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矛盾激化


小说:开天战祖  作者:水露沉香
  宁宇斜睨李冲等人,别说怕,他现在都想冲上去把他们屠光了。
  他被李固追杀,差点命丧黄泉,现在还错过了开学时间,他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李贵这时站了出来,对那个守卫喝道:“这个龙宇不是书院的人,他胆敢在这里闹事你们还不赶紧把他轰走!”
  那个守卫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面对。
  “愣着干嘛?你聋了还是咋地?听不懂我说的?”李贵继续怒喝。
  他虽然只是宇帝末期,但他是雪山派的精英,那个守卫就是比他强也不敢如何。
  “啧啧,雪山派的人还真是霸道惯了呢,这新界书院是你家开的吗?别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坨屎,不信你出来,我一根手指就能镇压你!”宁宇不想让那名护卫为难,主动挑衅李贵。
  “你找死!”李贵气炸了,直接杀出。
  其他人见状全都翘首以待,因为他们都想知道这宁宇是不是真如传说中的强大。
  “别以为这里是新界书院我就不敢弄死你,只要雪山派还不是新界的天,你们就不要给我装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没人把你们当回事!”宁宇点出一指,指尖一道道芒迸溅而出直奔李贵的面门。
  大伙见到那道道芒无不汗毛倒竖,因为那实在太快太强了。
  轰!
  那道道芒如同天地初开的一缕曦光,它照耀永恒光芒万丈,眨眼就来到李贵跟前。
  而且那道道芒杀机凌厉,释放出煌煌天威,它是宁宇在那黑海中修炼的成果,可以斩开一切阻障,可怕至极。
  李贵瞳孔猛的放大,宁宇竟然敢对他动了杀机,而且异常果断,要当场将他格杀。
  最要命的是他已经全力出手,结果宁宇单单一指就把他逼入死境,那对方得多强大啊!
  眼看那一道道光就要崩碎李贵的脑袋,大家无不尖声大叫,但就在这时一道剑芒从书院深处骤然而至,直接把宁宇的那道道芒斩灭。
  有仙在出手!
  “龙宇,这里是新界书院,还容不得你放肆!”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从新界书院的一座大山上传来,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正门那里。
  “是十长老,他不是闭关了吗?怎么出来了?”学员们看到来人纷纷惊呼。
  宁宇看到来人更是怒不可遏,直接指着李固破口就骂:“你这个老棒槌,原来你是新界书院的长老,我去你-妈的,你竟然还有脸当老师?你这个伪君子,你简直恶心到我了!”
  新界书院的学生一听一个个纷纷石化,这宁宇太疯狂了,连书院的长老都敢骂,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啊。
  “敢羞辱新界书院的长老,罪该万死!”李固瞪眼,直接一巴掌朝宁宇拍去。
  刚刚他一直在闭关,收到龙宇出现的消息后他根本不相信,因为没人可以从那片黑海里面活着出来,但是当他神识扫过来之后他就吓坏了,因为来人正是龙宇。
  为此他根本没有心思闭关,第一时间冲了出来,想要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宁宇就能从那片黑海中活了下来。
  “你这个老棒槌,为了夺取我从百步山获得的造化,竟然半路截杀我,使我不得不全力奔逃,从而错过了开学时间,你现在竟然还要杀我,干你!”宁宇横眉瞪眼,极速暴退。
  李固那一掌杀机滚滚,他已经对宁宇动了杀机,如果宁宇没有在那片黑海中突破到圣体四重天,他这一掌绝对能够轰杀宁宇。
  大伙听到宁宇的话语全都惊呆了,他们都没有想到宁宇迟到竟然是被李固截杀!
  “这如果是真的雪山派就太过分了!”
  “不是过分,是太卑劣太恶心了,他们怎能动用一个仙截杀一个新界的希望?而且这个人还是新界的长老,真是太讽刺了。”
  “没错,怎么感觉我的背脊冷飕飕的,似乎这新界书院已经变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场所,不再是新界的未来!”学员们口干舌燥,大家都有股喘不过气来的阴森感觉。
  李固一听心中杀气直接爆顶,宁宇如此当众揭穿他的老底,直接把他推到风口浪尖。
  “如果我真的截杀了他大家认为他还能活着出现在这里吗?他本来就对我雪山派怀着浓浓的敌意,此时见到我直接咬上一口很正常,大家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李固压下心中的杀意神色平常的道。
  话语间他已经来到宁宇的上空,俯视宁宇,道:“此人先不说羞辱我雪山派,单凭他挑衅新界书院的威严就当杀,今天就让我替新界书院斩掉这个挑衅者!”
