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天上能掉馅饼吗


小说:山野小村官  作者:书生出村
  雷小波当着这个实力强大的情敌的面,有意这样亲呢地称呼霍思燕。茅总涵养很好,他不动声色地微笑着,眯眼观察着霍思燕的反映。
  霍思燕十分尴尬,可雷小波说的实话,她也没法否认,就绞着手默认。最近茅总追她追得很紧,她在他面前多次说她有男朋友,茅总却说只要你们没有结婚,我就还有资格追求你。
  茅总既富有而又斯文,各方面表现都不错,她是很中意的。而雷小波吧?虽然穷了一点,却也一直在变化,是一个潜力股。尽管对他坚持去穷村当村官有看法,却也没有跟他到断绝关系的地步,所以这段时间,她的思想斗争非常激烈,在感情的天平上左右摇摆。雷小波不给她发微信,打电话,他也就不发,不打。因为她在茅总潜移默化的关怀与追求下,她的天平正在慢慢在倾斜。
  茅总见他们都很尴尬,就大度地笑了笑说:“霍思燕应聘到我们单位以后,各方面表现都很好,业务精,思想好,又敬业,已经成了我们公司的业务骨干,赢得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也包括我。呃,我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还没有女朋友,所以对她也产生了好感。雷小波村官,这一点,我可以当着你的面承认。”
  雷小波心里大惊,我真的遇到厉害的情敌了,他公开抢我女朋友,还说得那么坦荡,那么理直气壮,一点羞耻感也没有。针对这样一个情敌,我就该怎么办?雷小波心里暗想,他越是这样知书达礼,用斯文的方式跟我抢女朋友,我还真不能跟他翻脸,争吵。否则,就显得我雷小波气量太小,心虚软弱。那样,就等于把燕燕往他的怀里推啊。
  霍思燕听了这句老板公开的表态性的话,脸色更红,头垂得更低了。
  雷小波还没想好应对的话,茅总又气度非凡地说:“雷小波,我们可以公平竞争嘛。在你们没有结婚前,我想我还是有资格参与竞争的。但我可以向你表个态,我茅丰收绝对不会采用卑劣手段,夺人所爱。如果霍思燕能够理解你的工作,愿意跟你结婚,以后跟你去乡下享清福,我就自动退避三舍,并且祝褔你们。可要是她不理解你的工作,不肯跟你到乡下去受穷挨苦,我就当仁不让了。”
  这是一种无耻的桃唆,是当着他的面在做霍思燕的思想工作。雷小波心里很是不爽。
  茅总又说:“说实话,我对你到贫穷的乡村当村官,也不太理解,不要说霍思燕这样的女孩子了。做村官有什么前途?又能赚多少钱呢?我问你,你现在工资是多少?”
  雷小波胸中的气囊已经鼓了起来,但他还是拼命地压制着,不让它爆发,也是那样斯文地说:“我现在工薪一千元。”他还没说下去,茅丰收就轻蔑地淡笑起来。
  霍思燕被笑得越发窘迫,雷小波也被笑得越发恼火。沉默了一会,雷小波开始还击,但他依然平静地说:“我承认,我的工资是很低。但我认为,我为我们村脱贫致富,建设美丽乡村四处奔波,艰苦拼搏,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跟你光知道赚钱发财,考虑个人私利要有意义得多。”
  茅丰收提着嘴角,嘲讽地一笑说:“雷先生的思想很好,我要向你学习。可是,你思想这么好,能在市里买房子吗?能给霍思燕带来幸福生活吗?”他目光直直盯着霍思燕,胸有成竹地说:“你让霍思燕说说看,她对你拿一千元工资却又沾沾自喜的表现满意吗?她愿意跟你到贫穷的乡村去生活吗?”
  霍思燕咬着嘴唇,摇了摇身子,不敢说话。雷小波心头的一股怒火直冲头顶。这个家伙在用自己的富有,嘲笑我的贫穷。用他的物质财富诱惑霍思燕,说服霍思燕,争抢霍思燕。
  对这样一个强大的情敌再不反击,霍思燕就会被他抢走。于是,他也颇有风度地看着茅丰收,不客气地说:“茅总,你自恃有些财富,就看不起我,就想说服霍思燕跟你谈。那么,我问你,你到目前为上,总共有多少财富?”
  茅丰收没想到他出言不逊,先是一愣,继而挺直胸脯,不无骄傲地说:“我少说也有五千万资产,你呢?你有多少资产?你有资格追求霍思燕吗?”
