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连环逼问


小说:毒妇不从良  作者:糖心没有心
    红袖偷偷向柔姨娘看去,眉间微不可查的涌了涌。柔姨娘眼神烁烁,定然道:“是,就是那次问诊,我以为是自己大意不知道掉去哪了,因为怕老太太不高兴,所以也没敢声张。现在看来,就是被他给偷走了。”
    荣昭盯着她,“最后一次问诊是什么时候?”
    红袖反应很快,“三月初一,钱大夫每逢初一十五都要来给姨娘请脉。”
    红袖虽机灵,但是却不知正一步步的掉入荣昭的圈套里。
    荣昭更加胸有成竹,挑起眼角,“柔姨娘小产当天正好是十五,所以最后一次在云溪院问诊就是三月初一。你们真的确定是三月初一丢的?”
    “确定。”主仆二人异口同声,掷地有声的声音仿佛连地上的尘土都震得飞扬起来。
    谁也不明白荣昭问这些没有实质性的问题干什么,却见她突然一笑,看着柔姨娘主仆摇了摇头,“三月初一?可我怎么记得这镯子是三月初三那一天祖母才赏给你压惊的哪?”
    三月初三是鬼节,荣老太太为给她腹中胎儿压惊镇鬼,特意赏给她。
    虽不喜柔姨娘,但孙子却紧张,而且荣老太太都想好了,等孩子生下,她就养在身边,以后也算是有个依靠,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手笔,连陪嫁的东西都赏出去了。
    既然是三月初三才赏的,怎么可能初一就丢了,这分明就是她们主仆说假话。
    柔姨娘和红袖都愣住,惊慌失措的互看着对方。柔姨娘身子微微一摇,不觉脸色青白,支支吾吾道:“那……那或许是我记错了。”
    眼神一厉,向她射去,荣昭喝道:“记错了?你们主仆两人都记错了?刚才你们可是言之凿凿,我问了好几次,你们都说确定哪。”
    “呵,这分明就是撒谎嘛!”荣曜道。
    红袖眼神闪躲几次,狡辩不止,“没有,柔姨娘和奴婢没有撒谎。”她觑看向柔姨娘一眼,很快就收回目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平因谎言被揭穿而狂跳的心,“姨娘小产,我们每天都伤心不已,所以就算记错日子也不稀奇。”
    她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汗水掉到了眼睫毛上也不自知。一双眼睛不安分的乱转,又再想着脱罪的说辞。
    陡然,她眼神一定,道:“我们都记错了,其实初一并不是钱大夫最后一次问诊。大家还记得吗?姨娘小产就是请钱大夫诊脉,说不定就是那个时候他趁人不注意从姨娘腕上拿下来的。当然姨娘晕过去了,我们又忙里忙慌,他就是偷走也没人注意。”
    荣昭柳眉一挑,哟,这丫头的嘴还真厉害,这番说辞都能让她想到,怕是长了一颗七巧玲珑心吧。
    荣昭眯了眯眼睛,态度陡然一变,气势汹汹,声音厉色道:“前言不搭后语,你们主仆说话真是自打嘴巴,我看分明就是柔姨娘用镯子收买钱大夫来诬陷本小姐。”
    “没有,这镯子就是钱大夫偷的,根本就不是我们柔姨娘给他的。”荣昭的气势让红袖惊颤,她攥紧了手掌,一步步后退。
    她越是后退,荣昭越是步步紧逼,“人证物证都在这个,你还狡辩。”
    “奴婢没有狡辩,是钱大夫撒谎。”
    “柔姨娘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能为她守口如瓶。”
    “奴婢说的话对得起天地良心,并没有指望得到什么好处,奴婢只是实话实说。”
    “你还敢说你说的是实话,那为什么这个玉镯会在钱大夫那里?你给我解释一遍。”
    “奴婢刚才已经说了,是钱大夫偷的。”
    “那只是你猜到,你根本就没有看到。猜的事怎么能作为证据哪?柔姨娘只是个姨娘,每个月的月银有限,她哪里能一下子拿出一千两,所以就拿着这个镯子抵债,是不是?”
    荣昭将红袖逼到角落里,一个问题连着一个问题,像是连珠炮似的轰炸,逼得她头脑一片混乱,连喘息都大口的呼吸。
    而其他人也被荣昭这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到,皆不敢插嘴。
    红袖靠在冰凉的墙上,后背上的汗此时才感觉到已经湿透。荣昭离她很近,近的她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毛孔,“没有,没有,六小姐为什么就不相信奴婢哪?”
    “因为你根本就是撒谎!我在最后问你一次,是不是柔姨娘让你拿镯子收买钱大夫?是不是你和钱大夫说这个镯子值一千两?是不是他收下这个镯子然后和你们合谋来诬陷我?”荣昭三个问题,一问比一问的音量高。
    红袖简直要被逼疯,在荣昭连问三个问题之后,彻底崩溃,歇斯底里喊道:“没有!没有!没有!我拿去收买他的钱是货真价实的一千两,根本就没有镯子。”
    空气一瞬间凝滞,屋子里安静的连沉香燃烧的声音都能听见。
    红袖惊恐的看着得意笑起来的荣昭,紧紧的捂着嘴巴,她不相信自己竟全都说了出来了。
    “精彩精彩,昭昭果然厉害。”房外传来一道清越的浑厚男人声音,紧接着就见萧瑾瑜阔步而进。
    众人不由色变,皆纷纷行礼,“晋王殿下万安。”
    “众位不必多礼。”依旧和颜悦色,萧瑾瑜在荣家人面前没有丝毫王爷的架子,很是平易近人。
    荣曜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趁人不注意跑到荣昭身边,他拱了下她的肩,鬼机灵道:“这是来英雄救美啊,时间刚刚好。”
    突然来访,荣昭深觉意外,一直晃着神,被荣曜这么一拱,脸上不自觉变了变色,“什么英雄救美,你不要瞎说。”
    “什么瞎说,人家还不是为你来撑腰的?”荣曜脑筋转了转,用力将荣昭推到萧瑾瑜身边,嘴边藏着揶揄的笑意。
    荣曜力道不小,猛地被推出,左脚拌右脚,荣昭踉跄一步,幸亏萧瑾瑜扶住她才站稳。她客气的对着他说了声谢谢,不露痕迹的推开他的手,微微后退了一步,然后回头瞪了眼荣曜。
    这个臭小子,又想将她推入火坑里。
    放以前,她确实早就对萧瑾瑜投怀送抱,但现在她视他为猛虎,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