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9章 血月开始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这是正常的反应……”杨凡这几天也忍的很辛苦,毕竟寒曦可是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女’,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绝对都是一等一的。
“哦,好吧……”寒曦似懂非懂的又点了点头,这几天的她随着两个人的关系接近之下,越发的甜蜜了起来,乖巧的她是那么的听话,尤其是在杨凡喂食她的时候,她已经会开心羞涩的笑了。
不过随着夜幕降临,寒曦原本红润的脸‘色’就开始变‘色’惨白,浑身发抖的她终于在血月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发作了。
“你是不是很冷啊……”杨凡急忙把所有的被褥全部卷在她的身上,不过这完全的没有作用,浑身冰凉的她已经斗成一团了。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寒曦紧咬着牙的说道,五年前的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这是正常的反应。
“哦,那好吧,你一定会没事的……”杨凡此时才发现,在远处的山峦之上,缓缓的爬升起一轮血红血红的月亮,这月亮比其他两个大了很多,而此时的杨凡才想起来,在临来之前,万年蟒蛇‘精’就曾经说过,这个星球拥有着三颗卫星。
夜晚的凉风虽然有些刺骨,但是和寒曦的身体比起来实在是大巫见小巫,因为她整个人就是一个帝器,所以对于其他的帝器持有则来说,最多也只是武器无法使用罢了。
随着寒曦身上所释放出那刺骨的寒意,寒曦整个人都已经不再说话,好似冰雕一般的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杨凡则一直都站在‘洞’口处,看着那恐怖的血‘色’月亮,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一夜杨凡自然是没有睡觉,毕竟他们还身处万虫冢之中,万一要是有什么化学兽冲过来,他怎么也要带着寒曦一起逃啊,不过好在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心惊‘肉’跳的一夜也终于过去了。
不过当太阳再一次升起的时候杨凡才发现,这血红‘色’的月亮依旧停留在那里,完全没有消失的迹象,而‘洞’内的寒曦依旧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浑身冰凉的她只有微弱的呼吸。
看样子这血月这三天都不会落下了,杨凡吃了点东西之后,这才靠在寒曦的身旁睡了一会,毕竟三天三夜以杨凡现在的身体可是坚持不住的。
“有人来了……”就在杨凡还在睡梦之中的时候,隐约间听到寒曦的微弱声音,急忙坐起身来的他向着外边看去,不知不觉间现在已经是黑夜了。
那一轮血月对应着的两个月亮依旧高高的挂在半空之中,而‘洞’外狂风呼啸间,并没有什么动静。
“寒曦,是你说话嘛……”杨凡好奇的打量着外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刚才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呢,杨凡转过身来对着寒曦说道。
“有人靠近,应该是来寻仇的……”寒曦现在的声音已经微乎其微了,但是超于常人的感知力依旧让她清楚的发现有人正在向着山‘洞’缓缓靠近。
“不会吧,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来……”这大半个月他们所走的路线可是极为的困难,杨凡不敢相信的向外看去,不过依旧是一片荒芜。
“大概有两百余人正在靠近,恐怕这一次麻烦了……”虽然依旧是紧闭着双眼,但是敏锐的嗅觉以及超强的感知力让寒曦清楚的判断出十里之外的情况。
“不会吧,你的仇家这么多……”杨凡一听,顿时感觉到不可思议,竟然有两百余人历尽艰险跑到这里来。
“我杀得人更多,这些家伙应该就是想趁着我无法使用力量的时候刺杀我,你快点走吧,凭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的……”寒曦淡淡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就呆在这里,我去看看,如果真的有人我会把他们引开的……”杨凡现在当然是不能走了,于是他轻手轻脚的走出‘洞’口后,向着风向吹来的地方‘摸’了过去。
荒芜的大地上,偶尔传来的化学兽的怒吼绝对让人‘毛’骨悚然,不过这段时间已经适应了的杨凡,还是悄无生息的向着远处‘摸’了过去。
终于,就在杨凡靠在一块巨石后面的时候,隐约间看到黑夜之中的一群人影正向着这边移动着,其人数确实足有两百多人。
“妈的,都是臣器,开什么玩笑……”躲在暗处的杨凡,借着那皎洁的月光望去后才发现,每一个人的腰间都有一个绿‘色’的盒子,这些家伙竟然都是手持臣器的高手。
而此时为首的二三十人正一步步的带着大队人马,向着杨凡他们藏身的地方走去,真想不到就凭着那么细微的一点踪迹,这帮家伙还是可以找到两个人的藏身之处。
“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山‘洞’……”杨凡有心折返,却又怕被对方发现尾随而至,于是杨凡立刻逃离到另一个方向,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把这群家伙带离这个区域。
“小心,有人……”可就在杨凡刚刚换了一个位置的时候,人群之中竟然就已经有人发现了他,如此诡异的能力让杨凡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这也算是不错,既然被发现的话,杨凡转身就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别让她跑了……快点追上她……”紧跟着,身后传来的叫喊声立刻喧闹了起来,而杨凡连头都不回的,直接向着远处化学兽的老巢跑了过去。
那只化学兽是毒老兽二期,战斗力彪悍下,杨凡可是亲眼见着它的如何干掉了另一只侵犯它巢‘穴’家伙,不过受伤颇重的它经过几天应该已经恢复,而杨凡更加清楚,受伤的野兽可是更加危险的。
“你确定是寒曦嘛,为什么血月发作她还能跑这么快呢……”为首的那个老者好奇的问道。
“确实是寒曦的气味,不过有点奇怪,好像其中有参杂着另一个人的味道一样,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追踪者的臣器是刺‘激’鼻子嗅觉的力量,所以才可以完成这种追踪。
“她身上怎么会有这种气味呢……”老者眉头紧锁的说道,这也太奇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