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把二十四章 拳对拳


小说:无耻之徒  作者:走过青春岁月
  经常听人说男子汉拿得起放得下,谈何容易。
  已经融入到骨子里成为生命一部分的情感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夜晚,圣玛利亚医院的医生公寓外。
  商务车悄然驶入,老崔把车停稳后转身对闭目养神的李牧野说,大哥,到地方了。
  “你自己回去吧,我今晚留在车里睡。”
  老崔提醒道:“跟张海潮约的是明天上午九点钟,你明天就算不用出手也该保持一个好的状态。”
  “回去以后更睡不着。”李牧野道:“没事,我就在这里安静的看看她,心里头能踏实些。”
  老崔叹了口气,不放心道:“要不我还是留下来陪你吧。”
  “不需要。”李牧野断然拒绝,道:“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这里婆婆妈妈的,长的五大三粗的,都不如一好老娘们儿干脆利落,就这点,你老婆比你强百倍,难怪能把你收拾的恨不得裤衩子上锁。”
  老崔面皮微红,道:“我那是看她跟我生儿育女不容易,所以让着她,不然她还能打过我吗?”
  李牧野笑道:“行了,少吹两句牛皮你死不了,再晚回去半小时,我担心你明天都上不去擂台。”
  老崔被挤兑走了,车里只剩下李牧野自己。
  张娜被安排在三楼的最右边的单间,灯光正亮着,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她正对着电脑的身影。
  夜凉如水,我心飞扬,眼中有你,一切都好。
  谢谢你为我心中保留下一片纯净之地,愿你余生纯净,安享岁月静好。
  发动车,转身离去。明天起,携雄兵,征伐天下。
  搏击俱乐部,台上布置成囚笼,老崔和李洛文分立两边相互敌视着。
  台下摆了两把椅子,李牧野和张海潮并排而坐,彼此脸上都挂着自信的微笑。
  “小老弟,你好手段呀,三言两语,就凭两个人便把我挤兑到了这里,可惜这次你们遇到了老李,注定了翻不起多大浪花来了。”张海潮翘着二郎腿,自信的说道:“你知道老李当年是跟随混的吗?”
  李牧野意态悠闲,安坐如山,笑道:“张先生,你或许觉着自己人多,本不该用这种一对一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咱们打个赌如何?”
  “哦?”张海潮颇感兴趣的问道:“怎么个赌法。”
  李牧野道:“简单,台上这俩人分出输赢后,如果我的兄弟输了,锦江摆酒遍请海上名流向你谢罪,你手下人的腿是我掰断的,一百万美金作为赔偿,你老兄有里子也有面子了。”又道:“如果是这位老李老师输了也很简单,你手下的伤自己治去,这件事就此结束。”
  “这不大合适吧?”
  “我的话还没说完。”李牧野续道:“知道你心里不服气,所以再给你一个机会,这次咱们玩把大的,你找五十个人出来,我也找五十个,寻个空旷的地方来一场群殴。”
  “五十个有点夸张了吧。”张海潮道:“我们是生意人,不是黑社会,再说兵在精而不在多,我看各出十个好了。”
  李牧野道:“折中一下,就二十个人吧。”
  张海潮想了想,同意了,问道:“赌注是什么?”
  李牧野道:“你是做国际贸易的,我跟你是同行,听说你在欧洲那边有路子,我想借你老兄一条路走走。”
  张海潮眼珠转了转,道:“你要是输了呢?”
  李牧野摇头,底气十足的说道:“没有这个可能。”
  “话说的有点满吧。”张海潮不悦的说道。
  李牧野没跟他废话,直接让在外面等候的彼得洛维奇带着一干轮胎帮弟兄进来。张海潮听到鱼贯而入的动静,循声望过去,顿时傻了眼。好一会儿才长出一口气,撇嘴道:“你老弟还真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啊,这也太夸张了吧?”
