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跟踪


小说:古代第一白富美  作者:小七狸
    苏洪近段时间一直被府中的事烦心,今日下朝后,躺在榻上假寐,苏离落的胭脂铺雪秀名声越打越响,苏府本来也可以借着这股势洗刷之前的恶名,可一切都被苏白涵得罪郡主弄没了。
    苏洪现在走出去,听到他人谈论的便是苏家四小姐没教养,对郡主无礼,他面上十分难堪。
    苏珊儿如今患上难生养之症,苏冬萱胆小怕事,在苏洪的印象中,她似乎没做过什么大事,而苏离落现在是他最好的人选,苏洪皱着眉,只能承认他想借姻亲更上一层楼,苏离落是最合适的人。
    苏离落借着查看雪秀的名头出府,出了府走相反方向。
    一段时日没去教舞,苏离落都不知青楼里的姑娘们是否还记得,似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她扑哧一下笑出声,见玉心惊诧的看着她,只得收敛笑容。
    苏离落不知,她身后跟了一个小厮,怕被苏离落发现,距离她不近,时不时停下拿街道两边的小摊上的东西来掩饰自己。
    苏离落带着玉心进了青楼的后门,看到云言熠也在,惊讶的问道:“王爷,您怎么在这?”
    玉心连忙行礼:“奴婢参见王爷。”
    云言熠轻哼道:“把人带过来。”一个穿着灰黑色衣裳的小厮被绑着绳子推了出来,冷风见他呆站着,抬脚一踢,他双膝一弯,扑通一下跪在云言熠面前,这才惊慌求饶道:“饶命,大小姐饶命。”
    云言熠失望的瞧着苏离落一眼,气愤的说道:“你可真是蠢,被人跟踪竟然不知道,若是有人对你图谋不轨,你早不知死了几百回。”
    苏离落只得摸摸鼻子,讨好的笑道:“王爷,这不是以前从没遇到过吗?”
    云言熠只是冷冷的看她,“那你准备怎么做?”
    “王爷,我先得问问他到底是谁派来的,也好知道这背后之人的目的是什么。”苏离落冷声说道。
    云言熠点头,警告道:“若是你连这种小事都不能解决……”
    苏离落额头冒黑线,赶紧应道:“王爷多虑了,冷侍卫,麻烦你帮我把人压到屋子里,我想先问问他。”
    冷风见云言熠点头,这才提拉着小厮往一间空屋子走去,苏离落立马跟了上去,等到了屋内,摒弃旁人,只留她与小厮在屋中,一个坐一个跪。
    苏离落手指无意在桌上轻轻磕着,一下一下,半天都没说话,小厮跪在地上冷汗直冒,滴落在地砖上,很快形成一块小水滩。
    耐心耗尽,苏离落才开口问道:“谁派你来的。”
    底下没有声音回答,苏离落轻笑道:“不愿意说?那我直接把人交给王爷吧,省得浪费我口舌。”
    小厮身子直抖,求饶道:“大小姐饶了奴才吧,奴才什么都招,是夫人让奴才跟着大小姐,大小姐去了哪些地方见了哪些人一一记下,待回府再禀报给夫人,奴才全说了,小姐饶奴才一命。”他拼命的磕头,苏离落心中一凉,自己的行踪差点暴露,若是被姚若水知道她来了青楼,后果不堪设想。
    苏离落得到满意的答案,拉开门,见云言熠背对她站着,心中一暖,福身谢道:“今日辛苦王爷了,离落感激不尽。”
    “问完了?”云言熠平静的问道。
    苏离落点头,“他全招了,是母亲派来的。”
    云言熠点头,轻飘飘的说道:“既然弄清楚了,你先去教她们,我来处理这个人。”
    苏离落胆颤心惊的问道:“王爷……您要如何处理他?”
    云言熠见她害怕,玩味似的说道:“该怎么处理便怎么处理,怎么,你想看?如果你不听我的,本王可能也会这样处理掉你。”
    魔鬼似的声音在苏离落耳边响起,惹得她身子一颤,不敢再看云言熠,拉着玉心往外跑,云言熠太危险,她还是少招惹为妙,多赚钱,不要想其它。
    苏离落到的时候,姑娘们已经等了许久,她放空心神,专注地教学,因着青楼的特殊原因,她今日想教一些特别的。
    苏离落看着眼前的这一群穿着半露纱衣的舞女,点点头,“今日要教你们的舞与你们身上的衣服极配,你们首先要记住,用心舞,才能吸引别人。”
    众人应是,接着苏离落先示范一遍,摆臀,提胯,举手投足间全是挑逗,眼尾时不时挑两下,电得人心都要酥了,身子如蛇一般灵活舞动,诱惑至极,云言熠恰好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脸红心跳,口干舌躁。
    刚想开口让苏离落停下,听得身边的老鸨惊喜的夸道:“哎呀,没想到苏小姐有如此本事,照这样练下去,那些恩客们的银子还不大把的拿出来。”
    老鸨好奇问道:“王爷,这苏小姐您是从哪请来的?这么厉害,若是到了我们楼里,妈妈我肯定把她捧成花魁。”
    云言熠狠狠瞪了老鸨一眼,警告道:“不该你问的不要瞎打听,还有,不要打她的主意。”再看苏离落卖力表演,冷哼一声,气冲冲的走了。
    老鸨捏着帕子,见苏离落已经跳完一段,热情的为她拭汗,声音比平日高了几度,满面春风的说道:“苏小姐可真是能人,以后可得多来教教我们这些姑娘。”
    “妈妈客气了,你们刚才可看懂了,现在自己跳一遍。”苏离落不愿与老鸨过多打交道,专心看着眼前的舞女,老鸨见她们学的认真,也不打扰,兴冲冲的走了。
    姚若水听下人报大小姐已经回府,可她派去的人却没有过来禀报,连忙让花嬷嬷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到了夜间,花嬷嬷走进来便摇头道:“夫人,那小子家里也去问过,说今日一天都没回来,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你确定他是消失,不是跑到哪里鬼混?”姚若水揪着帕子,面色沉沉的问道。
    花嬷嬷肯定的答道:“夫人放心,那小子自从得了夫人吩咐,一直用心办事,平日里也是个老实的,这次消失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姚若水皱着眉,嘀咕道:“莫不是她做的?”这个念头一出,越想越觉得可能。
    花嬷嬷急声问道:“夫人莫不是已经想到了是何人所为?”
    “花嬷嬷,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她做的,杀人灭口。”姚若水指了指苏离落院子方向,声音愈来愈冷。
    花嬷嬷听得此想法,迟疑的点点头,“确实有可能是大小姐所为,那小子便是跟在大小姐后出府才不见的。”
    姚若水眸子闪过阴郁之色,轻声说道:“看来以后不能小瞧她。”经过这事,姚若水对于苏离落警惕心更胜从前。
    转眼便到开春,苏洪的寿辰到了,姚若水把苏白芷带在身边,指派一部分让她协助管理,苏白芷十分细心,姚若水看到苏洪,便笑着夸道:“老爷,芷儿这孩子长大了,这次老爷寿诞我让她帮忙,这孩子用心极了,器皿被她整理得井井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