  雷小波皱着眉头说:“照你的说法,只有有钱,才有资格追求霍思燕?那么,我要告诉你一个事实,现在社会上许多富人,思想品质都很差,都很花心,甚至都是违法犯罪分子,都是靠不择手段,赚的不义之财。所以我认为,看一个人不应该只看他的财富,而应该看他的品行,看他的发展潜力。我可以这样说,如果我贪财的话,在未来二三年内,我可以弄到五个亿的财富,比你多十倍。但我不会这样做,我不会只考虑自己发财,不顾老百姓死活。我要为贫穷的老百姓着想,为他们赚钱。因此,我觉得,我比你更有资格追求霍思燕。”
  霍思燕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猛地站起来,生气地说:“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哪?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说着转脸对雷小波说,“你快走,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好好,我走。”雷小波跟着站起来,转身往外走。从霍思燕的态度看,她还是向着我的。雷小波在往外走的时候,欣慰地想,我还是有获胜希望的。
  茅丰收颇有君子风度地站起来送他们。送到门口,他对着雷小波的背影说:“雷村官,欢迎你再来我们公司指教。”
  雷小波见霍思燕的同事都在看着他们,就回头对茅丰收说:“茅总,我希望你不要食言。我们可以进行公开公平的竞争,但你不要用你的物质财富,来诱惑霍思燕。更不要利用你的职务之便,骚扰霍思燕,强迫霍思燕。”
  霍思燕的同事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稚嫩、腼腆的男生说话如此厉害。直言不讳,还能底气十足地挑衅茅总,警告茅总。有人小声说:“这个小伙子竟然这么厉害,看不出,一点也看不出。”
  茅丰收也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十分柔弱的情敌,敢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如此强势的话。他还没想好回击的话,雷小波又胸有成竹地说:“茅总,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我就对你不客气。为了获得霍思燕的芳心,我可以像普西金一样,跟你进行决斗。谁取胜,谁就拥用她的一切。”
  “啊?”霍思燕的同事个个都惊讶地“啊”出声来。霍思燕却羞愧难当,也有些恼羞成怒。她上前一把拉过雷小波的衣袖,说:“你人来风了是不是?快走。”
  说着就拉着雷小波往电梯口走,他们的背后立刻爆发出一阵含意复杂的大笑。
  走到楼下,霍思燕唬着他,埋怨说:“你今天这是怎么啦?没经过我同意,就闯到我单位里来,给我丢人现眼。”
  雷小波听她这样说,心里好开心。霍思燕能这样说,就是向着我的一种表示。所以我可以这样说,到目前为上,霍思燕还是属于我的。
  雷小波带着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霍思燕又埋怨他说:“你在茅总面前,穷争气什么呀?真是。你拿一千元工资的一个穷光蛋,比我都少了四五倍,还跟有五千万资产的一个富翁比,你就不知道害羞?你有自知之明吗?”
  雷小波说:“我还是认为,我没有说错,也没有做错。作为你这样一个高素质的美女,不能光用财富多少来衡量,而应该用人品来选择对象。”
  说着就走到那辆奥迪A6车的跟前。雷小波用遥控钥匙“嘟嘟”两声打开车门,先帮霍思燕拉开后面的车门,再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坐进去,回头对霍思燕说:“我们去吃饭吧。”
  霍思燕“嗯”了一声,惊讶地问:“这车是你借的?还是租的?”雷小波说:“是我买的。今天上午刚买。”“啊?你真的买了车?我还以为你吹牛呢。这辆车多少钱?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雷小波说:“我赚的。”他还是不敢把林珊珊的事说出来。霍思燕好奇地说:“才一个多星期没见,你从哪里赚来这么多钱的?”
  雷小波不无骄傲地说:“所以说,你不要小看了你男朋友。我只要想赚钱,不要两三年,就能远远超过你们的老板。”
  霍思燕说:“你吹什么牛啊?天上能掉馅饼吗?”雷小波说:“我没有吹牛,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根据的。我告诉你我,我这次出来,就是为村里办一个厂,来跟投资商洽谈的。我可以在这个厂里占些干股。如果我能占百分之的干股,厂里一年赚五千万的话,我就有五百万的收益。十年就是五千万。这只是一个项目,我还要为村里搞其它项目,如果在这些项目上都能占些干股,我能赚多少钱?你知道吗?但我的身份,是不能要干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