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阴影帝国(三)


小说:绿岛晨光  作者:三尺七寸
  对苏执的研究越深,你越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那个世人传颂的救世主。他是个性格恶劣的人,孤傲、自大、固执、才华横溢,有严重的自我神化倾向。他行事不择手段,通过支持盖岛太保强迫各国缩减科研队伍,将优秀人才输送至方舟,他通过纵容真理教会收罗遗漏的优秀人才,毫不掩饰地决定这些科学家的去向,他厌恶人工改造技术,这导致武者改良手术直到发明30年后才逐渐被华夏联盟以外的人类所接受。但不可否认,因为有了苏执,人类重回巅峰的时间至少提前100年,他也许不是救世主,但却是不折不扣的“人类之光”。
  ——《苏执传》IC89年,费捷斯坦
  “教授,茶水有些烫,还是放下来好。”法诺尔站在苏执边上,轻声提醒,就像一个年轻学生关心老教授的身体。
  苏执的眼神凝聚,茶水的确很烫,但最难以忍受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况且对于一个要死的人来说,烫伤是问题吗?
  “无所谓,年纪大了,手心凉,正好暖一暖。”苏执轻轻吹了吹,吧唧着嘴喝了一口,“茶泡的不错。”
  “第一次泡,正担心不合您胃口。”法诺尔淡淡地笑。
  “坐吧,有些事情一直想和你聊聊。”苏执拍拍身边的座位。
  “知无不言。”法诺尔行礼,端正地坐下。
  “你身上军人的痕迹很重,和一般的能力者不一样,和方舟的军容,也不一样。”苏执又喝了一口茶,这才放下仔细端详法诺尔,这个男人年轻的时候曾是圣光骑士团的能力者战士,如果没有记错,当年他不是这样的。
  “二十年如一日的自我要求,结果就成了习惯。”法诺尔目不斜视。
  “二十年如一日,你这样的人不是那6个蠢货能驾驭的。”苏执若有所指。
  “我的效忠对象不是他们,是一个更高尚的存在,伟大的意志。”表情一直淡然的法诺尔居然激动起来,面色潮红,眼眶湿润。
  “伟大的意志?”苏执很意外,“也不知道我认不认识。”
  “我也不知道。”法诺尔认真地回答,“您知道青卫吗?”
  “青卫?”苏执皱起了眉头,这是一个简单的称呼,但不知道为什么,苏执却从这个称呼里听到硝烟,听到悲鸣,他知道自己一定从哪里听过这个称呼,只是一时记不起来。他搜肠刮肚,终于获得了一丝灵感,“鲁道夫冯唐?”
  这是他在年轻的时候从一本日记中看到的,日记的主人是一个女人,通篇都是情情爱爱的东西,那时他实在无聊,所以也就翻着看看,从日记里他了解到这个女人是鲁道夫的秘书,有一些鲁道夫的秘闻和没有计入正式命令的词汇,青卫,就是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汇,最后一年,出现三次,但自始至终,他也不知道青卫是干什么的。
  “您果然知道。”法诺尔开心地笑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这些青卫的后裔,也许您是唯一一个知道我们的人。”
  “但你不是日耳曼人。”苏执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它们还没有衰退,根据法诺尔在入伍时的档案,他应该是拉丁人。
  “青卫从来不是日耳曼人,我们只是在身体里有着日耳曼的血统,而且很稀薄。”法诺尔笑着解释,苏执知道青卫,让他觉得找到了知己,连语气都亲切了许多。
  “间谍?”苏执不确定。
  “不准确。”法诺尔摆手,“我们潜伏在各个国家,一代,两代,只为完成伟大意志的终极梦想,实现一个大一统的世界。”
  “但鲁道夫最终失败了。”苏执感到寒毛直竖,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将要发生。
  “是啊,伟大意志失败了,所以我们遵照他的意愿,毁掉了那个世界。”法诺尔用咏叹调的口吻念出了这段话,充满血色。
  “那场莫名其妙的核战,你们有人掌握着核弹发射按钮!”苏执大惊。
  “是,只要几枚核弹,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再也没人可以关上了。”法诺尔一笑,“可惜,我们对那场战争的估计还是不足,青卫失去了信仰,只靠着祖辈口口相传,传承着伟大意志的梦想。”
  “那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青卫一员的?”
  “这就要感谢您了,苏教授。”法诺尔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对苏执行了一个大礼,一鞠到底,“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您派出了全部能力者参与一战,作为年轻人,一个不具备太强战斗能力的年轻人,我也踏上了一战的舞台。因为这样,我才能在伟大意志的指引下找到他留在柏林的讯息。”法诺尔坐回去,仿佛回忆起那一天的景象,满怀崇敬,“在那座地下室,我听到了他的声音,看到了他留给我的礼物,青卫的完整花名册,一共18644人。那一刻,我跨越了二阶的天堑,从二阶6级直升三阶,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自己的能力,命运欺瞒。”
  “你也是祭祀,我早想到了。”苏执半躺在沙发上,声音微微颤抖,他已经猜到了大部分事情,“小海伦,就是命运之轮里的菲尼克斯,她和我一直都有联系,玛雅的事情她也告诉我了,只是我一直猜不到谁才是那个擅长欺瞒的祭祀。”
  “就是我。只有你死去,我才能获得伊甸的领导权。”法诺尔直言不讳,反正苏执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结果。苏执不是命运,他瞒不了,也不想瞒,“但你死了,方舟会解体,思来想去,只有让这个世界最强的两个能力者组织两败俱伤,华夏联盟又历来保守,只有这样,我才能获得整合方舟的时间,才能有足够的资源来成就伟大意志的梦想。”
  “所以你策划了玛雅事件,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埃塞尔和他的愚蠢女王闹翻,安迪出走,你成功了。”苏执感到很疲惫,原来这一次不是惜败,而是大败,“我猜青卫肯定不止你一个,那个鬼面……”
  唔,大门被推开,一个鬼面走进来,站在玄关。
  “摘掉面具,出去!”法诺尔怒喝,这是他和苏执的战斗,他很享受,这个男人险些毁掉了他的享受。
  面具摘除,露出一张黝黑的脸,有些唯唯诺诺,赶紧退了出去。苏执从档案里看见过这个人,他额头的红痣是一个标志,安木罗.帕库里,雷神之锤二阶能力者,代号,须弥。
  “须弥.安木罗,他不是那个鬼面。”苏执说,“那个鬼面是凌佟?”
