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奇怪老人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你去那里了?”看到杨凡回来,苏琳琳拿着一个珍珠项链挂在脖子上,修长白皙的肌肤配着珍珠项链更加的美丽‘迷’人。
“刚才国王吊死了一个海盗,我去看热闹了……”杨凡笑着点了点头,这串项链真的很漂亮,珠圆‘玉’润之下,如果在外边的话,绝对是极品。
“又去看那个虚伪的家伙表演了……”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坐在一旁的一个老人冷笑着摇了摇头,而他的话让杨凡一愣。
“我看国王很好啊,抓捕海盗听说又免去了很大一部分税收,这不是一个明君吗……”那个老人就坐在店‘门’口,衣衫褴褛之下应该是一个要饭的。
“哼,那个昏君杀父弑兄作恶多端,早晚会有报应的……”没想到那个老者越说越‘激’动,看着他好像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一样,而就在这时,店主走了出来。
“我说你是我祖宗行不行,你可别在这里‘乱’说,这可是要掉脑袋的……”看起来这个老者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店主急忙对着老者客气的说道。
“哼,你们这些胆小鼠辈,当初要不是大皇子照顾你们,你们会有今天的生意嘛,现在大皇子惨死,你们却装聋作哑不闻不问,你以为那个昏君会放过你们嘛,这不过是假象,早晚他就会‘露’出本来的面目,到时候受苦的就是你们……”没想到那老者一点都不客气,不断的大吼大叫之下,旁边的人急忙跑远,就好似躲避瘟疫一样。
而杨凡上下打量着这个老者,因为蓬头垢面实在是看不清楚他的真容,不过差不多也有五十多岁的模样,瘦的皮包骨的他说起话来却又文绉绉了,应该也算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了,他怎么会‘混’到今天。
“老人家,我看你还没有吃饭吧,我这里有点零钱,不如你去买点东西吃吧……”杨凡摇了摇头,一个老人变成今天这幅‘摸’样,一定有他的苦衷,不管他当初如何,现在人都老了,杨凡也算是一个善心之人,从怀中掏出了一点海币,就要给老者。
“客官使不得啊……”可就在杨凡准备给老者钱的时候,突然被店主拦住了。
“为什么?”杨凡不解的看着店主,怎么给要饭的点钱都不能给,而且这也是自己的钱。
“你不会初到这里吧,这个钱你万万不能给啊,你要是给了,就……就有麻烦了……”店主神‘色’慌张的对着杨凡说道,同时还挤眉‘弄’眼之下,硬是把杨凡伸出去的手推了回来。
“给乞丐些吃的,又有什么麻烦?”杨凡不解的看着店主,而就在店主还要开口的时候,老者却努力的爬了起来,虚弱的他走路都那么的费劲了。
“小子,我才不是乞丐呢,用不着你假好心,留着钱给自己买‘药’吧……”老者看起来也并不领情,白了一眼杨凡之后,一瘸一拐的向着远处走去。
“真没见到这样的怪老头……”苏琳琳好奇的看着走远了的老者,杨凡这明明是好心,不过却被他如此冷言冷语的说,还真是不讲理。
“是啊,这说话那么难听呢……”苏蓉蓉也有些不舒服,不过店主却摆了摆手,把三个人拉进了店里。
“他这么说也是为了你们好,你们是不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他不这样的话,你们就麻烦大了……”店主看起来真是神‘色’慌张,不时的还向外张望着,而此时杨凡也好奇的向外看了一眼,随着老人的离开之后,很明显有几个人尾随着他。
“说话这么难听还叫为我们好……”苏蓉蓉摇了摇头,这个世界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奇怪。
“他到底是什么人……”杨凡已经看出了端倪,这老者绝对是被人监视了,不过他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谁会去监视他呢。
“他啊,他可就是曾经的国相,辅佐过老国王的功臣,而且又是大皇子的恩师……”店长看了看四下无人之后才叹了口气说道。
国相,在新世界里可是非常大的职位,就算是国王也必须倾听他的建议,而他更是德高望重,相传‘门’下六百弟子各个都是顶尖人才,曾经在这个世界里呼风唤雨的人物。
而他别看有如此高的权势,但是待人极好,为百姓说话,为整个国家可谓是赤胆忠心,短短二十年内就让新世界改头换面,毕竟就在一百多年前,新世界曾经还淹没在战火之中。
新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能有现在的富足生活也全都是靠着有一个贤明的国王以及中心的相国,今天的富足生活也都是他们联手创造出来的,所以对于相国,在新世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就在五年前,一切突然翻天覆地,国王连同大皇子再一次出海巡游时遭遇飓风,整支船队都倾负******之上,一千多人无人幸免之下,第二天新国王也就是现在的霍特修斯己任。
而随着新国王的上任,不出三天相国就被以叛国之罪革职,其中的原委没有人知道,直到两年后的一天,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出现在了街道之上,很多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干瘦的老头,他不正就是昔日的相国嘛。
不过就在周围人都惊讶相国为什么会变成乞丐的时候,有些接济过相国的人家就突然消失,轻的过几天出现之后绝口不提这几日到底去了那里,只不过浑身是伤之下立刻搬迁,而重的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很多人都传言,老相国之所以能过活下来,是新国王故意为之,因为相国的名号在新世界非常之响亮,相国消失的这两年里,四处谣言中,不乏有些要造反的,而所有人也都等着老相国的一声令下。
所以国王把他放在外边,为的就是让那些想要造反的人自投罗网,而随着一天天的过去,接济他的人越来越少了,到现在更是没有人敢和他说话,而不管他怎么谩骂也没有人敢去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