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 再请杀手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先把杨凡送回去休息,刚刚得到帝器不能太过草率,虽然已经融合了,但是要想发挥全部的力量,还需要时日锻炼……”见多识广的米瑞急忙说道。-
杨凡虽然受伤,但是却带回了两把帝器,如此惊讶的消息好似瘟疫一般迅速遍布了整个胜天学院,所有人都惊讶的无法言语,杨凡这魔王又一次创造了奇迹。
帝器,至高无上的武器,也是一代王者的必备之品,谁拥有了帝器可就是拥有了无比强大的力量,相对于杨凡带回了两把帝器的事情来说,之前的千把臣器简直就是太小儿科了。
而很快,另一个消息也传遍了整个胜天学院,那就是院长竟然被帝器认可,成为了胜天学院第一个帝器拥有者,而就在所有人都在羡慕的时候,下面的半句话更让所有人都兴奋。
院长已经经过研究决定,在胜天学院内部寻找另一把帝器认可的持有者,只要帝器愿意的话,就可以缔结契约,而从此这帝器就属于个人所有了。
这个消息无异于重磅炸弹一般让人无比的兴奋,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谁都想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成为一个强者可是所有习武之人的梦想。
不过就在胜天学院一片兴奋的时候,另一边的五大学院却完全兴奋不起来,念力师第一时间把另一边发生的事情传了回来,没想到杨凡竟然勇挫两名帝器持有者,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
“他怎么会活下来……”
“******,竟然还被他夺去了两把帝器……”
“这家伙果然是魔鬼……”
“太恐怖了……”
“这怎么可能……”
五大院长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到现在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杨凡竟然不仅没死,而且还夺取了两把帝器,这事情的逆转真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完了完了,现在不仅派去的杀手死了,还被人抢走了帝器,接下来恐怕魔王就要对我们下手了……”桑巴达院长急的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杨凡的恐怖让他的心都凉了。
“急什么,虽然他知道他们是无念城的人,但是却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派去的……”斯科特学院院长冷冷的白了一眼他,怪不得成绩一直都排在末尾,要不是有尼斯特学院做后盾,他恐怕早就被胜天学院甩掉了。
“但是这一次,我们把胜天学院扔下逃跑,这对于胜天学院可是致命的打击,这个仇怨任凭是谁都会报复的……”巴尔伦院长叹了口气说道。
“对啊对啊,原本一个魔头就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又有了两把帝器,完了完了,不如我们现在再冲进去吧,将功补过或许魔王会放过我们……”桑巴达学院院长急忙说道,他可不想被魔王的烈火融化掉,这恐怖的攻击力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到惊恐了。
“你觉得有用吗,即便是有用,但是那幽灵城堡所形成的包围圈是你想出就出想进就进的嘛,你以为是你秘书的大‘腿’啊……”库克斯学院院长白了一眼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如果魔王想要报复我们的话,单凭他一个人加两个帝器持有者,分分钟就可以把五大学院完全剿灭了……”桑巴达学院院长焦急的说道。
“你慌什么,这一战虽然他胜了,但应该也是损失不小,短时间内恐怕还不能恢复所有战斗力,再加上帝器哪有那么容易控制,就算是最快也要三个月才能初步磨合……”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噶塔尔学院院长冷冷的说道。
“那三个月之后呢,这一次刺杀的主意是你出的,撤离也是你提的,你必须要负责……”桑巴达院长和他哥哥真是如出一则,简直就是一个窝囊废的他,真是让人恨不得一脚踢死他。
“是啊,等到魔王缓过来之后,恐怕我们也难逃他的复仇啊……”虽然很鄙视桑巴达院长,不过巴尔伦院长也不得不承认,魔王复仇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既然都已经做了,那么就一不做二不休……”噶塔尔院长咬了咬牙说道。
“你是说……”大家都是聪明人,噶塔尔院长的话谁也都听得明白,只不过这二不休之中,可是还有其他的味道,斯科特院长似乎是听懂了什么。
“那就再出一次血,别心疼钱,否则这钱都是给别人留着的……”噶塔尔院长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十五亿金币都请不动贝拉,那这一次恐怕数目要更大了。
为了表示诚意,那十五亿金币都已经付出去了,按照每人三亿金币平摊过去的钱,都已经堆在了无念城,那里可不是刷卡,只有金灿灿的真金白银才行。
“那你说出多少……”十五亿就这么打了水漂,每个学员拿出三亿金币可是不小的数目了,桑巴达院长自然也知道无路可退,双眉紧锁的看着噶塔尔学院。
“这个数……”噶塔尔院长伸出了五个手指,很明显五十亿或许可以让贝拉出马了。
“每个学院十亿,你怎么不去抢……”桑巴达院长可是出了名的吝啬鬼,上一次的三个亿已经让他心疼的好几晚都睡不着,几天都吃不下饭了。
“如果不除掉这个魔王的话,到时候他秋后算账,第一次干掉的恐怕就是你们学院,别以为那几把臣器就能阻挡他的复仇……”噶塔尔院长冷笑着说道。
“到时候你那几个年轻貌美的‘女’秘书恐怕就要沦为魔王的玩物了,至于你的话,恐怕和你哥哥一样……”看着桑巴达院长的表情,库克斯院长冷笑着说道。
“妈的,出钱就出钱,别指桑骂槐,难道你们就没有点癖好嘛,我就是喜欢‘女’人怎么了……”桑巴达院长立刻怒骂道,自己那四个贴身‘女’秘书可是身材火辣功夫了得,一想到她们会被杨凡蹂躏,顿时桑巴达院长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了,现在大家都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谁也逃不掉谁也跑不了,既然如此的话就别再做无谓的争吵了,我同意……”斯科特院长叹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