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他搂过女友的肩膀


小说:山野小村官  作者:书生出村
  雷小波这样说,就是想看看霍思燕有没有股份制意识。霍思燕没有林珊珊的股份制意识,因为她听了雷小波这样说,她没有马上像林珊珊那样说:你不能要干股,就给我吧。说明她不仅没有经商赚钱的意识,还可能对我真的持一种观望的态度。
  雷小波边开车边寻找着适合的饭店。在一条街道上,他看到一个中等档次的饭店,就对霍思燕说:“我们就去那个饭店吃饭吧。”
  “行啊,你随便一点。”霍思燕诚恳地说,“不要浪费,吃饱就行。”
  雷小波停好车,出来带着霍思燕走进饭店,要了一个包房。他让霍思燕点菜,霍思燕只点了几个蔬菜就不点了。雷小波看着她勤俭持家的样子,心里又有些开心。她已经懂得持家了,这就说明,他还是对我有意的。于是,他愉快地又点了几个菜,要了酒水,就开喝了。
  他们相敬如宾地喝着,越喝越融洽,越喝情越深。燕燕还是属于我的,雷小波欣慰地想,起码到目前为止,我还是爱情的赢家。你茅丰收再富有,也没有能够赢我。
  几杯酒下肚,霍思燕脸泛红,眼晶亮,显得更加楚楚可怜。她的话也多起来,真是酒后吐真言啊。她跟雷小波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说:“小波,我还是要重复我说过的一句话:我只等你一年,一年以后,你再不回到城里来,再没有钱买新房,我就不等了。”
  雷小波听她这样说,心里又难过起来。因为他知道,只一年时间,他是不可能回到城里的,也不一定能买得起房子。那不就等于把心上人拱手让给茅丰收吗?他不服气,心里也难过,脸色红红地看着霍思燕,说:“到那个时候,你就要投入你老板的怀抱了?”
  霍思燕愣愣地看着他,坦率地承认说:“很可能是的,所以一切决定于你自己。你要是真的爱我,就朝这方面努力。否则,你就是不爱我,对我虚情假意。或者说,你不放弃我,只是一种出于不服输的虚荣心罢了。在事业与爱情之间,你到底选择哪个?由你自己决定。”
  “就不能做到两全其美吗?”雷小波动情地说:“燕燕,不管什么情况,我都不会放弃你,更不会把你拱手让给我的情敌。”
  “那就好。”霍思燕喜形于色地说:“我希望你说到做到,真正爱我。”吃了几筷菜,霍思燕忽然想起来,问:“小波,我问你,前一阵,你为什么不给我发微信,也不打电话?”
  雷小波心虚地说:“工作太忙,你不是也一样吗?不给我发微信,也不打电话。”霍思燕眨着眼睛说:“女生跟男生是不一样的,男生要主动一些嘛,女生都是矜持的。你不给我发,我给你发,像什么啊?女追男啊。”
  雷小波说:“女追男的情况,现在不要太多哦。”霍思燕骄傲地哼了一声,说:“但本姑娘决不倒追男人,因为追我的男人很多,我选择的余地很大。你也听到了,连我那个钻石王老五的老板都在追我。他可是一个很骄傲的富二代,对女人的要求很高的,一个也看不上。却不知怎么搞的,偏偏看上我,你说这是我运气好,还是我本来就优秀呢?”
  被她这样一说,雷小波真的急切起来。他眼睛紧紧盯着霍思燕,说:“照你这样说,我女朋友是个出类拔萃的女中艳杰了?”他想用幽默的语言来掩饰心头的不安和紧张,但霍思燕没有笑,他自己也笑不出来。
  霍思燕认真地说:“我暂时还是你女朋友,但一年以后是不是就难说了。我这是实话实说,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你如果一直像前一阵那样对我那么冷淡,不理不睬,就很危险,真的。你知道我老板是何如追我的吗?我说我有男朋友,是个大学生村官。他说没有关系,只要你们没有结婚,我就还来得及跟他竞争。他很有绅士风度,从来没有要求我做过什么,更不要说非礼或者骚扰了。他只是默默地关心我,有事总是带我一起出来。趁没人的时候,他就请我吃一顿饭,悄悄给我买一样东西。这样潜移默化地追一个女部下,哪个女孩子能抵抗得住?这就是我前一阵对你冷淡的原因。”
  雷小波心里的不安感和紧迫感更加强烈了,他说:“你同事都不知道你有男朋友。”
  霍思燕说:“我没跟谁说过,有人问我,我也说没有。因为你还在贫穷的农村,到底什么时候回城没有定,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就没有定,我怎么跟同事说?”
