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那一年风雪狂飙


小说:无耻之徒  作者:走过青春岁月
  一年后,彼司克。
  “不是说带我出来看公司的土地吗?”李牧野有些不耐烦的对白鹏问道:“怎么跑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地方?”
  吉普车行驶在彼司克的原野上已经四个小时,放眼车外景观,依旧是一片荒凉。
  “早就到了啊。”白鹏一脸委屈看着李牧野,道:“这一路走过来,经过的全都是牧野农业的土地,再往前大约还有两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一号农场的边缘了,一共是五座农场,咱们争取半个月内都跑到了。”
  “我去你大爷的!”李牧野破口大骂道:“你当老子真有那么多闲工夫陪你在这漫山遍野的瞎跑吗?”立即指示老崔调头回彼司克,又对白鹏问道:“你丈量过了吗?这五个农场全部加起来的面积究竟有多大?”
  白鹏道:“没法丈量,我倒是请过测绘人员粗略估算过,连同伏尔加格勒那边的牧场在内,大概有个十几万平方公里。”
  李牧野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印象是我们的宝岛台湾似乎只有三万多平方公里。俄联邦政府为了拾掇古尔诺夫还真是舍得投入大手笔呀,拿这么大面积的农场土地入股农工银行,全部种植成农田,不但解决了数千万吨的粮食缺口,还一口吃掉古尔诺夫手里大部分的股权。
  眼望沃野万里绵绵不绝,这个时候,李牧野最关心的不是古尔诺夫会怎样想,而是自己在新牧野农业里占据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价值几何。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具体的概念,总之老子现在是真正的暴发户大土豪了。李牧野在心中做出总结。
  一年前曾经跟古尔诺夫有过一次深谈。事情进行的比想象中还要顺利。从古尔诺夫的语气中听得出,很多事情这老家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政府方面通过李牧野向他提出的条件他几乎是全盘接受了。从九七年到零一年,古尔诺夫一家六口被限制出行了整整四年,个中滋味老家伙早就受够了。
  提莫夫言而有信,在这一年当中,古尔诺夫的一个闺女和三个儿子都已经被允许出境离开俄罗斯。目前已经走了三个,只剩下最小的儿子选择留在父母身边。在此之前,他们一家因为担心被绑架或暗杀,甚至都不太敢离开古尔诺夫庄园去莫斯科的商场里转一圈。
  新的农业公司成立后,管理层做出了很大调整。政府方面作为最大股东,派来一个叫梅德洛夫的中年人出任CEO,古尔诺夫成了名义上的董事会主席,白鹏和安德烈分别继续担任两边牧场和农庄的总经理。李牧野作为董事会成员,拥有新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权。
  尽管这几年农工银行的市值一再缩水,但依然是超过八十亿美金的大集团。这就意味着李牧野手里的股权价值至少在名义上已经达到十五亿美金。只是受到一年内不可以套现的合约内容限制,想要把股权变成钱还要一段时间。
  十月末的彼司克,已经完全是严冬的气候,寒雪盖地,北风呼啸,吹的大地生烟。
  李牧野看着窗外的狂野辽阔景致,心中踌躇满志,老子这一路狂奔,蒙着眼睛一头扎到这异国他乡来,把脑袋瓜子别在腰带上,玩命的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今天总算是打下了一座真正意义的江山。
  可这座江山未来的女主人却还在遥远的美利坚求学。一想到张娜,李牧野的心情不免多了几分惆怅。娜娜现在也不知怎样了,很长时间没有她的消息,李牧野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正因为思念,所以才要用更大的毅力强迫自己不去想关于娜娜的事情。否则,眼前什么事都做不好。
  前段时间忙着生死攸关的大事无暇他顾,这一回总算可以得到短暂的喘息之机,又不禁想起儿女私情来。有一阵子没向孟凡冰打听娜娜的近况了。之前叮嘱过安德烈,不得将自己在这边的情况透露给孟凡冰知道,估计这小子也没胆量违抗自己的意志。
  老崔把车停在路边,李牧野拨通了孟凡冰的电话。
  “我是李牧野,能跟你聊几句吗?”
  “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孟凡冰在电话那边笑着说道:“这么长时间不跟我联络,还以为你飞黄腾达把老朋友都给忘了呢。”
  李牧野愣了一下,思忖是不是安德烈这厮跟她说了什么。
  孟凡冰那边却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跟你开玩笑的啦。”又道:“说罢,找我什么事?你这家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是不是在外头碰上麻烦事了才想起我这个老朋友啊?”
