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难以取舍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我宁可舍弃大半个妖族,希望可以将这些家伙永远的困死,不过看起来,不太可能会实现……”杨凡看着那妖族地图,除了百‘花’谷之外,其他的所有通道都是有内外之分,遇到了这么强大的敌人,杨凡连断壁的机会都没有。
“是啊,而且现在想要撤离也不太可能,毕竟每一个妖‘洞’都占地辽阔,除了主城之外,还有各个分城,要想调离所有妖族背井离乡,也绝对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做到的……”大祭师也叹了口气说道光是白蝎族除了主城之外还有十三个附城,单单是调离一个妖‘洞’都困难重重,若是想调离半个江山的,那就好比是南半球迁居北半球的行动了。
“这可如何是好……”杨凡现在心中是极其的郁闷,原本以为请来六名神级高手就有机会反扑,却没有想到还是无法解决眼前的事情。
“万妖王,有一件事情……我实在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就在杨凡紧锁眉头的时候,大祭师犹豫了好一会后,才开口道。
“有什么方法赶紧讲啊……”现在可是妖族‘性’命攸关的时候,随时会有百万乃至千万人死在化学兽的铁蹄之下,杨凡焦急的看着大祭师,难道说他有方法吗。
“其实这件事情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只不过到底是真是假我也无从得知,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万年前的事情……”大祭师已经活了三千多岁,他也是从上一任大祭师的技艺传承之中得到的线索,而这件事情和七十二‘洞’最初相连有关。
神魔大战之后,魔族的部分人员就留在了人类的世界,无从藏身的他们渐渐的发现了在人类世界竟然还存在着很多平行空间,为了逃避人类除魔师的追杀之下,他们就进入了这个神秘莫测的世界之中。
随着妖族的迁移下,很多新的空间也都一一被找到,最初发现的十六个空间之间,可是没有任何相连的关系,要想到达另外的妖‘洞’,必须通过中间的人类世界。
时间的推移,妖族也有着不同的变化,自然也产生了相互的斗争,渐渐分族分帮之下,新的空间也被利用了起来,这期间自然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到最后七十二妖‘洞’出现,已经过去了三千多年。
再后来十大家族联手,不断东征西讨之下,才形成了现在妖族的七十二‘洞’府,而就在这时,一个在妖族拥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终于出现了,他就是莽族的一个奇才,也正是他发现了可以连接七十二妖‘洞’的方式,同时也是他封印了上古四兽在万妖柱里,才有了今天可以毁天灭地的万妖柱。
这个奇才的名字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但是大祭师知道妖族的一个神秘禁地,那是每代妖王都会在卸任之后进入那个被称为万妖王墓之中,而不为人知的是,相传那个奇才依旧在那里面继续研究着他最感兴趣的事情。
妖族因为不同的种类,生命自然也不一样,就好像是树妖族,它们的生命可长达万年之久,不过天‘性’木讷的他们不像是其他妖族,只喜欢躲在深山老林之中,这一次聚集起五万树妖族的士兵,还是多亏了杨凡之前所救的那只树妖。
而莽族的寿命大概也就一千岁左右,所以大祭师也不能确认,这个传言到底是否是真实的,毕竟这件事情已经经过了足有近万年了,那个奇才是否真的存在呢。
“如果传言真是真实的话,那么他就有方法改变七十二妖‘洞’之间的连接关系,一但是这样,我们只需要废掉一个妖‘洞’,就可以将这些怪兽永久的囚禁其中……”大祭师现在无法确定这个传说是否真实,不过现在穷途末路的时候,或许是一次尝试。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看看,或许是一个办法……”杨凡当然不能放弃眼前的机会,于是急忙说道。
“但是……如果他是莽族之人的话,会不会对您不利啊……”大祭师看着杨凡担忧的说道,如果他真的存在,那么他自然也会担心莽族,一直以来万妖王都是由莽族担任的,现在突然换了别人,而且这一次大战,莽族已经被连根拔起了,一旦这件事情被一个万年莽族知道,恐怕他会对杨凡不利。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的话,千万妖族的‘性’命不保……”杨凡摇了摇头,他现在只想尽快救下那些饱受战‘乱’之苦的妖族百姓们,其他的事情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万兽山,位于京都之后三百里出,这里是妖族的禁地,不管是百姓还是妖王都是不可以接近的,不过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为什么,而答案就隐藏在山峦叠嶂的群山中一个神秘的山‘洞’之中。
杨凡落在了那云雾缭绕的‘洞’口处,看着一个巨石已经挡住了去路,而且巨石之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经文,这一定就是那个神秘的山‘洞’,也是历代万妖王的最后归宿之地。
杨凡的双手摁在了巨石之上,随着万妖柱的力量灌注其中间,那些奇形怪状的符文顿时明亮了起来,而随着亮光闪动,巨石竟然缓缓的沉入了地面之中,一条悠长的地道出现在了杨凡的眼前。
整个地道由整齐的青砖修建而成,光滑的地面没有任何的苔藓,而随着杨凡走进通道之中后,身后的巨石再一次封住了去路,不过黑暗的通道之中,顿时被一阵光芒所覆盖。
这光芒不是火光,也不是珠光宝气的光芒,究竟是那里发出来的杨凡也看不到,踩着干净整齐的青石路,杨凡一路向着里面走去,这山‘洞’之中没有任何‘潮’湿的味道,这还真的让人称奇。
一边走着,杨凡一边看着两旁墙壁之上的壁画,说是壁画又好似石雕,但是这画中的内容好似会动一样,不过一旦你的注意力不在那副壁画上的时候,一切又归于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