  “哈哈,挑衅新界书院的威严?你说错了,我是挑衅你雪山派的权威!而你,却是在践踏新界书院的宗旨,你根本不配出现在新界书院的长老名单上,甚至雪山派的人都不配进入新界书院!”宁宇仰天大笑,一点无惧这个李固。
  虽然他杀不了这个李固,但这李固现在想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宁宇知道这新界书院应该还有心存良知的人,如果这李固要斩杀他这样的人都没人出来阻止,那这新界书院进不进都无所谓了,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希望,那他还不如索性离开算了。
  “你找死!”李固眼中喷出狂暴的杀意,他手中的长剑布满了寒霜,周围的气温瞬间降至极点,滚滚的雪花开始飘落。
  大伙看到李固动了真格无不口干舌燥,因为那是仙在出手啊。
  “这个龙宇,跟一个仙叫板太不明智了,这回他死定了,真是太可惜了!”学生们无不叹息,都为宁宇感到不值。
  但接下来他们就震住了,但见宁宇指着上方的李固,张狂大笑道:“怎么?再次使出你冰封天地那一招哈,看看我还能不能逃得出去,别说我没有给你封杀我的机会!”
  “死!”
  李固没有任何废话,那一剑裹着漫天的雪花朝宁宇奔袭而去,而且那雪花瞬间结冰形成一头冰龙,那柄长剑则被那头冰龙衔在嘴里刺向宁宇。
  “龙乃天地间最吉祥的神兽,你竟然化成一头冰龙?你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龙族?”
  宁宇炸了,这李固如果没有让那雪花化成冰龙他可能还没有这么生气,但现在简直就是对龙族的一种羞辱!
  龙族为了给天下苍生谋一份公平的待遇,惨遭灭族,此等高尚情操怎能让这个李固给践踏了。
  轰!
  宁宇直接扛出大道碑朝那冰龙砸了下去,当场就把那冰龙给砸碎了,化成了飞灰。
  他没有再隐瞒自己拥有大道碑碎片的事实,因为他知道新界那些至强者应该都有了猜测,与其藏着掖着被某些人盯上,还不如公开出来,让那些人不敢明目张胆的来夺取。
  同时他在百步山得到大道碑碎片的事公开之后他就不怕他在下界的身份被暴露。
  鬼狱的人都知道大道碑是下界那个宁宇的标志,现在百步山同样出世了一块大道碑碎片且被宁宇所得,如此一来就再没有人联想到下界的宁宇。
  大伙看到宁宇竟然扛下了李固的攻击无不震惊,因为李固那句我出手宁宇就活不成的话似乎有了矛盾,那就是说李固截杀宁宇的事是完全可能的。
  同时他们震惊的还有那座大道碑,真的如传言说的那样百步山上面的造化就是大道碑。
  李固见到自己的攻击被扛下心中泛起滔天海浪,他那一击没有尽全力,但那毕竟是宇仙在出手,宇帝级的人无人可以扛下,但宁宇做到了。
  “他怎么比几个月前强大了这么多?而且他把大道碑拿了出来,我要想公开夺取已经不可能了。”李固此刻已经没法形容自己对宁宇的恨意和杀意,他现在已经处于绝对的被动之中。
  “来啊,老棒槌,大道碑就在我手上,过来夺啊!然后拿去给古界古族的人,你们雪山派说不定就可以投诚过去了。”宁宇怒指李固,大声喝骂。
  “你休要血口喷人!”李固再不顾形象,直接施展冰封天地那一招,将宁宇困在了那冰天雪地里面。
  “我雪山派堂堂正正,为了抗击古界的人抛头颅洒热血,不知道死了多少先驱,你竟然诬蔑我雪山派有向古界投降的意向,今天,看我不把你千刀万剐!”李固踏入那个冰天雪地当中,杀意也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哈哈,堂堂正正?还死了多少先驱?我就问你,李刚过来恣意羞辱的时候李冲去哪了?你们要是堂堂正正,他怎么就不敢出来一战?是怕死还是怕得罪古界的人?”宁宇张狂大笑。
  不过同时他也在蓄势,一旦新界书院没有人出来阻止这场厮杀,他就会用三足鼎里面的黑水把李固击杀,然后藏匿起来,等他修炼到宇仙的时候再来讨回公道。
  李冲和李贵等脸上全都露出激动表情,龙宇羞辱雪山派那李固就可以镇杀他,没有人敢出面阻止,那这个龙宇就死定了。
  “我雪山派还容不得你这样的人来指手画脚,你给我去死!”李固手中凝固出一柄长长的透明的雪枪,随即猛的探出,向宁宇刺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小辈的事让小辈自己处理就好,龙宇羞辱你们雪山派,那就让李贵他们出手镇压就好,你一个长老,凑什么热闹呢?”
  话音落,正门那里出现了一个老者,随后他轻轻点出一指,也没见有任何灵力波动就把李固的冰封天地给崩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