  雷小波问:“那你老板追求你的事,你同事知道吗?”霍思燕说:“有人应该有所察觉,但没有公开说过。这次你突然闯过来,给我带来的影响很大。你这个人,也真是的,没联系好,就直接闯过来,弄得我好尴尬!我真是恨死你了!”
  “我又没给你丢脸,你恨我干什么?无论从穿着上,还是谈吐上,到最后与你老板的交涉上,我都给你争了光呢。”雷小波笑了,霍思燕说的这句话以及说话的语气,还有点像他女朋友的样子。
  他狡黠地眨着眼睛,又说:“我不这样来找你,倒是不正常的,你明白吗?我就是要公开我们的关系,公开跟你老板进行竞争,甚至进行决斗。你刚才说,你老板是个富二代,那么,我就要对他保留看法。他的斯文和修养,对你的礼貌和耐心,只是暂时的,或者是装出来的。我相信,他很快就会露出真面目的。只要你一直不理他,他就会失去耐心,露出狼的本性。所以我劝你,平时要离他远点,千万不要轻易接受他的东西,更不能经常跟着他单独外出,不要相信他的花言巧语和小恩小惠。如果他要诱惑你,非礼你,或者骚扰你,强迫你,你要及时告诉我,我马上赶过来跟他交涉,甚至较量。”
  “嗯,我知道了。”霍思燕柔情绵绵地点点头,但她还是强调说,“一年之内,我会遵守我的承诺,为你守住一切的。可小波,你呢?你到底能不能说到做到?一年后回到城里来?回到我身边来。”
  雷小波只能先哄住她,说:“我尽量做到,但你要给足我一年时间。”霍思燕温柔地给他搛了一筷红烧鲤鱼,说:“我会遵守自己的诺言,可你对我到底是不是真心?前一阵,你对我这么冷淡,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我已经坦白地告诉你了,你也要对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村里,也遇到了像我这样的情况啊?”
  雷小波想到与郭凤平的关系,心虚得脸发烧,心抽紧,却极力掩饰着说:“没有,村里跟城里不一样的,都是些年纪大的留守妇女,根本不可能。”
  “没有就好。”霍思燕脸上泛起俏丽的红光,说,“有时,我心里也有些不踏实,总觉得你变得越来越神秘了。你们村里,除了你房东和她女儿外,难道就没有漂亮一点的女孩吗?我不相信,呃,什么时候,我也要到你们村里去看看。”
  “那太好了。”雷小波高兴地说,“我们村里的路已经开始修了,修得能走了,我就用车子来接你,到我们村里看看。”
  他们边喝边聊,不知不觉就快九点钟了。雷小波加快速度吃完饭,买了单,就出去送霍思燕回宿舍。开在路上的时候,雷小波忽然在一个僻静的小路上停下车。霍思燕不解地问:“你停车干什么呀?”
  雷小波没有说话,他转过脸眼睛定定地看着副驾驶位置上的霍思燕,见她确实也是十分漂亮,身材性感得让人眼馋,就冲动地一把抓住她的左手,将嘴巴凑到她手背上亲了一下。霍思燕身子一震,抽回手说:“你干吗?”
  雷小波情不自禁地说:“燕燕,我是爱你的,你不能见富思迁,被你老板俘虏过去。”说着又搂过霍思燕的肩膀,将她掰倒在自己的怀里,俯下头去要吻她。
  这既是出于爱她的真情,又想试探一下她是不是还对我有真情。雷小波边动作边想,如果她只是暂时性地应付我一下而已,她就不会让我过于亲热,就会拒绝我,不让我深入。
  果真,霍思燕只是让他在脸上亲了一口,就不让他再深入了。跟上次见面时在公园里不一样,她抿着嘴唇,坚决不让雷小波伸进去亲热。跟上次的亲热相比,这次明显有变化。霍思燕只让他在表面上亲热了一会,就使劲推开他,挣扎着从他怀里坐起来,说:“快送我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雷小波心里不开心,也更加不安,但他只能开车送她回去。车子开到她宿舍楼下,雷小波想出来抱一抱她,再与她分别。霍思燕却只是跟她摇了摇手,就转身走进楼洞,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