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死亡战舰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你不是开玩笑吧,这种船别说大海了,就算是小河也会沉没好不好……”杨凡惊讶的看着布兰特,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竟然找这种家伙带路,不会把自己葬身海底吧。【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放心吧,死亡号经历过的风雨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没有任何风浪可以摧毁死亡号,漫长的岁月虽然让它有了瑕疵,不过这并没有关系,它依旧可以乘风破浪的……”一番豪言壮语之下,布兰特显得是那么的有信心,不过八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他的精彩演讲他们可不怎么有信心。
“既然来了,只有走了……”所有人都皱着鼻子看着杨凡,如果有选择的话,杨凡也绝对不会踏上这条随时会覆灭的船只,不过很显然,现在他们貌似别无选择,杨凡也只有硬着头皮挥出一个空间裂缝之下,几个人悄无生息的来到了那已经腐烂不堪的死亡号上。
上船之后的八个人更加的郁闷,腥臭之味扑鼻而来之下,踩着那到处是洞的夹板,偶尔还有老鼠跳来跳去,难道说这就是海盗的生活嘛,杨凡不得不再次祈祷,别没被海军抓到,就死在大浪之下。
“好了,死亡号已经准备完毕了……”而此时的布兰特已经走到了掌舵的位置,不过很显然,这船的构造和外边世界的并不一样,这没有舵盘的船只只有一个木棍,不过当布兰特握住木棍的时候,整个大船都动了一下。
“难道说你就是这么控制船的吗……”杨凡好奇的看着布兰特,按照他的理解,不是需要有人放船帆之类的工序嘛,可却没有听到布兰特发出任何的命令。()
“船长,您对于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知道了,这船只是依靠我们的通魂术来驾驭,我和船只是可以融为一体的……”布兰特骄傲的对着杨凡说道。
原来这通魂术也是驾驭船只的一种能力,同时能工巧匠的妙手建造的船只,其木材是叫做一种通魂树的木材,不仅结实耐水,更可以感受到船长的命令,而每一艘船在建造好之后,还要专门通过御船者将其通灵之后,这艘船就有了自己的生命。
“好吧,不管怎么样,给我把船开出去,我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杨凡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这破破烂烂的船,杨凡越来越没有信心了,他现在深刻的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对的。
“好的没有任何问题,准备起航……”布兰特立刻大声的喊道,可就在他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码头上顿时跑过来了一群士兵。
“你能不能声音小点,我们这是在逃难……”杨凡狠狠的瞪了一眼布兰特,不过恐怕这群士兵并不是因为布兰特的这一嗓子,而是因为他逃跑的消息已经被发现了。
原来眼看着海盗们已经冲入了监狱,监狱长立刻下令转移布兰特,这也是他们早就想到的应对政策,把布兰特押上军舰之后,那群海盗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得手了。
不过当冲入牢房的海军们发现那里已经是人去楼空之后,立刻向着港口跑来,这里是一个小岛,离开这里唯一的方法就是船只,而对于布兰特现在四面楚歌来说,他也只有驾驶自己的死亡号出海了,毕竟其他人都恨不得抓到他,抢夺那迷失罗盘。
“我想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就在这时,音龙走了过来,不过按照杨凡所说,尽量不要使用异能之下,他却已经推着一门火炮,而这也是死亡号上唯一剩下的武器,迅速填装了火药之后,音龙的炮口已经对准了港口。
“砰……”随着一声巨大的后坐力,火炮立刻射出一枚炮弹向着美人港的码头砸了过去,那码头可都是由木头打造,虽然没有巨大的爆炸力,但是很显然对于木头来说,这炮弹的威力绝对不小,一片惨叫声之下,码头顿时坍塌了下来。
“干的不错……”真没想到音龙竟然还能驾驭这要的古老火炮,杨凡微笑着对着音龙竖起了大拇指。
“我比较喜欢文艺复兴时期的生活,所以对于那时候的武器也比较了解……”音龙腼腆的笑了笑,他绝对是一个文艺青年,而文艺青年的好处有时候也是相当不错的。
随着码头的坍塌,死亡号终于扬帆起航了,缓缓离开码头的死亡号在月光之下向着那蔚蓝的大海驶了过去,看着那越来越远的码头,杨凡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的天啊,下面那里是人呆的地方……”就在这是,苏琳琳和苏蓉蓉尖叫着跑了上来,下面的船舱实在是太恐怖了,对于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怎么了,我去看看……”杨凡笑着摇了摇头,只要离开美人港,他们就算是距离轮回之岛越来越近了,杨凡心情大好的向着船舱内走去。
“我去……”就在杨凡准备进入船舱的时候,胖子和顽童已经捂着鼻子跑了出去,下面的脏乱差绝对让人恶心到疯了,这那里是人住的地方,他们死都不要进去。
“我就说了,在甲板上睡就好了嘛……”醉龙此时依旧是拼着小酒壶,他就没有打算下去,至于狂龙更是靠在船帆的桅杆上,他也根本就没打算进入船舱。
“不会吧……”看着胖子和顽童的模样,杨凡不敢相信的向下走去,随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这里面的臭味绝对包含了数十种物质,刺眼的气味让杨凡走了五六步也已经放弃了。
“看起来所有人的休息位置只有在船长室了……”怪不得布兰特没有任何的船员,那么臭的水手室怎么可能有人愿意跟随他。
“不好意思,因为船员们把我抛弃了,所以那下面一直都没有人住,也就没有人搞卫生了……”布兰特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他被所有船员抛弃了足足一年多,里面的气味恐怕连老鼠都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