  “是和是战全在张兄你一念之间。”李牧野道:“我这个人做生意向来喜欢有钱大家赚的模式。”
  张海潮想了想,道:“这事儿还得容我在考虑一下,不过刚才咱们说的那个二十个对二十个我看还是算了吧。”
  李牧野嘿的一笑,一指台上道:“可以开始了。”
  规则就是没规则,各凭本事随便发挥,打出任何后果都自行承担。
  李洛文摆出了一副比较古典的拳架子。老崔只是简单的弓腰前倾探出双手缓慢迫近。
  嘣的一声!李洛文猛地一跺脚,整个人好似离弦之箭冲向老崔,拳封上三路,脚踢迎面骨,居然是典型的北派戳脚功夫。对手速度陡然增加,老崔却依然不慌不忙,眼看着李洛文到了眼前才突然往前一步,腿撞在李洛文的脚尖上,同时一拳凶狠的砸在李洛文架起的双臂上。
  噗通!接着是一声闷哼,李洛文整个人被这一下撞击的倒飞出去。而老崔却是纹丝不动。
  他还来不及站稳脚步,老崔的拳头便追了上来。这大山一样的巨汉一旦动起来竟如脱兔,动作竟丝毫不比他慢多少。砂锅大的拳头挂着猛烈的罡风扑向面门,李洛文意识到没办法招架,赶忙敏捷的一低头避过。老崔一拳击空,胸前空门大露,李洛文趁这个机会一下子切了进来。
  膝撞,肘击,上下同时命中。
  李洛文已经用上了全身力道,把自己整个人如同一把锤子似的丢出去,几十年的功力全在这一下体现出来了。换做一般高手,受了这一下会立即失去战斗力。可老崔却稳如泰山,反而一下子抓住了李洛文的双肩。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拳法有一力降十会,功力大过理的说法。
  一瞬间,李洛文就意识到自己输了。他奋力倒翻想要逃脱老崔的掌控。但压在双肩上的大手却好比两座大山一般沉重,他根本动弹不得。腰力一松,双腿弯曲,登时被按倒在台上。老崔抡起拳头对准他的脑袋一拳砸下!
  啊!李洛文知道老崔的拳有多重,只道这一拳下来不死也得留下终身残疾,失声叫了出来。
  碾压!
  拳锋停顿在李洛文的面门前,老崔后撤一步,双手合十道:“李老师,承让了。”
  李洛文惊讶的看着这个汉语八级的老外,又惭愧又感激,起身还礼道:“多谢手下留情。”
  这一场之前被认为会是龙争虎斗的决斗就这么以超出人们想象的短暂方式结束了。
  张海潮完全看傻了,在他眼中半仙似的国术大师竟然就这么败了。他是见过李洛文出手轻而易举打倒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也曾见过他的拳头轻而易举砸断半尺厚的石板,所以才会对他这么有信心。
  李牧野道:“结束的有点快了,但还算精彩,张老兄,咱们之间的官司了结了。”
  张海潮讪笑着,先前的牛皮吹大了,这会儿有点尴尬,人家手下留情他还是看得到的。抱拳道:“就这么说,老弟要是给面子,我就在锦江楼摆酒,咱们把酒言欢,今后交个朋友怎么样?”
  李牧野含笑点头欣然同意道:“好,就按你老兄的意思办。”
  文的武的先后粉墨登场,接下来该轮到谁了?
  李牧野又回到了周平的房子里,何晓琪居然还赖在这里没走。见到李牧野毫发未损的回到这里,她先是有一点点不好意思,然后解释道:“其实那天我是想跟过去的,可我是个女孩子呀,张海潮父子两个可是上海滩有名的混蛋。”
  “没事。”李牧野道:“能理解,毕竟我是个外来者。”
  何晓琪问道:“你这些天都没回来,跟张海潮的事情解决了吗?”
  “嗯。”李牧野点头道:“张海潮这个人好像并非你们传说的那么不讲道理,只是人比较容易冲动而已。”
  何晓琪道:“我听别人说你跟他约了一场拳来结束那件事?”
  李牧野笑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何晓琪道:“张皓宸总跟我吹牛说他们家有一位半仙一样的大高手,号称能弹指断砖,该不会被老崔给打败了吧?”
  张皓宸就是张海潮的儿子,那天在船上也有他一个。
  李牧野道:“砖头不是人,老崔也比砖头硬的多。”
  何晓琪道:“表叔,这事儿你办的可不漂亮,你弄一个俄国大力士来上海跟我们的国术高手打擂台,知道这叫什么吗?”
  “汉奸?”李牧野笑了笑,反问道:“那你觉得我和老崔在一起,谁听谁的?”
  汉奸都是三孙子,李牧野就算是在提莫夫面前也都是爷的级别。
  “当然是他听你的了。”何晓琪想了想,笑道:“那要这么说的话他就是俄奸。”
  “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李牧野道:“但有些事情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是太复杂了。”
  何晓琪道:“说的神秘兮兮的,其实不就是那些老家伙们在跟你斗心眼吗?张海潮上岸做起国际贸易生意,最初就是沈培军给撘的桥,沈培军想跟你合伙做生意,却又不想太被动啦,所以就设计了张海潮去找你麻烦,然后他再出来装好人,结果你没上当,自己就把张海潮给摆平了,你显露了实力,沈培军也看到了你的力量,现在局面僵持,该轮到和事佬出来啦。”
  “夸你聪明还真夸对了。”李牧野笑问道:“那你帮我猜猜,这个和事佬会是哪个?”
  何晓琪道:“这个人在沪上商圈一定很有威望,而且还要跟你有些交情,貌似这样的人物并不多嘛。”
  “是啊!”李牧野看着她,道:“算来算去好像只有一个。”
  何晓琪道:“你不就想说是老何吗?算你猜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