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勇士之王


小说:魂游苍穹之神州大陆  作者:遥看千河
  其实若尘要取胜仍是轻而易举,只要他以气势压制,就可将关小闲压趴。但若尘不想依靠修为优势欺人,刚才他首次用魂体运行实质兵器,使他对虚实之间力量的转化运用有了全新的认识,难怪地球传说中剑仙能飞剑几百里隔空取人首级,原非无稽之谈,对于真正的仙人来讲是可以做到的。
  若尘见关小闲已欺近身边,周身各处均防护得无懈可击,甚是严密,有此等高手切磋,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若尘见关小闲只求防守无隙而不敢贸然进攻,就改变以往后发制人的习惯,仍用魂体小儿舞动竹棒,没头没脑地向关小闲击打过去。关小闲开始还能从容应对,但他只能关注到竹棒的运行招式,看不到若尘的魂体小儿另一只手也加入到攻击之中,这才是要命的节奏。
  关小闲与张跑跑等人切磋过,对魂刺的感觉很深,如果他的修为能压制住对手,对手的魂刺伤害就会大大减弱。但若尘的修为远高于他,他应对有形的竹棒还行,对付无形的魂刺则无可奈何。两个回合,他被若尘的魂刺击中十多处穴道,疼痛难当,知道若尘尚未真正用力,否则重伤甚至毙命。只能长叹一声,大喊“认输”。
  观众还是看不出所以然,本来觉得关小闲已找到方法贴近进攻,而是看他与虚空中的竹棒斗得旗鼓相当,防得密不透风,怎么在不显败势时认输?莫名其妙。
  而妲寧、张跑跑、定方以及宁炜、施总、剑痴等人看得明白,不觉骇然。若尘已能虚实合击,这世上有谁能做到?有谁能抵挡?这已是神仙手段,非凡人能及。
  战仙上擂台了,他前面全神贯注看关小闲的进攻与防守,感到关小闲已经竭尽全力,但仍不能近若尘之身,令他震惊不已。他不是魂修,天眼未开,但他的神念很敏感,感觉到若尘除竹棒的有形攻击外,还有其他能量爆发,这令他忌惮至极。这等于一个盲人与明眼人相斗,哪有胜机?
  好在先观摩了关小闲的战斗,战仙觉得偷袭若尘决非上策,还是步步为营,层层推进为好。
  若尘对战仙感觉特好,这个阳光帅气洒脱的少年很合他的脾胃。他不愿立刻打击战仙,想与他好好切磋一番。
  战仙缓步上逼,若尘魂体挥舞竹棒迎上来,战仙剑舞如风,攻防兼施,与竹棒斗在一起。
  战仙几招下来,立刻感到压力山大。若尘的竹棒诡异多变,他的招式甫出,棒尖必已指向其破绽,逼其变招防守,刚开始还有攻有守,两三回合后被动防守已达八成,偶有攻招,亦是两败俱伤招式,迫不得已而为之。
  若尘见战仙武技,与中区武学差异颇大,奇招更多,讲究前后组合,出其不意,别具一格,很是欣赏。因此出招更快,逼其底蕴尽出,绝招频现。战仙从未与若尘对阵,此刻方知自己在若尘面前捉襟见肘,力有不逮,深感若尘之强,他难望其项背。
  战仙支撑片刻,步步后退,尚未呈败相,全场为他加油助威,更让他斗志坚韧。谁知他全力抗击竹棒袭击时,魂体遭到突如其来的一击,接着身体多处要穴均被重击,他知道这是若尘的无形能量在冲击,这下可是无计可施了。他知道如果若尘一上来就实施这无形攻击,他连上步耍几招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到了认输的时候了。