  “凌佟很忙,那个鬼面是李大江,我的第一个同志。”法诺尔笑着回答。
  “大江,原来他没死。”苏执欣慰地笑了,无论如何,一个老朋友没有死,那是最好的消息。
  “这还是得感谢您在我们的能力者教材里注明了李大江的祖先,那位军官,战争英雄,他正是青卫花名册上的一员,否则那一次即使我可以救回他,他也被六人裁判团毁了。”法诺尔低声解释。
  “是吗?那张花名册总算做了一件好事。”苏执点头。
  “不止一件,李大江去阻击林可,如果没有意外,我想林可也不会死。”
  “那就好。”苏执拍拍手,“时间到了,再晚些估计小可就要来了。”
  “放心吧,不会疼。”法诺尔站起来,再次鞠躬。
  “无所谓。”苏执整了整头发,这也许是这一生他第一次整理自己的头发。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要问一句,关于您的能力植入技术,有没有稳定基因的手段呢?”法诺尔直起身,淡淡地问。
  “自己去找吧。”苏执大笑。
  “那我就不客气了。”也不觉得遗憾,法诺尔转身,“其实您是最适合的合作人,可惜您太伟大了,几乎和伟大意志一样伟大,所以……”
  “婆婆妈妈。”苏执扬手把茶杯甩了出去,可惜力气不济,根本甩不中走远了的法诺尔。
  “也是。”法诺尔开怀大笑,“再见,苏教授。”
  “我在下面等着你。”苏执回应,“下次再聊。”一片光华闪过,苏执看到墨钜和苏定琛并肩走进大门,他们身后是墨思武和苏羲,最后是墨刚。
  “别着急,我来陪你们了。虽然对不起小可,但我真的,活够了。”苏执笑着低声说。五柄匕首从各个要害刺进他的身体。苏执无声无息地死了,裹着厚厚的毛毯,躺在沙发上,没有一丝伤痕,享年110岁。
  林可飞临别墅上空,正看到帕库里张开一个巨大的黑洞把整个别墅罩进去,别墅消失在那个黑洞里,现场只剩下那座小湖,3个男人,以及倒毙在四周的12名亲卫。
  “你们,该死!”林可嘶吼着,浑身能量激发,漫天霞光从漆黑的夜色中浮现出来,一道,一道,犁开地面,蒸发湖水,“极光!”
  法诺尔一笑,静静地看着极光落下,把地面切割开。帕库里再次张开黑洞护住自己和法诺尔,麦迪暴露在极光下,浑身染血,一声一声的音波发出,轰向四面八方,干扰光线的落点。
  “你杀不死我。”法诺尔站在那面吞噬一切的黑色壁障后轻声细语,“你唯一能杀死的,只有你招进骑士团的麦德兰.伊尔诺菲尔。”像是在印证法诺尔的话,一道七彩的领域包裹在他的手里,伸进极光,光线切割手,随即愈合。
  林可觉得整个世界一片漆黑,她想杀死所有人,但那个罪魁祸首,亚瑟法诺尔近似不死之身,她杀不死。麦迪,这个叛徒,浑身是血,正躺在地上哀嚎,她随时可以杀掉他,但那有什么意义呢?正如法诺尔所说,麦迪是她招募的,因为骑士团缺乏能力者,她招募了这样一个叛徒,是她,害死了自己的爱人,自己的信仰,自己一生的守护。
  “啊!”林可惨叫,如杜鹃啼血,这时法诺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杀死他有什么用呢?这是六人裁判团的谋划,我们只是刀,他们,才是执刀的手。”
  “裁判……团!”林可的双眼满是鲜血,一滴一滴从眼角滴落,它们已经瞎了,暴露在极光中,被她自己刺瞎了,“你们……都要偿命!”
  流光划过天际,数分钟后,五道巨大的光柱在伊甸的市中心降落,摧毁了裁判们的居所,林可不知所踪。
  一小时后,法诺尔见到了死里逃生的裁判长。
  “亚瑟,幸好你在出门之前通知我们,那个林可居然这么肆无忌惮,哪里还有一点方舟军人的荣耀!我要通缉她!”裁判长心有余悸,声音尖锐。突然,他看到法诺尔的右手,支离破碎,鲜血淋漓,“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过和你没关系。”法诺尔摆摆手,就像驱赶一只苍蝇。裁判长正待发作,一柄暗红色的长剑从他背心刺入,从大张的嘴里穿出,鲜血泊泊地从嘴角留下来,流了一地。
  “麦迪,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法诺尔头也不回,直接走了。
  “是,大人!”麦迪浑身是血,即使都是皮外伤,但近百处皮外伤,还是让他对林可恨极,“苏执、林可发动政变,屠杀六人裁判团满门,我……不,卑职一定竭尽所能,镇压暴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