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不解?


小说:回到古代做神探  作者:捌元
  “的确也是,如果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的话,好像有些傻了,怀柔的事是你指使润谷去做的吧?”,临猗问道。
  “的确是我指使的,只不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就没有什么兴趣听一听吗?毕竟这个东西,我想你不只是想要结果而已吧?你还想要的是过程吧?”,临潼元点点头说道。
  他也没有什么隐瞒的,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起来,临猗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让临猗也是有些措手不及的,幸好他控制的还是不错的,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临猗眉头紧皱的看着临潼元,如果是按照这样的过程的话,接下来岂不是他会告诉自己,问什么要这样做?但思来想去的,临猗觉得好像不可能吧?那个家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自己难道还不了解吗?他是不可能会如此的简单就认输的。
  “你都如此的迫不及待了,那么我也是应该好好的问一问了,问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我想你的背后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吧?应该是独孤墨让你找一个人杀了怀柔,把怀柔的死嫁祸给杀了独孤耶的那个凶手,我说的没错吧?”,临猗问道。
  临潼元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无所畏惧的,但听到后面的时候,他轻轻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他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表情,看样子杀了独孤耶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润谷,而跟临潼元也没有太大的关系,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这样?。
  刚才的临潼元还是问什么就回答什么,时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差距的,临猗的话才刚刚说完,他就接着回答了,问什么现在沉默了这么久都没有什么回应?。
  “你都知道是独孤墨让我这样做的,你还问什么?只不过独孤耶的死,我真的是不知道,但我也想不明白独孤墨问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你可以调查清楚,那么接下来你不就可以破案了吗?”,临潼元说道,那个语气也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就这样把独孤墨出卖了,好像有些不应该吧?,他们两个人怎么说都是一起的,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对不起独孤墨了?。
  “你也用不着胡思乱想了,我只不过是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哪怕是我承认自己杀了怀柔你也做不了什么给我,更何况是我根本就没有动手,就是动动嘴而已,末方宇在那里看着,我想你也不可能杀我吧?都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为什么就不能把事情告诉你呢?”,临潼元继续说道。
  临猗无奈的摇摇头,他现在发现临潼元说的话,好像都是非常有道理的,不管怎么样,他说的没错,自己根本就做不了什么给他,不看僧面看佛面,李老二在背后呢,无影灯要的人,自己怎么样都是需要给个面子吧?。
  “的确是这样,无影灯已经开口要人了,我也不可能杀了你,所以接下来的事嘛,就是问你一些事而已,其他的根本就不会出现的,你也可以把心放回去自己的肚子里,因为你有些担心过头了”,临猗说道。
  “呵呵,没有就好了,我的确是有些担心过头了,只不过你想问什么就继续吧,要不然等会时间就来不及了,我也不知道我可以有多少的时间陪你玩,另外跟你说几句话,末方宇那个家伙就是一个白眼狼,你自己小心一些吧”,临潼元笑了笑道,但后面的话让临猗沉默了,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样想的?现在又这样说末方宇,他是把自己当成了傻子吗?。
  “你这个变来变去的话语,让我真的是有些难受,你想说什么就老老实实的说吧,我现在可以好好的听一听,毕竟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把他们两个人带回去,那个时候就可以好好的审了,反而是你需要尽快而已”,临猗说道。
  “呵呵,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希望你可以注意一些,毕竟有些东西没有你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他们的内心跟你看到是不一样的,接下来你自己小心就可以了,末小司接受了洛阳慕容家的邀请,代表他们去参加考核的事,我想你也是清楚的,只不过有一件事你不知道的是,他身边的那个凤阳红不是什么弱女子,而是末方宇的徒弟,这些话我就说到这里,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不要把我当成什么傻子,我就是觉得你挺好玩的而已,作为我的对手你真的是有资格,所以我不希望你死的那么早,现在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了,我就跟他离开了,有缘再见吧,我的弟弟”,临潼元微笑着说道。
  临潼元根本就没有去理会临猗接下来的表情,直接转过头就离开了,末方宇慢慢的往前走去,而临潼元就跟在他的身后,临猗始终是想不明白,那个家伙是不是脑残了?或者是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跟自己说的?。
  想了一会实在是想不明白,临猗也只能是放弃了,转过头看了看独孤墨还有润谷,大手一挥让赫然余人把两个人带了回去,而封印跟封样两个人都留了下来。
  “少爷,怎么了?”,封样问道,毕竟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临猗也不可能把他们两个人留下来吧?只不过临猗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问题,封样他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只能是开口问了,要不然的话,什么时候是个头?。
  “没有什么事,只不过是临潼元刚才跟我说了一些事,让我想不明白而已,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怎么样想的,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临猗无奈的说道。
  封印两人也是一头雾水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临潼元说了什么东西,所以这个时候也只能是等临猗继续说了,如果他不说,也就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们两个人的话,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听到的。
  “他告诉我,小司接受了洛阳慕容家的邀请,代表他们成为考核的队伍之一,而他身边的那个凤阳红不是什么弱女子,而是末方宇的徒弟,前面的事我们都已经清楚了,但后面的那个事让我有些想不通了,这个是怎么回事?好像是秘密吧?他就这样说出来?”,临猗说道。
  他真的是想不通后面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那个家伙是怎么样想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摆明就是他们之间的秘密,把这样的话告诉自己?。
  “这个的确是秘密,只不过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当然了我们没有把目标放在末方宇的身上而已,只要我们把目标放在他的身上,就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样子凤阳家的姐弟两都是非常奇怪的,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另外的一个却是跟看到的不一样,真的是想不到人可以变成这样”,封样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