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追踪消息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如果真的被他抓走了的话,那可就麻烦了,这个家伙行踪隐秘,就算是挖地三尺恐怕都抓不住他,而他为什么要来抓雅莉呢,他不是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了吗。【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找到雅莉小姐……”就在杨凡还在思考如何寻找雅莉的时候,突然间那个人的话让杨凡眼前一亮。
“真的吗……”杨凡看着那个家伙,他能有什么东西能够找到雅莉呢。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雅莉小姐那天应该是在使用最新的扫描仪器,而那个仪器可以发出特定的信号,将所扫描的影像通过卫星传到全球任何一个角落……”那个人点了点头,而他就是专门负责一起操控的人,于是两人急忙向着那些被砸烂的电脑走去,希望找到还可以使用的东西。
在路上,他也已经和杨凡讲解了大概的原理,毕竟人眼的无法全部记录那些细节的,所以他就给雅莉带来了最新科技产品,有了这个扫描仪,就可以通过全球十多个科研室一起从新用电脑制作一个3d的死亡之地出来,任何的细节都不会有所遗漏。
而这也就是这个只有钢笔大小的扫描仪的工作原理,通过它上面的信号传送到全世界,如果逆向寻找的话,也就可以定位那个扫描仪的具体位置。
“老天保佑……”终于,那个男人还是找到了一个没有严重损坏的电脑,随着他的修复之后,后台程序被被打开,因为现在全球也只有十个这样的扫描仪,于是他立刻开始搜索功能,通过卫星定位所有的扫描仪位置,到时候就可以通过编号进行定位了。()
“一个钢笔大的仪器可以坚持这么久的电流嘛……”现在杨凡最担心的就是那个科技产物的持久性到底如何,别没有电的话那岂不是就惨了。
“没关系的,虽然它的工作原理很复杂,但是电源的需求并不大,而且里面的设计为的就是在野外工作方便,所以是采用太阳能做为蓄电装置,同时还有我最新研发的摇晃震动充电方式,把动能变成电源补给,这样即便是在地下工作,也可以持续使用的……”说道他的专业之后,那个男人的话简直就是滔滔不绝,或许专业性人才都是这样,只要专业对口之下,他说上三天三夜都可以。
“我只关心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她的位置……”杨凡可没有心情听他的专业知识,盯着屏幕的杨凡焦急的等待着,心中更是急迫的不行。
“最快也要六个小时,我们只有三颗卫星,所以需要纵向扫描,时间会比较慢一点……”那个男子的话差一点让杨凡背过气去,原本以为会非常迅速的他还死死的盯着屏幕看呢。
“有消息通知我,我去地宫里走一走……”此时的杨凡最想知道的就是吴兵为什么要抓雅莉,毫无头绪之下,杨凡想起了死亡之地,或许这会和地宫有什么关系,于是杨凡带着好奇的心情走进了地宫之中。
回想之前九将军说过的,吴兵这一次冒这么大风险,付出了上百人的生命为的就是所谓的钥匙,而吴兵创立的红魔教或许也会和这座地宫有什么联系,于是之前都没有主意看过地宫的杨凡现在却打起精神,拿着探照灯的他,走入了地宫之中。
悠长狭窄的地宫里是错综复杂,杨凡沿着正确的道路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唯一的线索就是钥匙又或者是红色的魔鬼,如此模糊的线索到底会把杨凡带去到哪里呢。
一层层的向上走去,杨凡却一直都没有寻找到任何相关的线索,不过或许这线索就刻在墙壁之上,不过不懂圣体文的他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了,如此迷茫的找着,杨凡也不过的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终于,杨凡来到了金字塔的最顶层,这是一件空荡荡的顶部,不过杨凡此时仿佛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于是急忙把强光手电的光圈调到最大,很快整个房间之内都被光芒照满了。
此时头顶之上就是呈四角形的塔尖了,而这足有十多米高的空间的墙壁之上,绘制着四幅不同的壁画,色彩艳丽栩栩如生的画卷上,第一副竟然是一片汪洋。
汪洋大海之中,一个红色的怪兽浑身长满了锋利的刺,趴在那里的它身边还有很多颠覆的船只,不过这些船只却非常的渺小,恐怕根本都没有那只怪兽的脑袋一半大。
“这不会是所谓的红魔吧……”杨凡看着那恐怖的怪物,整体上来看应该非常像是蛇颈龙,只不过身上到处都是角的它看起来异常的恐怖,在满天星斗的映射之下,越发的显得狰狞。
接下来的第二幅则是一个战队,足有上百艘战舰的旗杆上,飘荡的就是法老王的标志,而为首的一艘大船上站着头戴王冠的法老,而他的身后还带着他的九员爱将。
第三幅图画则是这支战队和那红色怪物战斗的场景,百炮齐鸣之下,那个巨大的怪兽依旧是张牙舞爪的抵抗着,巨大的尾巴横扫一切的它战斗力非常之高,不过船头之上站着的两个女人,手中抱着两本书籍,而从她们口中舒展开来的黑白二色应该就是所谓的天空圣经和地狱经文,而穿着黑衣的女子应该就是曾经和沙将偷情的阿尔法,白衣的则是皇后希尔顿。
第四副画画的是法老拉美西斯二世踩在一个宝盒之上,宝盒五彩斑斓的光芒让日月都失色了,高举着大剑的拉美西斯二世威风无比,万众臣服之下,他就是人类的王者。
“看起来这天空圣经和地狱经文一起封印了那个怪兽,现在吴兵是想把那个怪兽放出来,因为只得到了地狱经文,所以他必须有天空圣经帮助才能破解,所以他才来抓走了雅莉……”杨凡一拍脑袋,一切问题都已经迎刃而解了,怪不得吴兵如此费心,原来一切都是如此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