  战仙举手高喊“认输”,若尘立刻收回魂体,坏坏的笑着:“战仙神童,你虽厉害,还是不如我吧?”战仙点头说:“在你面前,谁敢称神童,谁能称天才?若尘最牛!”若尘听了哈哈大笑,连翻几个筋斗,仍落在他画的圈内。
  “我觉得小闲哥比你稍强一些,他排第二,你排第三,没意见吧?”若尘对战仙说。
  “此评公允,我完全赞同。”战仙毫不犹豫地回答。关小闲自无意见。
  仲裁组也区分不出高低,见三人无异议,则宣布若尘第一位,关小闲第二位,战仙第三位。前十名另外几位是:第四名格悟尔,第五名约克,第六名北区第一斯蒂夫,第七名傲世,第八名西区高手魏猛,第九名宁炜,第十名南区勇士萧致远。这些人将是另外四十人的挑战对象,能坚守住自己的位置很不容易。
  这一届有三个巅峰期高手,也是前所未有,没有人愿意以卵击石,故挑战前三位的几乎没有,更没有人敢挑战若尘,若尘则无所事事地等着挑战赛结束,实在无聊。他很怀念在龙城大战巅国选手的时光,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再难找寻。
  “怎么样,你也没事做吧,这个桂冠拿了也无趣。”妲寧不失时机地调侃若尘,李之悦李昱洁秦卿都笑,他无奈地耸耸肩说:“唉,人怕出名猪怕壮,无聊。”逗得几个美女咯咯笑成一团。
  但第四名到第十名的选手压力更大了。本来这些勇士之间实力差距很小,各有绝招,很多人之间武技相克,都虎视眈眈互掐。由于最终只有十人能荣膺神州勇士之名,因此大家只盯着前十名努力,而第十一名与第五十名并无分别。
  最先受冲击的是第十名萧致远,他连续受到五人挑战,终因力竭落马,然后反挑宁炜不胜,一下子掉落四十名之后,窝囊致极。
  而挑战获胜者也没呆多久,两轮后即刻换人,第十名成了最危险的位次。宁炜也经受了几轮冲击,幸好他是魂修,对敌方劲力掌控极为准确,皆能以最简洁有效的方式击败挑战者,以致其他人对他刮目相看。
  傲世也遭到几个高手轮番挑战,他神功一运,以雷霆之势重伤对手,后来竟无人敢碰他。
  格悟尔、约克、斯蒂夫皆采用此法,以最狠辣的招式重创对手,一时间,擂台上腥风血雨,挑战者前赴后继,每一场都是拼命恶斗。台下观众自是血脉贲张,加油喝采声震耳欲聋,争斗趋向白热化。
  若尘最关注於峰和张跑跑。於峰先行挑战,若尘让他挑战第八名西区勇士魏猛。魏猛已遇多人挑战,实力下降,於峰的魂剑又让他防不胜防,果然一战成功,重伤了魏猛的神魂。魏猛落马后,不敢反挑於峰,只是将刚占第十位的选手挑落,重回前十。
  很明显於峰实力偏弱,他又成众矢之的,在击退三轮挑战者后,终于被打下擂台,排名二十八位,结束了他的勇士大赛之旅。这对于津城来讲,已是创历史的成绩。
  若尘在旁观看,不禁想到,这种赛制最有利的位次应是十一名,以逸待劳,一击就可进前十,而前十名中后五人简直就是靶子,一直被穷追猛打。他把此理告诉卫红娟,卫红娟深以为然,这可是极其宝贵的大赛经验。
  由于前七人太凶悍,宁炜又连攻不下,后来挑战者皆针对第八名和第十名打主意,以致于这两个位置不断换人。于青、王宝华、马骏、格理尔、李之树等都曾占据过这两个位置,但都不超过两轮就被挑落,战况十分惨烈。
  轮到张跑跑挑战了,若尘让他挑战第六名斯蒂夫,此人虽是南区第一,修为很高,但魂体不够凝实,容易受伤。张跑跑凭绝世轻功,破魂指连连刺穿其魂体,令其动作迟缓,反应不及,将其击败。
