然开口阻止,一脸惊讶的她看着杨凡飞了过来。
“我们确实是因为言语不和才动手的,这其中我也有错,所以不能都怪他,反正现在大家都没事,也就算了吧……”杨凡看了看跪在那里的布雷克斯,这家伙要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手里,他是不会借用别人的力量的。
“好了,你们回去吧……”既然杨凡都开口说话了,希尔也就不再追究,对着两人冷冷的挥了挥手说道。
“启禀公主,神君是希望他能够和我们一起回去,他想亲自见见杨凡的……”希尔竟然让自己回去,田萌为难的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件事情我会和他商量的,不用你们操心了,你们按照命令做就是了……”希尔淡淡的对着田萌说道。
“可是……”田萌依旧跪在那里,可当她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一道光芒猛然间在她的面前暴裂开来,巨大的冲击波直接将她连同布雷克斯一起震飞出去十多米远。
“在啰嗦一次我就让你和这个地面一样……”这光芒正是希尔射过来的,拥有天地之力的她脾气一向可不好,唯一的好脾气也只是在杨凡的面前而已,要不是当着杨凡的面,她早就弄死他们了。
“是……”田萌和布雷克斯哪里还敢在说话,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的两人还心有余悸,这个刁蛮任性至极的公主怎么突然跑出来了,她之前不是对杨凡恨之入骨嘛,为什么现在竟然要护着他了。
“你没事吧,他们没伤到你吧……”待两人离去之后,希尔就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仔细的打量着杨凡,看到他并无大碍之下,她这才放下心来,此时的她都没有注意自己紧张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