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苦衷 (一)


小说:长生庄主  作者:天上有飞鱼
  “你就当我是一个路人,一个因为好奇心,过来看看这九指帮究竟是何方神圣的普通路人。”宁小堂淡淡说道,而后双手搭在了沈凝儿两姐弟的肩膀上。
  下一瞬间,三人身子轻轻一飘,仿佛一缕青烟,从山寨围栏上,缓缓落向地面。
  “萧师妹,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那三人好像之前在巷子口出现过,恐怕他们是一路跟我们到这里的。”旁边的唐姓男子开口问道。
  萧姓姑娘微微皱了皱眉,之前在巷子口,她根本就没有在意眼前这三人,以为只是寻常百姓。可让她没想到,对方竟会是一位实力恐怖的大高手,她根本无法看出对方的深浅。
  这样的人物,她又怎会把其当作是一个普通的路人?
  萧姓姑娘问道:“你不是和九指帮一伙的?”
  宁小堂反问道:“你觉得我像吗?”
  “不像。”萧姓姑娘微微摇了摇头,因为在她想来,以对方的武功,若真是九指帮成员,大可直接杀了自己,何必跟自己废话?
  宁小堂笑了笑,不再说什么,转过头望向那几位九指帮成员。
  这些九指帮成员,除了巷子口出现过的那位黑袍人外,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青衣老者,以及八位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
  当然,以宁小堂的六感,他自然也注意到了寨子中其他屋子,还躲着不少人,那些人时不时偷偷地朝这边望来。
  只是他们大多都是连十五岁都没有到的孩子,宁小堂也不在意。
  此时此刻,宁小堂隐隐有种感觉,这个九指帮,恐怕与传言的有些不太一样。
  宁小堂扫了眼寨子后,又把目光投向了那位黑袍人。
  事实上,那位黑袍人看上去年龄并不大,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宁小堂还注意到了他的左手,少了一根小手指。
  见宁小堂望来,那黑袍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显然他对宁小堂表现出来的武功,忌惮不已。
  “说说看吧,你们究竟有什么苦衷?”宁小堂平静地开口问道。
  那黑袍人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我说,我割走了那些流民孩子的小手指,是在救他们的命,你信不信?”
  旁边的那萧姓姑娘听到这话后,不由地呸了一声,道:“真是天大的笑话,无缘无故割去人家小孩的小手指,让他们落下终身残疾,竟然说是救他们的命!我还从未见过如此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无耻之徒!”
  那黑袍人哼了一声,道:“既然不信,多说无益。要杀要剐,请便。”
  那萧姓姑娘美眸一瞪,道:“好,我这就杀了你!”
  “这位姑娘请息怒,请息怒!让老头子我来向大家解释吧。”那位六十多岁青衣老者赶紧上前一步说道。
  便在这时,宁小堂忽然轻咦了一声,道:“好像有人来了。”
  就在宁小堂话音刚落,两道身影忽然从外面跃上了山寨围栏,接着一前一后纵身跳下。
  见到来人,那萧姓姑娘眼睛不由一亮,露出惊喜之色。
  “太好了,是师父来了。”
  旁边的唐姓男子也轻轻舒了口气。
  来者是两位女子,一位是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另一位是十五六岁的少女。
  萧姓姑娘对她们大声说道:“师父,师妹,我们在这里。”
  围栏下,中年女子和少女,都瞧见了这边的情况。
  两人看到萧姓姑娘和唐姓男子安然无恙,不由松了口气。
  但紧接着,当她们看清楚宁小堂的容貌后,都微微一愣,而后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
  那少女当即跑了过来,对宁小堂施了一礼,说道:“紫烟见过前辈,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旁边,那萧姓姑娘和唐姓男子,都一脸愕然地望着少女。
  “师妹,你……他,前辈?”萧姓姑娘满眼的疑惑和不解。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是让她大吃一惊,满眼不可思议。
  只见那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她先是犹豫了一下,接着同样朝宁小堂施了一礼,说道:“见过前辈,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前辈。”
  这一瞬间,那萧姓姑娘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彻底石化了,呆若木鸡。
  连自家师父,也朝这位年轻公子施礼喊前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萧姓姑娘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匪夷所思。
  宁小堂朝两人微微一笑,说道:“是你们啊,好久不见。”
  原来这两人,正是峨嵋派的苏妙云和她的徒弟唐紫烟。
  宁小堂与她们,也有几面之缘。
  唐紫烟疑惑道:“前辈你怎么在这里啊?”
  宁小堂道:“我对那个什么九指帮十分好奇,所以就过来看看。”
  唐紫烟道:“原来前辈也是为了那九指帮而来啊。”
  “正是。”宁小堂点头道,“你们来得刚好,或许有些故事可以听,不妨先一起听听吧。”
  苏妙云和唐紫烟两人露出一丝疑惑,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
  宁小堂对那青衣老者道:“请继续。”
  那青衣老者愣了一下,随后回过神来,说道:“想必你们都听说过济世堂吧。”
  此时,那萧姓姑娘也平复了心绪,听到青衣老者这话,忍不住冷哼一声道:“自然听过,我们都知道,济世堂乃是蜀州首富万安通开办,是一处扶危济困、博施济众的场所。”
  “据我说知,这些年来,济世堂收留了许多流民小孩。让他们衣食无忧,不再受饥寒之苦。哪像你们九指帮,连流民的小孩都不放过,竟然割他们的手指,让他们致残!这世上,怎么会有你们这样凶残恶毒之人!”
  青衣老者叹了口气,道:“唉,恐怕世人全都是这么认为吧?”
  萧姓姑娘、唐姓男子,以及苏妙云、唐紫烟,都冷冷地望着青衣老者。
  沈凝儿和沈悦悦,也微微皱了皱眉。
  因为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
  只有宁小堂,依然一脸平静,情绪没有丝毫波澜。他静静地望着青衣老者,等待着对方解释。
  青衣老者道:“若是我说,那济世堂,才是真正的人间魔窟、邪恶之所,你们信吗?”
  见到萧姓姑娘等人的表情,青衣老者露出一丝苦笑,说道:“所以啊,这便是我们的苦衷。当我们说出真相,没人会相信。我们所能做的,便是尽我们之力,尽量多挽救一些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