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咱们合伙吧


小说:古代农家日常  作者:坐酌泠泠水
  杜锦宁左右看了看,没看到齐伯昆。她并不以为齐慕远是在等自己,脚下丝毫未停,径直朝外面走去。
  “喂,等等。”一个清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齐慕远的声音。
  这是喊自己?
  正迟疑间,身后齐慕远又叫道:“那个……杜锦宁。”
  杜锦宁转过身来,望向齐慕远。
  这小子,莫不是还想跟她比背书吧?或者……比种庄稼?
  看到杜锦宁疑惑的目光,齐慕远脸上露出一抹尴尬。
  他转过眼去,望着远处,语气淡淡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两边耳廓却微微发红:“你那话本,可以借我看看吗?”顿了顿,他又有些迟疑地道,“我、我可以给钱。”说完这句,他的目光投向了杜锦宁,似乎有一丝紧张,生怕提到钱,杜锦宁会发怒。
  杜锦宁心里一喜。
  这莫不又是一位喜欢看话本的有钱公子?如果是这样,她的话本倒不愁卖了。至少,不用去看那些书铺老板的脸色,受他们的盘剥。
  只是……
  她微微蹙眉,正要说话,就听有人喊她的名字:“杜锦宁!”转头一看,却见关嘉泽气喘吁吁地从书院大门跑了出来。
  “你来得正好。”杜锦宁笑着迎了上去,从怀里把话本掏出来,递给他,“这是你要的话本。”
  这话本原来她给了章鸿文的,后来因着她要一起到书院这里来,而且要去关乐和处,章鸿文又把话本还给她了,让她自己给关嘉泽或是留在关乐和处。
  可没想到,她一进去就遇上了齐家祖孙,又莫名其妙地被考了一番。等告辞出来,她完全忘了话本的事。
  要不是刚才齐慕远提起,她可能就把这话本又给揣回去了。
  关嘉泽接过话本,十分高兴,嘴里却责怪道:“要不是我追出来,你莫不又把它带回家去?”
  “嘿,我刚才忘了。”杜锦宁不好意思地笑道。
  “这位是……”关嘉泽想起刚才杜锦宁正跟旁边的这位穿着绸缎袍子的清俊少年说话,他不由问道。
  杜锦宁转头一看,便见齐慕远的目光正盯着关嘉泽手里的话本,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此时竟然有一丝委曲,她不由好笑,介绍道:“这位是你家世交齐大人的孙子齐慕远,刚才我在你叔叔处跟他见过。”
  说着她又向齐慕远道:“这位是关嘉泽,关山长的侄子。”
  “哦,你就是齐慕远?我昨儿个听我叔叔说过你。”关嘉泽性子很是开朗,一听是京中齐家的人,顿时咧开嘴笑了起来,上前拱手行礼。
  相较而言,齐慕远就冷淡得多,抬手回了个礼,道了一声“幸会”,便不理关嘉泽了,转头过来淡淡地看了杜锦宁一眼,便转身离去,显然是生气了。
  齐慕远虽性子别扭,但杜锦宁却觉得他还是挺可爱的。而且这可是以后的潜在用户,可不能把他给放跑了。
  她赶紧叫道:“齐慕远,你等等。”
  齐慕远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身来,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杜锦宁说话。
  “那话本,是关嘉泽原先向我买了的。一共三册,你刚才在山长那里翻的那本,是上册;现在我拿出来的这本,是下册。如果你想看,可以向关嘉泽借。”
  关嘉泽也是被宠着长大的,自然有着少爷脾气。刚才见齐慕远态度冷淡他就有些不喜了,这会子自然不会上赶子主动上前去要借书给别人。他只看着两人说话,一言不发。
  齐慕远站了一会儿,转过身来,看向齐慕远。顷刻,他的目光就转向了杜锦宁:“我也向你买,你再写三本给我。”
  “啊?”杜锦宁倒没想到他会提这个要求。这对她而言自然有利,不用动脑子,就能赚六两银子,她自然划算。
  “六两银子。”关嘉泽道。
  齐慕远微微一愣,看向关嘉泽:“什么?”
  “我说,三本书一共六两银子。你先把钱给杜锦宁,再把地址留给她,过两天她把书写好给你送去。”关嘉泽道。
  齐慕远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摸出一锭银子递给杜锦宁:“我打明儿个起就来书院念书,你到时候到书院找我吧。”
  “这……”杜锦宁看着那一大锭银子,怕不得有十两重,忙摇摇头,“我找不开。等后天送书过来的时候你再给吧。”
  “也好。”齐慕远点点头,收回银子放好荷包就准备离开。
  “哎,等等。”杜锦宁忙叫住他,又看向关嘉泽,“你们两人的家里反对你们在外面开铺子吗?”
  关嘉泽一愣,齐慕远也收回了正要迈开的步子,疑惑地向杜锦宁看来。
  “我想跟你们合伙一起开一家茶馆,专叫说书先生来说我写的话本。”杜锦宁道。
  说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然,我没多少钱,出的资金不多,但我可以拿话本入股。只要大家听看我的话本,想来茶馆应该能赚不少钱。”
  这是她卖话本那天起就想做的事。
  只是一来她没本钱,二来没权势和人脉,这计划只存在于空想当中。后来看关嘉泽这么喜欢看话本,便打算等混熟了,她诱骗关嘉泽跟她与章鸿文一起合伙——章鸿文和他父亲帮了她不少的忙,她有了好处,自然不会忘了他。
  除此之外,她还想开个书铺。
  后世不都是这样运作的么?写小说的,不过是码字工,辛苦程度跟农民工也差不多,还得面对无孔不入的盗版,收入菲薄。可要是能有幸被看中,卖出影视版权,收入就算比较丰厚了。在影视上市的时候,还可以反哺小说,无论是网络上还是出版都红火了起来,又可增加一笔收入。
  她现在就想这么干。
  但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书铺的事先别提,把面前的两个家伙拉下水再说。
  至于拉上齐慕远,这也是加个双保险。一来他虽然性子别扭,但似乎人不坏;二来要是关嘉泽不愿意做这行当,但齐慕远愿意,那她的计划也不至于落空了。齐慕远可也是有钱又有权的人呐。
  听得杜锦宁的话,关嘉泽和齐慕远俱都一愣。
  杜锦宁笑道:“你们可以先想想,再跟家人商量商量,再告诉我你们的决定。”
  齐慕远轻瞥关嘉泽一眼,语气淡淡地道:“不用了,我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