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2章 镇边将军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那你们可有找到那个杨凡嘛……”镇边大将军依旧是威风凛凛坐在那里,这种时刻对于他来说可是非常少有,只要把这件事情做得漂亮的话,他就不用再在这个边陲小镇受苦了。
“已经找到,他安然无恙……”玄倩点了点头,对着这个肚满肠‘肥’的家伙,她可没有什么想说的。
“那你把他叫来见我……”一定说杨凡竟然没死,大将军还真是有些好奇,于是对着玄倩摆了摆手。
“启禀大将军,杨凡经过昨晚苦战还在休息,恐怕暂时无法面见大将军……”玄倩本来对这个家伙就没有什么好印象,而对于他这种京都没落官二代的印象让她说话很冷淡。
“什么,本将军都来了,他还敢睡觉,赶紧给我把他带过来……”镇边大将军一定就火了,这完全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意思嘛。
“启禀大将军,杨凡昨夜厮杀一定非常辛苦,还请大将军体谅他,让他能够多休息一会……”玄倩自然不愿意打扰杨凡,毕竟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不管杨凡怎么办到的,他一定非常的累。
“岂有此理,现在就去把人给我带过来,否则的话小心我以藐视上官之罪将他批捕……”面对着自己的几个副将,镇边大将军一拍桌子愤怒的说道。
“对不起大将军,这件事恕在下无能,要是要找他的话,就在楼上,你可以上楼去直接杀了他……”玄倩冷哼一声,也不理会那个所谓的大将军,转身走出去的她再一次加入到了赈灾之中。
“真是岂有此理,这胜天学院是准备造反嘛,来人啊,把胜天学院所有人都给我抓了……”看着玄倩如此的不给面子,镇边大将军立刻怒吼道。
“将军息怒,这件事万万不可啊……”看着这个草包将军,副将们急忙劝住他,虽然移动堡垒是听从京都的安排,但是却不隶属于镇边大将军管辖。
“为什么不可以,我们不是带了两万多士兵嘛,难道还怕他一个小村庄来的人吗……”镇边大将军愤怒的喊道。
“这一次胜天学院一共来了六百多人,实力不弱啊,虽然他们确实罪有应得,不过希望将军三思……”副将双眉紧锁的说道。
“两万对六百,难道这都不敢迎战嘛,你们真是一群饭桶,拿我虎符来,老子我要每一灭这胜天学院的威风……”镇边将军立刻大声的吼道,同时站了起来。
他不过是一个没落的贵族,‘花’了金币这才‘混’了个一官半职,不过实在是太过于饭桶,所以被远远的发配在边陲,将分九等十二级,寒曦和护国将军同属一等侯爵公,而他不过是一个九等末级的饭桶罢了。
“将军,这一次虽然胜天学院只来了六百人,但是每一个人都是臣器的拥有着,以一当百实在是太轻松了……”眼看着吹胡子瞪眼睛的大将军就要往外走,副将的一句话顿时让他愣在了那里。
“你说什么,六百把臣器……”镇边大将军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咽了咽口水的他不敢相信的说道。
这一次除了挑选出来的四百八十人之外,其他小组的臣器高手也都加入到营救队伍之中,为的就是齐心合力将胜天学院的英雄杨凡救回来。
“没错,确实每一个人都是臣器的拥有着,在路上我也了解过了,不知道这杨凡从那里找来了四百多把臣器,现在恐怕胜天学院已经是几所学院之中臣器拥有最多的了……”副将一路之上也没有少打听,从他们的口中可以看得出他们对于杨凡可是非常的崇拜。
“妈的,这帮家伙都疯了吗,这么多臣器,那……那还是算了吧,别到时候让咱们难看,那你还是去把杨凡给我叫来吧,我要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将军急忙晃脑袋,这么强的实力他可不想得罪,到时候别把自己的官帽都丢了。
“大将军,我……不敢……”副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对视了几下之后纷纷摇头。
“饭桶,怎么连叫一个人都不敢呢……”没想到副将们竟然都不去叫这个杨凡,镇边将军愤怒的吼道。
“将军啊,一夜之间可以屠杀几千名黑猎手,这种家伙恐怕拥有的帝器不次于咱们的两位将军,如此恐怖我可不敢去叫,而且我还听说,他连寒曦将军都给收入怀中了……”副将的话绝对让镇边大将军所惊讶。
“不会吧,那个寒曦……大将军……”镇边大将军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可是见过一次寒曦的庐山真面目,那一天的寒曦心情可不怎么好,只是瞪了他一眼没把他吓‘尿’‘裤’子了。
“确实不错,这件事情几乎上是人人皆知,所以我觉得这种人恐怕还是最好别得罪……”副将们纷纷点头同意,这么恐怖的家伙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了。
“那……那好吧,现在立刻开始搜索生还者,顺便找找东西,这一点你们懂吧……”不敢招惹杨凡,镇边大将军立刻转到另一个方向,这一次他可不会随便‘浪’费这种战争财的机会。
“明白明白,我现在就安排人去办……”趁‘乱’打劫永远都是那些官兵们爱做的事情,昏庸的帝国从上到下都弥漫着贪腐之气,所以副将们自然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相视一笑之后,立刻带领着士兵们冲了出去。
齐尔胜地,此时的惨绝人寰,带来的帐篷物资很快就发放一空,不过这并不能足够那些灾民,尤其是居住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们,这一夜让他们失去了所有。
在酒店的广场之上,架设的救济站是人满为患,忙碌的发放着食品和‘药’品下,大家竟然秩序井然。
“真没想到灾民们竟然如此的遵守规矩,我还以为会一拥而上呢,看起来是我多想了……”玄倩看着排着队的灾民,不管是男‘女’老少,也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的人,现在他们都非常的遵守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