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和和睦睦


小说:名媛前妻不在线  作者:再爱绿蓝
  <>梁浅跟着邵夫人一起进去,特意在推开包厢门的时候,脸色挂着得体的微笑,里面的邵董事长跟梁百川在郑谈笑风生,见到二人和和睦睦的进来,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org雅文吧
  “梁浅,快过来坐,你还喜欢吃什么?尽管要,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还是不要那么可确保!”
  今天晚上受尽了邵夫人白眼的梁浅,在听到董事长的这番话的时候,几乎差不多都要热泪盈眶了。
  “谢谢董事长,我已经吃饱了!”
  梁浅也表现得很是礼貌,这一晚上她都是谨小慎微的,生怕被挑出什么毛病,现在被这么关心,心里简直感觉到受宠若惊。
  “你这孩子,怎么还这么见外呢?以后不许叫董事长,要叫伯伯,阿姨,这样才不会显得生分,你说对不对,老梁?”
  梁百川的脸上也挂着笑意,这是他最近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了,他很早就为邵家做事,直到邵家将生意的重点转移到海外,他舍不得妻子女儿,才没有跟着过去。
  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将过去的情分忘记了,反而是历经岁月,越来越觉得珍贵。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伯伯,阿姨!”
  梁浅眉开眼笑起来,董事长对她的喜欢是掩饰不住的,但聪明的她也发现了,其实邵家的事情,还是董事长当家做主的,所以那些被邵夫人轻视的感觉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梁浅是个极易满足的人,大家又接着说说笑笑了,最后是在一场欢快的笑声中结束了饭局。.org
  今天晚上精心准备的饭局,林珍玉并没有去,她是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的,过去的事情不是说时间流走了,它就淡忘了。
  如果不是梁浅一直跟邵城搅合不清,如果不是梁浅一直妄想着嫁给邵城,林珍玉的身份也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暴露,她也不会觉得无法面对众人。
  当年苏洛陌母亲的死,她也是愧疚的,所以这几年才会日日夜夜的忏悔。
  等到了楼下的时候,董事长多喝了几杯,拉着梁百川的手,酒意突然就涌上了心头,他兴高采烈的表示,“等梁浅嫁给邵城,我就把公司的股份转出一部分给梁浅,等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我还有重要的礼物送出,绝对不会亏待了孩子!”
  梁浅的听的忍不住心里又雀跃起来,有什么能跟邵家的股份重要的呢?
  以邵家现在股票的市值,那可是一大笔钱,哪个女人不心动呢?
  邵夫人觉得他说的有些多了,就伸手招呼不远处候着的司机,想要送他们回去,还在一旁耐心的解释,“不好意思呀,你看他就是这样,一喝的多了,就会胡言乱语,你们别介意,时间不早了,我让司机也送你们回去!”
  梁百川是个明白人,这一晚上,邵家两口子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他也不好说什么,现在最主要的是梁浅假孕的事情,别的都不那么重要了。
  他是很希望梁浅能嫁给邵城的,他是做父亲的,自然是习惯不管梁浅有什么心愿,他都是尽力满足的。
  可是梁百川也知道,梁浅假孕的事情是大事,如果被邵家知道,肯定是不能原谅的。
  最后梁百川还是拒绝了邵夫人的提议,没有让她家的司机送,他是跟梁浅一起驾车回家的,时间已经很晚了,林珍玉还没有睡,她的脸色很不好。
  其实今天的饭局她一开始是赞同的,后来得知邵董事长重提邵城跟梁浅的婚事,就开始极力反对了。
  说服梁浅放弃她跟邵城的婚事,作为母亲她是费了不少力气的,一开始梁浅也是想不通,后来架不住,林珍玉苦口婆心的劝说,现在邵家的一个电话,她就功亏一篑了。
  “我先去睡了,你去看看她!”
  梁浅指了指楼梯的方向,小声对梁百川说,她还是很在意林珍玉的,别看平时争争吵吵的,也许是因为血缘关系的原因,现在梁浅看到林珍玉苍老的样子,心里还是不忍的。
  “行了,你去休息吧,明天早些起床,爸有话对你说!”
  梁百川朝着梁浅挥了挥手,还细心的提醒她离去的脚步声轻一些,同时他还在心里思量,一会儿要怎么跟林珍玉解释。
  “我走了!”
  梁浅会意,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用唇形吐出这几个字,然后蹑手蹑脚的离开,还没有忘记看一眼楼梯旁边的卧室。
  等梁浅轻微的脚步声在楼梯口消失后,林珍玉的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她整个人都完全暴露在梁百川的目光下,声音清冷而不满,“回来了?”
  梁百川先是一惊,而后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嗯,回来了,走,快些进去,外面有蚊子!”
  此刻已经是初秋的天气,不是那么的燥热了,林珍玉并没有动,她看了看外面的夜空,答非所问,“不困,去院子里坐坐吧!”
  “好,我扶你过去!”
  梁百川还想像以前那样过去扶着林珍玉,可是却被她拒绝了。
  虽然十几年前的那场车祸,留下了林珍玉,可是不管从心里上,还是从身体上,都给她带来了致命的重创,以至于这么久,她都活在恐惧和歉疚中,基本上是惶惶不可终日。
  “外面凉了,我们有什么话进去说,不是一样吗?”
  大概能看出林珍玉的重重心事,梁百川显得局促不安,他的女人,他最懂了,越是这样平静的时刻,你越是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想了什么。
  “这几年委屈你了,跟着我隐居在这里讨生活,没有一天不是幸苦的,如果不是我,你可能造就跟着邵家的人出了国,以自身的才干,和跟邵家的交情,早就混出个样子来了,梁浅跟邵城也算的上市门当户对了,”
  林珍玉走的很快,沉侵在自己的遐想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梁百川微微变得僵硬的脸,这样的话出林珍玉的嘴里说出来,自然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每一次都是闲聊的时候,她说的玩笑话,听得多了,梁百川就不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