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豪言壮语


小说:绿茵天骄  作者:懂球蒂
  在收官战之前,不仅是媒体方面,球迷团体也大规模动员起来,其中巴勒莫球迷,就向着布雷西亚方面施加压力,他们呼吁布雷西亚队,要秉承着公平竞赛的原则,绝不能和帕尔玛队踢一场默契球。
  没错,现在巴勒莫的球迷,最担心的就是布雷西亚队故意放水,否则他们这一个赛季的努力,就只能换来一个亚军头衔了。
  巴勒莫队的球迷,在赛前的助威游行中,在布雷西亚俱乐部的官网上,在所有公开场合上,都在宣扬公平竞赛的原则和精神,提醒着布雷西亚人,一定要拿下帕尔玛。
  同时,布雷西亚的球迷们现在则是很得意,一向鼻孔朝天的巴勒莫球迷,也有求着自己的时候,以前不是很拽吗?号称皇家王牌球队吗?永不落地的雄鹰吗?现在知道我们布雷西亚的宝贵了吧!
  布雷西亚的球员和教练在赛前都表示,这场比赛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当然他们全力以赴,可不是为了帮助巴勒莫,他们还没那么舍己为人,而是为了胜利,为了冲击意乙联赛本赛季的第三名的位置而努力。
  对于这场比赛的胜利,布雷西亚队的球员们是非常的渴望,他们要完成联赛双杀帕尔玛的壮举,这一场比赛,他们有着千万个理由,去争取最终的胜利。
  得到布雷西亚方面的保证,巴勒莫的球迷则是放心不少,他们坚信布雷西亚能够战胜帕尔玛,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球队才有机会获得最后的联赛冠军。
  在这同一时刻,帕尔玛全队上下,自然也是受到了无数记者的围追堵截。
  在上一轮比赛,帕尔玛成功超越巴勒莫,重返联赛榜首后,帕尔玛就成了媒体们的新宠儿,他们疯狂聚集在帕尔玛小城,想要挖掘出一些内幕消息,报道在自家的报刊上。
  现在对于帕尔玛队来说,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在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乱哄哄的记者,来打扰到他们的紧张备战。
  整个赛季的努力就靠这最后一场了!
  所以,帕尔玛俱乐部选择这保守的处置方法,不让媒体和球迷们,过多靠近他手下的球员,让球员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备战中。
  多纳多尼知道自己球队的实力,他们也就只有击冲击意乙联赛冠军的实力,等下个赛季去了意甲赛场,帕尔玛队根本就没有任何争冠的机会,他们只有保级的份儿。
  所以,对于这个意乙联赛的冠军,多纳多尼和俱乐部高层,都是非常重视的,他必须要拿到这个冠军,即便以后离开了帕尔玛队,他也在帕尔玛俱乐部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段佳话。
  帕尔玛队的主席吉拉尔迪,对于这个冠军最为看重,这是他入驻俱乐部以来的第一个重量级冠军,他非常迫切能够借助这个冠军,让自己在帕尔玛有一个好的开端,拉开一段辉煌的序幕。
  不过,帕尔玛全队在出发去布雷西亚之前,还是接受了媒体记者的通气采访。
  主教练多纳多尼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的时候,他是这样说道的:“布雷西亚的实力很强,我们首回合的比赛中全面被动,这一次我们一定会小心应对,一定要拿到比赛的胜利,报首回合失利的仇!”
  多纳多尼还说道:“这是一场谁都输不起的比赛,我们没得选择,必须要获胜!”
  多纳多尼也说道:“当然,我们为了这场比赛做出了最充分的准备,我坚信球队将笑到最后。”
  布雷西亚当地的媒体记者,自然不会放过多纳多尼,他询问道:“请问多纳多尼先生,你是否还记得双方首回合的二比四呢?你究竟从哪里来的信心,认为你们一定会获得比赛的胜利呢?”
  多纳多尼微微皱眉,随后说道:“双方首回合的比赛我们是输了,也确实被布雷西亚打进四个球,但那个时候我们球队,并没有在一个很好的状态上,而且我们阵容也非常不完整,输球我在当时就有预料到的。”
  多纳多尼话锋一转,道:“不过!这和我们的实力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今天我的球队是全主力上阵,我相信意乙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够战胜我们。”
  多纳多尼的话可是霸气十足,这让所有的媒体记者都大吃一惊,似乎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多纳多尼说这样的大话。
  看来,多纳多尼对于这即将到来意乙联赛的收官战,是非常的看重,有绝对的信心啊。
  多纳多尼见布雷西亚的记者有些不甘心,于是说道:“本场比赛,我们球队的头号杀手辰会出场,我想他会告诉你们,我从哪里来的信心,请大家拭目以待!”
  当听到大名鼎鼎的中国辰,下面的记者纷纷表示无奈,江辰这个赛季可是没少打他们记者的脸,他们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就有些无力,人家是意乙第一球星,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想争辩也没有说辞啊。
  随后,江辰也接受了媒体记者的采访,他说道:“布雷西亚队我没有交手过,这是我的第一次,首回合我在中国静养腿伤,对于布雷西亚的实力,和技战术特点我不太熟悉。但是我坚信本场比赛的胜利,终究是属于我们的。”
  江辰的说法,自然没法让媒体记者满意的,既然不了解对手,那么你又是从哪里来的信心,一定能够战胜他们呢?难道帕尔玛的球员们现在都这么自信了?
  布雷西亚当地的媒体,还向江辰提出了一个问题道:“请问江辰先生,你是否了解卡拉乔洛,你对于他又什么样的看法?你认为卡拉乔洛会威胁到你们吗?”
  江辰突然被问得愣神,然后有些疑惑地反问道:“你在说谁?那是谁?”
  几乎一瞬间,轰得一下,记者席炸开了锅。
  他们激动了,终于挖掘出重大噱头,他们一个个都兴奋地议论起来,甚至还有的家伙不断的惊呼,而布雷西亚当地的记者,则是恶狠狠地仇视着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