  她的口气老练油滑,带着一股子趾高气扬的得意。李牧野听着她略带一点上海口音的东北腔,忽然觉得蛮有趣的,这女人除了一副好皮囊外,其他方面简直一塌糊涂,虚荣,拜金,翻脸无情,并且十分的不守妇道。但对自己而言,她却是如此的真实,听到她的声音,就想到了自己同样一塌糊涂的青春期。
  一直以来,李牧野真正的朋友都不多,上学的时候,除了张娜外,别的同学都对他这个传说中的精神病人畏惧如虎。认真算起来,只有孟凡冰还算是自己接触最多的发小。
  人的感情有时候会很奇妙,身在异乡久了,听到故人的声音都会觉得倍加亲近。更何况李牧野跟孟凡冰曾经不仅仅是故人那么简单。虽然她有点水性杨花,但却是个豪爽开朗十分健谈的人。不作为情人,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其实还是有一些可取之处的。至少在李牧野眼中,她够简单,而且还有点十分难得的大女人义气。
  “没什么麻烦事,就是想起你来了,给你打个电话聊几句。”
  “国际长途很贵的哎。”孟凡冰语气夸张,道:“不过反正都是你消费,说,想聊什么?是不是又想让我当传声筒啊?我可先跟你说明白了,关于张娜的事情我只能告诉你我知道的,绝不会为你传递任何消息。”
  “她还好吗?”李牧野问了一个没什么营养的问题。
  “她好的很,不好的人是我。”孟凡冰似乎一肚子委屈,道:“能不好吗?未来老公是市值千亿美金的珠宝上市公司的小开,还是公司泛太平洋西区行政总监,如今正跑到上海来兴建物业,那大楼盖的老高了,什么叫青年才俊,搁到这刘麒身上都有些辱没他了,你就说这张娜她哪点比我好了,凭什么就让她找了这么个未婚夫。”
  “哎我去,我隔着一万公里都能闻到你喷出来的这股子老陈醋味儿。”李牧野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道:“我是让你跟我说说她的情况,不是让你跟我这瞎嘚嘚不相干的人。”
  孟凡冰道:“李牧野,你这可有点不识好歹了,姐这是帮你认清形势呢,懂吗?对你来说,越早知道竞争对手的情况,就越早能明白你就是一只瞎眼的癞蛤蟆。”
  “癞蛤蟆就癞蛤蟆,怎么还瞎眼了?”李牧野不以为意的问。
  孟凡冰嗔道:“废话,真正的白天鹅早就吃到嘴儿了,却还在这里念念不忘那只黑天鹅,你不是瞎是什么?”
  李牧野笑道:“这事儿真不赖我眼瞎,主要是你这白天鹅心太野了,根本就没准许我我这只癞蛤蟆一直霸占着你。”
  “得了吧。”孟凡冰道:“李牧野,你还别跟我来这虚头巴脑的,没看上我就是没看上我,你要敢说自己没撒谎,那我这只白天鹅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三十岁以前我还没把自己嫁出去,我就嫁给你,怎样?”
  李牧野道:“还是算了吧,我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就不祸害你了。”
  孟凡冰道:“不敢就说不敢的,你的眼中心中始终只有一个张娜,上中学那会儿我就瞧出来了。”又道:“咱们也算好过一回吧,可你心里头根本没有装过我,当初分手的时候虽然是我提出来的,可最不舍的也是我,而你呢,头天说分手,第二天就跟我爸要了三万块钱分手费,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男人,你这心里头哪怕有我一头发丝的位置,也做不出这损事儿吧。”
  鲁源说,男人翻后账是余恨未绝,而女人找后账,多半是余情难了。
  李牧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话锋一转道:“不是说张娜的事情吗?怎么又扯到咱们俩身上了?”
  孟凡冰道:“张娜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前阵子我在一个慈善拍卖晚宴上见过她一次,寒暄了几句,她还在读医学院,看上去状态不错,跟她未婚夫在一起,满身名牌珠宝,比以前会打扮了,她姑奶奶想回上海定居发展,她说要完成学业以后才会考虑回国,李牧野,你听我一句劝吧,别痴心妄想了,就她那个未婚夫,拔根腿毛都比你腰粗,你们俩的差距太大了。”
  李牧野有点烦躁,不客气的说道:“想不想是我的问题,正如你说的,我这心里头就装进去她一个,不管她是什么状态,就算是嫁了十八回,第十九回才想到我了我也照娶不误,你孟凡冰就是找一百个男人都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李牧野,你他吗就是个大混蛋!”孟凡冰气的破口大骂,狠狠挂断了电话。
  李牧野举着电话,根本没有意识到那边已经挂断。满脑子里全都是娜娜穿着晚礼服浅笑嫣然的样子。
  白鹏拿着电话凑过来,问道:“野哥,金香姬来电话找您,说您的电话打不通,打到我这儿来了。”
  这娘们儿又要做什么?李牧野脑子里一闪念,接过电话道:“我是李牧野,找我什么事?”
  金香姬道:“我父亲来了,需要尽快见到你!”
  “你父亲?”李牧野心头暗凛,金香姬这个老爹的名头已经不止一次听说了,据说这个朝鲜人民军英雄是唯一活着的金太阳荣誉勋章获得者,在谍报战线和特种作战两个领域内功勋卓著。多次粉碎了西方某国针对领袖将军家族成员的迫害行动。是二代金将军最信重的国之利刃。这老家伙忽然跑到莫斯科来见自己,能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