  斯蒂夫恨极张跑跑,但对其魂刺很忌惮,只好挑战第八名,再回前十位。
  后面还有四人,均是有极高修为的天才,有两人挑战张跑跑,均被跑跑重伤魂体,还有一人挑战斯蒂夫,被斯蒂夫含愤一掌击晕,剩下第十一名西区名将余羽将第十名挑落,他成了最后一个幸运儿。
  至此,前十名已定,依次是若尘、关小闲、战仙、格悟尔、约克、张跑跑、傲世、斯蒂夫、宁炜、余羽。中区实力极强,占有五席,也能客观反映神州大陆的武学状态。
  接下来是宁炜挑战,他已精疲力竭,守住此位已是不易。但他未放弃挑战权,宣布挑战若尘。
  全场又激动起来,本以为看不到若尘交战,现在竟是中区宁炜挑战。转念一想,大家都理解宁炜的骄傲,要输也要输给值得输的人。
  若尘也很高兴,知宁炜希望画一个圆满句号,兴致勃勃上台应战。他用神念吩咐宁炜尽情进攻,将自己最强武技尽数彰显。
  宁炜挥剑直击,气势如虹,若尘不以魂体小儿应对,只是挥动竹棒,在宁炜的剑花中穿来插去,两人斗得煞是好看。宁炜前几战苦苦相持,处心积虑找敌破绽,力争一击制敌,心力消耗极大,现在若尘让他恣意施展,毫无心理负担,正是一种最佳的心理放松治疗。酣畅淋漓之时,宁炜纵身长啸,长剑竟吞吐出剑芒,修为一下子突破到巅峰期,正如当初张跑跑擂台突破一样,经历了长时间高压,再得以尽情释放,突破机会瞬间来临。
  宁炜伫立空中,激动得热泪涌流,不能自制。若尘飞身过去,抱着他大声祝贺:“恭喜恭喜,真是神奇。”
  宁炜对若尘深深一揖,他知道正是若尘刚才的有意引导,才让他拥有突破机遇,这是修炼者最难遇到的神奇经历。
  全场人见证了宁炜突破的奇迹,欢呼声震天。众人皆知每个境界的突破都极为艰难,越往上越是要靠机遇,有些人卡在圆满期顶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无法寸进一步,就是因为缺少这样的机遇。关小闲、战仙、格悟尔等皆向宁炜祝贺,有些人内心虽然嫉妒,但也无可奈何。
  宁炜自是宣布认输,他已功成名就,这届神州勇士大赛是属于他的传奇。
  接下来是傲世挑战。他本来想挑战关小闲,但看到宁炜的突破,心理也痒兮兮的。前面他也接受了多轮挑战,但远没有宁炜承受的压力巨大,估计要战台突破很难。“不尝试一下谁知道呢?”他心里想,马上宣布挑战若尘。
  全场大哗,刚看到宁炜突破的奇迹,难道还会出现第二个?
  若尘也很兴奋,能助宁炜突破,他已是喜出望外,如果再能助傲世一臂之力,这才是真正的勇士之王。他蹦上擂台,在台上手舞足蹈,一支翠竹在手指上滴溜溜乱转,逗得台下笑声一片。
  “若尘,你是当之无愧的勇士之王,我不求能战胜你,只想从你这里得到更多的压力和指点。”傲世早已没有了当初对若尘的芥蒂,只有钦佩和敬仰。
  “哈哈,今天我就要打得你团团转。”若尘嚷着,满脸笑意。
  “求之不得。”傲世一揖,顺势金锏挥出,刮着风声,直劈若尘。若尘不避不挡,神魂境巅峰期气息甫发,空气似乎突然凝滞,傲世猛的停顿,咬牙切齿,全身蓄力向上抗着,与这泰山压顶式的压力拼命抗衡。
  “勇士之王,这是勇士之王的气势。”全场惊呼,若尘的霸王气息第一次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