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7章 冷血将军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不知道将军这一次光临我们胜天学院有何贵干……”胜天学院虽然占地不小,但是照比起其他几个学院绝对是末尾的,不仅仅是实力弱,就连移动城堡也是最小的一个。
“难道我就不能来嘛……”寒曦的眼中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坐在那里的她依旧是那么的高傲。
“当然不是……如果将军愿意,住在这里又有何妨,只是我不知道将军有没有需要我做的事情……”院长急忙摇头,他可不敢得罪这个‘女’人,否则别说他的院长之位,就连整个城市都要遭到毁灭了。
“这一次巡游,我确实有一个事情要做,而且其他几个城市都看了一下,也没有什么满意的结果,所以顺路来你们这里看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能做到的……”虽然对于这座城市并不抱有什么期望,不过反正也是顺路,她也就过来看看。
“能够为‘女’将军分忧当然是我们的幸运了,但不知道‘女’将军要我们做什么,但只要我们胜天学院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的……”院长急忙满脸堆笑的说道。
“很好,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就是给我找一个男人……”寒曦的话一处,顿时让院长愣住了,他怎么感觉今天的耳朵怎么突然不好使了呢,这话怎么会是寒曦说出来的呢。
“将军,您能说清楚一点嘛,我……没听懂……”谔谔有名的‘女’将军要找男人,院长简直就呆掉了,他不知道寒曦到底要找什么样的男人,更不知道这掌握着半数军队的寒曦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有什么不懂的,我就要一个男人而已,看到别人都恋爱了,我也想尝尝恋爱的滋味……”寒曦这话绝对让人难以置信,且不说她的实力简直就是逆天,就说她的美貌绝对可以让人心醉,这样的‘女’人要想要男人,岂不是非常简单。
“但不知‘女’将军有什么要求嘛……”院长虽然不知道寒曦到底要做什么,但却不敢违背她的意思,于是急忙追问道,她能入法眼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模样呢。
“简单的很,只要长得帅气、脾气刚烈点,可以有一点男人气概,不要趋炎附势、小肚‘鸡’肠的就可以了……”寒曦微笑着说道,在她心目中,大多数的男人都是没有什么气概,一见到自己‘腿’都发麻,这种根本就不配叫做男人。
“将军,恕我冒昧,其实如果说起真汉子的话,其他几个移动堡垒之中,应该有很多这样的英雄人物吧,就比如说怒天吼贺伦、万夫挡刺阳、不动山比尔不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汉嘛……”院长不解的问道。
这三个人都是在北方赫赫有名的人物,不仅实力强横,更是拥有帝器,在对战化学兽的战斗中,也是功勋卓著,提起三人没有人不知道的,如果寒曦要找这样的男人,他们绝对是首选。
“你说的是这三个家伙吗……”没想到寒曦听完之后轻蔑的冷笑着,同时拍了拍手之下,‘门’口的‘侍’卫们立刻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
其实应该是那‘侍’卫走了进来,而被铁链拴住脖子的三个人完全是爬了进来,看着眼前的这三个人,院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就是刚才自己说过的那三个人吗。
不过很现在,当初赫赫有名的三个人,现在却好似狗一样的活着,趴在地上的他们对着寒曦不断的磕着头,骨子里已经完全屈服之下,那里还有当日的威风,此时的他们就是畜生一样。
“我的鞋子脏了……”寒曦冷冷的对着三人说完之后,却没有想到三人竟然争先恐后的爬了过来,不断的用舌头****着寒曦的鞋子,那副‘摸’样就好似吃到了什么美味一般。
“这……”看着昔日的英雄,院长有点不忍心再看了,这样活着岂不是不如死吗,当年在战场上勇猛无畏的他们,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这还是万众期待的英雄吗。
“看到了没有,这些家伙那里还有什么英雄气概的,简直就是连狗都不如……”突然,寒曦一脚踢在了一个人的脸上,随着他一声惨叫下,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命呜呼。
而其他两个人就好似没有看到一样,继续跪在那里‘舔’着寒曦脚上的鞋子,对于旁边人的死,没有任何的意外或者不安。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的学院中,更是找不出一个可以和三人相提并论之人了,这三位的威名是我们无法媲美的……”院长叹了口气,他们每一个人都曾是一个移动堡垒的代言人,但是现在看起来,他们已经彻底的废了。
“好吧,虽然我知道你们这里也都是废物罢了,不过没想到还真是这样……”寒曦的话语是那么的直接,但是院长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如果拿这三个人相提并论的话,整个学院也没有这么厉害的高手。
“什么叫都是废物,真想不到当了‘女’将军之后,嘴巴还是那么的臭,几百米外就能闻到味道了……”就在院长一脸尴尬的时候,突然间外边传来了一个声音,紧跟着一个带着眼镜的美‘女’走了进来。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你在的地方除了废物还有什么……”寒曦依旧是那么的高高在上,看着走进来的米瑞老师,她竟然看起来和她很熟悉。
“你别小瞧人,以为得到万古寒血就可以飞扬跋扈了嘛,我告诉你,这里的人别说你配不上,就算是他也根本懒得多瞧你一眼……”米瑞一脸的冰冷,这两个人从小就是针锋相对,虽然一个是战士,一个是炼金师,但是她们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现在别说是外人了,就连两个人也忘记了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米瑞恐怕已经成为了整个那尔倪敢如此和寒曦说话的人了,而且应该说是唯一活下来的。
“哟,难道是你的男人嘛,别人用了的我可不稀罕,恐怕也只有你拿他当宝吧,是喂牛的还是放羊的……”寒曦冷冷的看着米瑞道,她这一次来其实就是为了和米瑞斗嘴的,其他的完全都没有报什么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