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赛车一样


小说:名媛前妻不在线  作者:再爱绿蓝
  <>苏洛陌加快了速度,邵城也加快了速度,二人像是赛车一样,你跑在我的前面,我追赶到你的前面,这样一路追着赶着到了苏家。雅文言情.org
  苏洛陌率先把车停下,她是先邵城一步到家的,心里有一点小小的得意,在别的方面,她是比不过邵城,这一刻短暂的占了先风,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邵城后把车停下,却是先打开车门,抱出睡的很安稳的孩子,苏洛陌也不能一直坐在车里不动,她实在是担心孩子,就急忙推开车门下车,在邵城弯腰从车里出来的时候,双手护住孩子的头。
  这期间自然少不了二人的皮肤摩擦,碰撞,苏洛陌的手在跟邵城的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她的心再次加速跳动起来,幸亏是在夜晚,路灯的光也足够昏暗,才没有将她的窘迫再次暴露在邵城的目光下。
  梁浅在餐厅左等右等都满意见邵城回来,心里异常的失落加愤怒,她是对邵城早就不抱希望了,但是今天邵家的人重新提出她跟邵城的婚事。
  她在惊讶之余,还是害羞的没有作任何表态,这会儿,梁浅不知道是应该继续等在这里,还是回包厢里。
  梁浅跟苏洛雪一直都是死对头,自从知道苏洛雪喜欢的人是邵城后,她也想尽很多办法接近他,直到跟邵城完全熟悉起来。
  很多时候,梁浅不得不承认一耳光事实,邵城的心里不光没有她,也没有苏洛雪。雅文言情.org
  因为邵城只有在看着苏洛陌的时候,眼睛里才能发射出那种温和的光,这种温和的光是装不出来的,她只是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怎么回事?邵城呢?”
  邵夫人见梁浅一个人在大厅里徘徊,心里很是不满,她居高临下的看了梁浅一样,她本来对梁浅嫁入邵家是很不满意的,没想到她老公一回来,就重新提起了此事,她又不敢多说什么。
  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特别是梁浅生母的身份,让邵夫人觉得日后难以启齿。
  梁浅吓了一个愣神,自从她知道邵夫人不喜欢她之后,在邵家特别是在邵夫人面前,她的底气就没有那么足了。
  她的这种反应,被邵夫人收在眼底,对她更加的不满了,不由得提高了几分的音量,“我孙子呢?我不是让你出来找我孙子了吗?他去哪里了?”
  梁浅在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刚才出来的原因是,因为邵夫人觉得她孙子没有吃饱就跑处理啊玩,而梁浅为了讨好她,自告奋勇的出来寻找孩子的。
  刚才她的确是看到孩子了,可是只顾得上跟苏洛陌斗嘴,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不过梁浅就是梁浅,她只是慌乱了一会儿,脸上飞快的挂上了得体的笑容,“阿姨,是苏洛陌把孩子带走了,她听说我也在这里,就非常的不满,还跟邵城哥吵了一架!”
  她是有意的把事情说的严重一点的,好让邵夫人对苏洛陌的印象越来越不好,她也知道,平时的苏洛陌性子冷淡,看起来像是很高傲的性子,邵夫人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她。
  火上浇油这种事情,梁浅一般都做的很好,很到位。
  果然她的话音刚落,邵夫人就变了脸色,心里觉得堵得慌,小宝是她的孙子,是邵家的人不说,苏洛陌一天到晚的带在身边,就连她这个孩子的亲奶奶想看一眼,都不是那么方便的。
  很多次,她想的狠了,只能跟孩子视频一下,邵夫人对苏洛陌的做法早就不满了,梁浅的话音刚落,她的火气就不可控制的上来了。
  邵夫人是那种有火必须得马上撒出来的那种,憋在心里根本就不是她的作风,只不过现场除了梁浅,她的火气没地方撒。
  “你说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你还怀有邵城的孩子呢!若是没有孩子,我儿子恐怕连看你都不想看你吧,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当的,若是邵城真的不愿意娶你,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说完就气冲冲的往礼貌去了,她走的很快,高跟鞋敲击着地面,像是有锤子在击打梁浅的心,她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她不是不知道邵城对她的排次,可是还是爱呀,爱的没有办法放弃!
  前一段终于下定决心放弃了,可邵董事长一下飞机一下飞机,就又提起了她跟邵城的婚事,还在饭桌上保证,一定会让邵城娶了她,一定给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
  梁浅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圆那个谎言,很多时候,夜里辗转难眠,她是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如果早知道假孕是最难圆的谎言,梁浅宁可不对邵城抱有希望,也不想卷入这个旋涡里。
  “你怎么还不走?站在这里等什么呢?”
  邵夫人走了很远了,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回头看见梁浅还站在原地犹豫不决,忍不住拉着脸再次呵斥她一声,她是想跟梁浅一起进去,这样就不会引得她家老公的不满。
  “哦,马上,马上就来!”
  梁浅急急的跑过去,可是她走的太快太急,又引得邵夫人的不满,她再次用凌厉的目光扫了苏洛陌全身上下,这种目光让梁浅感到浑身都不舒服,特别是最后邵夫人的目光停留在她的小腹处,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种被人审视的感觉糟糕透了,梁浅敢发誓,她这辈子都不想有第二次了。
  “你的肚子好像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该不是怕胖亏待了肚子里的孩子吧?一会儿,我还是得见见你的母亲,亲自交代一下,邵家的血脉还是的慎重!”
  她的前半句话刚说出来的时候,梁浅觉得她的呼吸都停滞了,还很应景的下意识的也看了一眼她自己的小腹,暗暗叫苦不迭,里面没有东西,该怎么才能有变化?
  不过邵夫人的后半句话,才能让梁浅放下心来,虽然她的话一直都不是很中听,好歹也是放过了她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