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艾米顿悟


小说:校花之最强高手  作者:天佑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唯一的男人,不过杨凡确实就是那胜天学院的魔王,只不过他这一次是为了寻找一个更加隐秘的事情才会来到帝都,更是‘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夜魂……”叶伦的话绝对好似爆炸一般,顿时让艾米愣住了。。 更新好快。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杨凡怎么可能是魔王呢……团长,你不能骗我……”愣在那里的艾米可是连连摇头,她怎么也不可能相信叶伦的话。
“我会不会骗你你很清楚,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我专‘门’出去调查过杨凡的来历,而种种因素之下,他确实就是那个消失在荒漠之中的魔王,而他现在手中持有的帝器,正是贝利以前所持有的五感面罩……”叶伦微笑着拍了拍艾米的头说道。
五感面罩、千变万化的武器、神乎其神的能力、捉‘摸’不透的轨迹,翻看了无数遍魔王传记的艾米这一刻突然愣住了,种种迹象来说,杨凡和那书中的魔王果然有相似的地方。
“虽然我没有看过那本书,不过我相信书中的魔王应该是深明大义的吧,那你再想一想,明明知道你仇视他,却还是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这不正是魔王吗……”叶伦笑着掐灭了香烟,为的打开艾米的心结,她也只有透漏出杨凡的真实身份了。
“这……”一时还无法接受的艾米惊讶的看着叶伦,心中唯一的白马王子突然驾临之下,她却还想杀了他,这种奇怪的念头顿时让艾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了,接下来你要杀要刮了他都和我没关系,不过为了救你他还超负荷使用帝器,差一点‘弄’成傻子却是不争的事实,你自己看着办吧……”站起身来的叶伦笑着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还没有缓过来的艾米。
他是魔王,真的是魔王嘛,不过看起来有点普通,但是却又有一点相似,不断的自言自语的艾米突然间小脸粉红,抱着自己娃娃的她,幸福的蜷缩在‘床’榻之上,或许这个从小就多苦多难的艾米,人生第一次如此的幸福。
休养生息的日子里,大家也都快速的恢复着,帝器之间的战斗没有必胜的结果,同时缴获了一把帝器并且击杀了两个帝器持有者的胜利果实足以让叶伦兴奋很久了。
“这一次多亏了你的加入,才能取得这样的胜利,所以这是你的佣金……”办公室里,叶伦把钱推到了杨凡的面前,这足够丰厚的奖金确实数目不小。
“其实不用的,我不是为了钱……”但是杨凡这么说也是腰缠万贯的主,这点钱他还真的看不上,尤其是他之时为了寻找化学兽最后的线索而已,并不是为了钱而战斗的。
“我知道魔王拥有的可是富可敌国的资本,不过这是你应该得到的,也是夜魂的规矩,毕竟无名英雄也是需要钱来养活的……”叶伦笑着又把钱推了回来说道。
“嗯,那我知道了……”既然叶伦都说了,自己总不能坏了规矩吧,于是杨凡这才把钱收了起来。
“对了,艾米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所以你以后不用故意躲着她了,别怪我没有保密,否则的话,恐怕她会杀了你……”就在杨凡准备要出去的时候,叶伦的话让杨凡一愣。
“为什么要杀我……”杨凡不能理解的看着叶伦,他貌似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艾米曾经发誓,绝对不让男人碰到她,否则一定会杀了那个男人,所以艾米还有一个外号叫做杀男者,其恐怖可是帝都都闻名的,不过却受到‘女’孩的喜欢……”叶伦笑着对杨凡说道。
“她真是对男人有偏见啊……”听了叶伦的话后,杨凡摇了摇头,这艾米是不是太偏‘激’了点。
“所以说这解开心结之人恐怕也只有你能做到了,毕竟你可是她唯一认可的真男人……”叶伦笑着摇了摇头,过于偏‘激’的艾米能否化解,也只有看杨凡的本事了。
“其实我现在对于那本所谓的自传更加感兴趣,到底上面说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杨凡微笑着摇了摇头,到底是什么一本书可以把如此仇视男人的艾米所转变呢。
“写的什么不重要,艾米是一个可怜的‘女’孩,你可要好好的对待她哟……”叶伦笑着对杨凡眨了眨眼。
“团长,没想到你还兼职当红娘啊……”杨凡当然看出了叶伦的意思,不过他真的是来做任务的,绝对不是来泡妞的。
身体恢复如初的杨凡真的感叹,差一点因为使用不当而成为植物人了,看起来要想熟练使用帝器,杨凡还需要刻苦的磨练,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关照一下自己的植物园,毕竟他现在可是一个辛勤的园丁哟。
“喂,忙啥呢……”就在杨凡浇完水后,蓓蕾已经开心的拍了一下杨凡的肩膀说道。
“刚浇完水,你呢……”已经习惯了热情的蓓蕾,看着她一脸的笑意,这一次的任务奖励应该不错哟。
“当然是进城了,要不要一起去啊……”蓓蕾笑着对杨凡说道。
“好啊,正好准备采购一些材料回来,亚萨受伤了,晚饭我承包了……”杨凡立刻点了点头说道。
“哈哈哈,看起来你是对于赤瞳的烤‘肉’很受伤啊……”听说杨凡要做饭,蓓蕾立刻笑了起来,这几天因为亚萨受伤,所以赤瞳自然就成为了煮饭的工作,不过她所谓的烤‘肉’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尤其是那还带着血丝的‘肉’,真是让人没有什么胃口。
“好吧,大家貌似都没有什么食‘欲’吧……”杨凡笑着摇了摇头,这几天他们大部分时候都是以零食度日,所以杨凡决定怎么样也要采购一些吃的回来,毕竟亚萨和艾米身上还有伤。
于是就这样,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向着帝都出发了,因为每一次战斗变身之后的模样完全不同,所以蓓蕾根本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识破,反正画像上的‘女’人是一个面‘门’狰狞的暴‘女’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