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5章 节外生枝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都别吵了,单单这么一会我们又有人离开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都要被他一家独大而吸干了……”库克斯学院院长急忙从中调和。-
“现在装什么和事佬,反正我都已经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你们应该着急吧,我的只是比例问题,但是你们流失的恐怕更多与我,要是我被吞并了,你们也走不了多远……”桑巴达院长现在可毫不顾忌情面的狠批到。
“唉,这个魔王出现真是让人心神不宁,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除非从战斗堡垒请来帝器的高手,或许有机会反败为胜……”就在四个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噶塔尔学院院长冷冷的说道。
“你疯了,请一个帝器高手要多少钱,而且那些人根本看不上我们学院……”桑巴达院长顿时冷笑着说道,这可不是有钱就能请来的人,毕竟那可是帝器,整个大陆一共才那么几十把而已。
战斗堡垒,深入沙漠之中最深处,专‘门’以击杀化学兽为生的城堡,别看这化学兽‘胸’闷无比,但是它们的皮可是非常好的御寒、防刺品,而它们的血也是非常只昂贵,级别越高的化学兽买的也就越贵。
但是那些人可都是疯子一样,毕竟想要狩猎化学兽可绝对不是那么得容易,不离开城堡深入荒漠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终日战斗的他们,早习惯了有来无回的生活。
“你们学院请不起并不代表大家都请不起,这件事情是我们五大学院的事情,所以要是出钱的话,自然是大家平分……”噶塔尔学院院长冷笑着说道。
“你说的轻松,就算是有钱又怎么样,那些帝器的持有者什么时候在乎过钱的问题,而且要请一个帝器的高手,最少也是上品级别的,我们去那里找这样的人……”桑巴达学院院长立刻抱怨道。
帝器之中自然也有着高低不同,以战斗力为上品,以辅助力为中品,以侦查类为下品的分级方式只是代表了各自的属‘性’,如果说起战斗的话,自然必须是上品的攻击力为主的帝器持有者。
而这持有者必须还要能够发挥出帝器的力量,就好像是被誉为第一‘女’将军的她,就可以发挥百分之九十的帝器能力,所以她的恐怖已经让人咋舌了。
现在大家也都在推算杨凡到底能够发挥他的帝器多少力量,如果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话,那无疑就已经是高手级别了,那一百零八把帝器之中,可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发挥到这种程度。
“难道我们培养过这么多学生,你们就没有一个帝器的持有者嘛……”噶塔尔学院院长冷笑着对着桑巴达学院院长说道。
“如果有的话,我怎么可以排名如此之末,这么多年了,确实没有……”桑巴达院长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其他几个院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自己学院的学生也有是帝器的持有者,但大部分都是辅助型的,无法直接战斗。
“你们没有但是我有……”就在桑巴达院长一副感叹的时候,噶塔尔学院院长突然神秘的一笑。
“你确定你的学生可以击败魔王嘛,这个魔王可是拥有非常强大力量的家伙,别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听噶塔尔学院院长如此嚣张的话,其他三个院长顿时心中不服气的说道。
“那你们可曾听说过最近无念堡垒之中最强的王者贝拉……”就在其他几个院长不屑一顾的时候,噶塔尔学院院长的话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无念堡垒,七十二座移动堡垒中排名第一的城堡,那里聚集的都是荒漠至中最强的家伙,因为这堡垒可是深入到最深处的堡垒了,同时也常年经受化学兽的攻击。
据说那里遇到的可都是清一水的毒老兽,如果说哪一天遇到了雌‘性’化学兽都算是小东西,可想而知那里的生活环境到底有多么的恐怖,但却又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地方。
战斗堡垒就是聚集着这样一群家伙的地方,之所以叫做无念,意思就是踏入到这个城堡之后,除了击杀化学兽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想,而无念城堡把得来的化学兽血、兽皮等东西全部买入最大黑市之中换取金币,这就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而无念城堡最近几年突然出现了一个横扫千军的王者,名为贝拉的他手持神秘帝器,直接干掉了之前的老大而名噪一时,手下更是如狼似虎的追随着他。
没想到贝拉竟然是噶塔尔学院毕业的,但是他手中的那把帝器到底有多强,而他有人如何得来的,却没有人知道,更没有见过他的隐藏技能,也只听说过他没到战斗的时候,都会带上一个面具。
贝拉俨然已经成为了荒漠中的第一英雄人物,手下万人皆听从他的号令行事,且狩猎绝无空手而回之时,这让他更是名声大震。
“如果能够请他来的话,应该可以对付这魔王,不过我还听说,他和最强‘女’将军有过一‘腿’,如果动他的话,会不会让寒曦报复啊……”就在这时,桑巴达院长开口问道。
“现在寒曦正头疼南方的叛‘乱’,没有十年八载绝对平息不了那些南蛮的侵入,到时候魔王的骨头恐怕都没有了……”噶塔尔学院院长冷笑着说道。
“好啊,我同意这样做,我也愿意出钱……”斯科特学院院长首先表态道。
“我也没有异议……”库克斯学院院长也点了点头,这年头心不狠站不稳。
“我没意见……”巴尔伦学院院长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我也同意,不过这钱到底要多少啊……”桑巴达学院院长自然也没话说,否则第一个灭亡的恐怕就是他了。
“只要学院在,一切都不是问题,而且到时候平分这一千多把臣器,你愿不愿意割点‘肉’啊……”噶塔尔学院院长冷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