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苦衷 (二)


小说:长生庄主  作者:天上有飞鱼
  青衣老者微微沉默了一会儿。
  随后,他继续说道:“虽然我说出来,你们恐怕不会相信。但是,济世堂收留那些流民的孩子,绝不是像他们所宣传的那般,是在扶危济困,他们是另有目的。”
  宁小堂道:“什么目的?”
  青衣老者道:“所有被收留的流民孩子,在一年后,都会被关到一个秘密的地下宫殿。在那里,孩子们会遭受到阿鼻地狱般的非人折磨,几乎没人能够活下来。”
  宁小堂皱了皱眉,道:“你说济世堂的人收留那些孩子,别有用心,你可有证据?”
  青衣老者面色凄苦,悲叹一声,道:“我那八岁的孙女,就是死在那里的。当我发现她的尸体,我很难想象,我那孙女到底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宁小堂道:“既然是秘密地下宫殿,你孙女被关在那里,便是死了,你又如何发现她的尸体?”
  这时,那黑袍青年忽然道:“万人窟,在万人窟发现的。”
  宁小堂疑惑道:“万人窟?”
  那黑袍青年道:“那是一个隐秘的山洞,在山洞深处,有个巨大深坑。深坑中全是尸体,都是那些孩子的尸体。”
  宁小堂道:“你们怎么发现那个山洞的?”
  那黑袍青年道:“是我弟弟告诉我们的。”
  宁小堂道:“你弟弟?”
  众人都疑惑地望着黑袍青年。
  那黑袍青年解释道:“我弟弟也被济世堂收留了,他同样被送到了那处秘密地下宫殿。由于我弟弟长得比较高大,他经常被人使唤去搬运尸体。所以,他知道那处藏匿尸体的山洞。”
  宁小堂道:“既然你弟弟也被关到了那处秘密地下宫殿,他又是如何告诉你这些信息的?”
  那黑袍青年道:“因为我弟弟逃了出来。”
  逃了出来?众人听到这话,都不由微微一愣。
  苏妙云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若真像你所说,那济世堂乃是邪恶魔窟,你弟弟被关在那种秘密地下宫殿,他又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其他人也都露出怀疑之色。
  那黑袍青年道:“若是没有发生意外,我弟弟确实没法逃出来。但是后来,有一位武林前辈高手,发现了那处秘密地下宫殿,引发了混乱。再加上我弟弟经常搬运尸体,熟悉路况,所以最后,他成功逃了出来,也是唯一一个逃出来的人。”
  宁小堂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黑袍青年道:“四年前。”
  众人默然,若对方所说是真的,恐怕那位武林前辈也早已身死陨落了。
  毕竟,济世堂如今还是好好的,外面也没有什么关于济世堂的流言。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位武林前辈,被人永远地留在了那处秘密地下宫殿。
  宁小堂想了想,道:“我们能见一下你弟弟吗?”
  那黑袍青年沉默下来,片刻后,他略带伤感说道:“他已经死了,早就死了。”
  死了?众人都皱眉。
  “我弟弟逃出来找到我们后,没到一个月就死了。”那黑袍青年继续说道,“他在那处秘密地下宫殿,遭受了太多的折磨,整个身体早已经垮掉。”
  青衣老者道:“不瞒各位,老头子我便是一位大夫。夏侯青他弟弟的身体,我当时也检查了,他体内的生命精华,早已消耗殆尽,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虽然他逃了出来,但最后还是很快离开了人世。”
  宁小堂道:“那你们为何要割去那些流民孩子的小手指?”
  众人都不由竖起耳朵,对这个原因也是甚为好奇。
  那黑袍青年道:“因为狗子,还有顺子。”
  宁小堂疑惑道:“狗子?顺子?”
  那黑袍青年道:“狗子今年十三岁,右手小手指天生残缺。顺子今年十四岁,他的右腿因为小时候被砸伤,而留下了残疾。在三年前,狗子和顺子本来也是要进入济世堂的,但当济世堂的人发现他们身体是残疾的后,便把他们赶了出来。”
  “可以说,他们身上的残疾,反而成为了他们的护身符。后来,我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最终,我确定,济世堂似乎真的只收留身体完好的流民孩子。若身体上有残疾,他们都不会收留。”
  “所以,为了挽救那些流民孩子的性命,我们便想出了这个办法。割去那些孩子的小手指,人为地制造残疾。如此一来,济世堂便不会再收留那些孩子了。”
  “愚蠢!”那萧姓姑娘忍不住喝道,“你们这样做,以为真的是帮了那些孩子?难道不是另一种伤害?你们为何不去报官?按你的说法,你弟弟从那秘密地下宫殿逃了出来,那你应该知道那宫殿的位置。只要报官之后,自然可以把那些恶贼绳之以法。”
  “报官?”那黑袍青年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们没去报过官?若不是我身怀家传轻功,发现情形不对,立马逃之夭夭,我早就被那些当官的,用莫须有的罪名,给处死了。乐城那狗郡守,十有八九,早与那万安通狼狈为奸,同流合污了。”
  听到黑袍青年这话,那萧姓姑娘不由地一滞。
  众人一阵沉默,若对方所言,确实并无虚假,那此事很可能会轰动整个乐城,乃至整个蜀州。
  毕竟,那个乐善好施的蜀州首富万安通,那个博施济众的济世堂,忽然间变成了邪恶的存在,这无疑是件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的事情。
  苏妙云道:“可这些话,依然是你们的一面之词。”
  宁小堂道:“不,他可以先带我们去那个万人窟看看。若那里真的藏匿了大量孩童尸体,我想,我们基本可以确信他们所言了。到时候,你便直接带我们去那个秘密地下宫殿吧。”
  那黑袍青年道:“万人窟我可以带你们去看,但那个秘密地下宫殿,我不会带你们过去。”
  宁小堂皱了皱眉,道:“为何?”
  那黑袍青年道:“我不能带你们去白白送死。”
  宁小堂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