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二、霍尔菲德要做客


小说:率性道医  作者:守阙道人
  阿基摩德正惊着,耳边又传来盛青云的声音:“这种试探就不需要了,你们追我是为什么,说来听一下吧!”
  这话说完,阿基摩德感觉到逼退自己气势威压的那股神秘力量一下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让正准备激发更强气势抵挡的祂感觉一阵空落落的难受。
  反击落空,阿基摩德强自镇定下来,祂的目的是想知道至强者和永生之门的秘密,若是不动手能获得所要的东西,未尝不可,于是激发的气势收起,面色也平静下来,想了一想,直接开口:“既然你问,我也就不绕圈子,实话对你说,我们想知道至强者和永生之门的秘密,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们!”
  “至强者?永生之门?”盛青云这是第一次听到有至强者和永生之门的说法,还是两个处在这方宇宙顶端的九级强者向自己询问,整个人都呆懵了。
  阿基摩德和霍尔菲德在说出至强者和永生之门的时候就紧紧盯着盛青云,见盛青云听到后居然呆懵了,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懵逼状态,两‘人’心一沉:难道猜错了?它不是那地方的?不,一定不会错,这宇宙中就没有出现过,只有那个地方才会有这样的东西,他一定是故意装出来的,一定是不想告诉我们至强者和永生之门的秘密故意装出来的,对,一定是这样!
  阿基摩德和霍尔菲德不愿相信,至强者和永生之门是祂们这些九级强者唯一苦苦追寻的东西,无数年来,都已经放弃了,只当那个传说就是个传说,只想安享生命的最后岁月,可没想到遇见了龙形楼船这个有可能有着至强者和永生之门秘密的东西,让祂们再次燃起希望,却不想这希望刚燃起来,又面临破灭,怎让祂们心里能平静。
  而懵逼的盛青云这时也回过神,再次神识传音:“什么至强者?什么永生之门?两位能告诉我吗?”
  强压心中怒气,阿基摩德盯着盛青云那一副诚恳想知道的模样,冷冷的质问:“你真不知道至强者和永生之门?”
  “我第一次听说至强者和永生之门,知不知道什么至强者和永生之门!若是可以,二位告诉我一下这至强者和永生之门是怎么回事!”盛青云双眼明净,诚挚的说道。
  “你真不知道?”阿基摩德咬着牙根问道。
  “真不知道!”盛青云有些无辜的开口。
  “不知道?不知道那就去死吧!”阿基摩德忽然暴怒起来,心中莫名的感觉到一种憋屈,一种被戏耍了的憋屈。
  暴怒的阿基摩德抬起巨大的拳头,拳锋上有如熊熊焰火的气息吞吐,就连拳锋前面的空间也隐隐有些扭曲。
  阿基摩德突如其来的暴怒,让盛青云有些措不及防,不过毕竟是早有最坏打算的准备,心念一动洞府防御阵尽可能的增强了防御,自己一身功法急速运转,也准备好出手准备。
  在阿基摩德旁边的霍尔菲德一把拽住阿基摩德的手臂:“你要干什么?”
  阿基摩德扭头看着霍尔菲德,红着眼睛喝道:“他说他不知道,不知道我还留他干什么?我要杀了他!”
  霍尔菲德拽着阿基摩德不松手:“你疯了,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你真要动手?而且你就在这里动手,引爆了那颗恒星怎么办?”
  听到霍尔菲德说道引爆恒星,阿基摩德眼中的红光褪去,神情也恢复正常,只是拳头依旧紧握,拳面上的火焰气息依旧吞吐摇曳:“那你说怎么办,就这样放了他?”
  “怎么会?”霍尔菲德瞪了阿基摩德一眼,“他不知道至强者和永生之门,不等于他和至强者和永生之门无关啊!要不他怎么能够撕开你禁锢的空间逃了?除去至强者和永生之门背后那地方,有可能吗?他不是不知道至强者和永生之门吗,我们告诉他啊!”
  “为什么要告诉他?”阿基摩德刚从愤怒中恢复,脑子还有些发懵。
  霍尔菲德砸了一下嘴:“算啦,算啦!你自己想,我去和他说说话去!”
  阿基摩德一扭头,霍尔菲德已经松开拽住祂的手,一步向前跨出,随着身形的跨出,那高达千米的巨大身躯也随之缩小,狰狞的兽头也在不断变化。
  几个呼吸后,霍尔菲德已经站在龙形楼船防御光罩前,只是已经不是那个高达千米的直立巨兽,而是一个身着华贵服饰的两米多高的人形生物,顶着一个带角的兽头,只是这颗兽头毫无狰狞的感觉,相反还有些慈眉善目的样子。
  盛青云看得有些发呆:这是什么状况?难道祂还会法天相地的神通?
  “可以请我坐坐吗?”霍尔菲德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
  盛青云眨眨眼:“你想我邀请你坐坐?”
  “对啊!作为主人的,有客人到,难道不应该邀请客人坐一坐?”霍尔菲德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
  “阁下算是客人吗?”盛青云看着霍尔菲德似笑非笑的说道。
  “当然,我肯定是最好的客人!”霍尔菲德笑着说。
  盛青云微微一愣,微微低头斜着眼睛看着霍尔菲德:“我怎么感觉不到你们是好客人?”
  “那是你误会了,我们是对你感兴趣,想请你去我们那做客,没想你被我们的热情吓住了,为了解释这个误会,我们才一直追着你们,想给你解释清楚,消除这个误会,好在现在终于可以当面为你解释这个误会!”霍尔菲德笑容可掬的说道。
  盛青云的脸不自觉的抖动了几下,他发现自己好歹活了两百多年,怎么脸皮还是这么的薄,与面前这一副慈眉善目模样的兽头人差距太大。
  霍尔菲德眼眸里闪过一丝神秘笑意,脸上的笑容更加真挚:“既然你不愿去我们那里做客,我就冒昧来拜访当个客人了,你不是想知道至强者和永生之门是怎么回事吗?你请我坐坐,正好给你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