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三、阿基摩德的激动


小说:率性道医  作者:守阙道人
  盛青云这次是不止面皮跳了,都开始翻白眼了,强忍着发火,感觉自己与这老家伙没法再演下去了,干脆冷冷的直接开口;“我们都别装了,干脆点,你们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我们真没恶意,就是想交你这个朋友!”霍尔菲德还是笑容满面,一脸诚恳。
  盛青云真的被瘆得慌,直撮牙花子,这老家伙太不要脸:“别!二位这朋友我还真不敢交,有什么事直接说的好!”
  霍尔菲德老脸微微一僵,不过马上又堆起笑容:“朋友嘛,慢慢的了解,时间久了,你才会知道什么是真朋,什么是假友,相信我们会成为真的朋友的!”
  “停停停!有什么事你们直说为好,想知道什么,我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盛青云皱着眉连忙开口。
  “好吧!既然你还是对我们充满戒心,那我就暂时不用进去做客,我就给你说说你想知道的至强者和永生之门吧!”
  盛青云对阿基摩德和霍尔菲德口里的至强者和永生之门很感兴趣的,当下也就说道:“那就请说一下吧!”
  阿基摩德远远看着霍尔菲德和盛青云说得热闹,想了一下,身形一闪,也来到霍尔菲德身边,同时千米的身高也化作跟霍尔菲德差不多的模样,也是一个顶着角的兽头,这是祂这颗兽头要比霍尔菲德那颗兽头要凶恶一点。
  在霍尔菲德身边一站,阿基摩德就开口问道:“你们说什么呢?”
  霍尔菲德一扭头:“我正准备跟小友说说至强者和永生之门,你既然来了,要不还是你来说吧?”
  阿基摩德眼一扫,看了看盛青云和霍尔菲德,开口道:“你说,你说的可能比我更清楚!”
  “那我就说了!”霍尔菲德轻点下头,转身对着盛青云,“至强者一直是宇宙中的一个传说,说的是在九级之上还有更高一级的强者,众所周知,宇宙中修炼者修行到九级之后就不能在更进一步,被死死的卡在九级,寿命也仅有一纪,无论是长生种族,还是一般的短生种族,修炼达到九级后,寿命都只能活一纪,这一纪生命到头,也就只能悲哀的死去……”
  盛青云静静的听着,也知道霍尔菲德说的一纪是怎么回事,祂们口里一纪,按照地球计算也就是地球纪年的十万年,宇宙中各个生命星球在各自计算时间的时候,多会以自己生命星的公转、自传来计算,进入星际文明后,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都会很麻烦,后来宇宙中几个顶级文明对于一些单位作了规定,比如说霍尔菲德口里的这个‘一纪’就是直接以九级强者正常的生命存在时间,一纪就是一个九级强者从生到死的时间。
  “……虽然九级强者在这个宇宙中已经是站在最顶端的,基本上可以说是予取予求,可是面对生命只能活一纪,这是所有九级强者都不甘心的事,偏偏却无可奈何,到了最后的岁月只能悲苦的死去,寻求打破这个桎梏的路径就成了所有九级强者的最大追求!宇宙中也传说着至强者的故事,九级之上,有能打破宇宙桎梏的强者,祂们举手投足就可打破这方宇宙的空间,破开空间前往更加高级的宇宙,从而超脱这方宇宙的桎梏,脱离只能活一纪的限制!”
  “破碎虚空!”听到霍尔菲德一说,盛青云想起地球上对于武者的传说,有那绝世强者,修炼到了极致,打破天地桎梏,破开宇宙空间,飞升而去;这脑海里一想,口里也轻轻的吐出‘破碎虚空’这个词。
  防御罩外,阿基摩德和霍尔菲德一听从盛青云口里蹦出的‘破碎虚空’这个词,顿时惊喜欲狂,阿基摩德一转身死死拉着霍尔菲德手臂:“他知道,他知道,他真的知道!”一扭头放开霍尔菲德,对着盛青云大声的喊道,“快告诉我怎么才能破碎虚空!”
  盛青云一见阿基摩德那带着些疯魔状的神情,心中一惊:坏了,这两不会是认为我知道破碎虚空的秘密才一直追着不放的吧?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可能。
  抬眼看着阿基摩德那带着一丝疯魔状的神情,盛青云怀疑只要自己说出一声自己不知道什么‘破碎虚空’,下一刻可能就会面对一个疯魔般的九级强者,一个疯了的九级强者还会顾忌引爆恒星?盛青云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作茧自缚。
  盛青云脑海里急速转动,想着如何应付眼前的局势,只是呼吸之间,盛青云神色平静下来,隔着防御罩看着阿基摩德那张急迫显得狰狞的兽脸,同时也扫了同样显得有些急切的霍尔菲德一眼,然后正色开口:“我不知道我所说的‘破碎虚空’与二位所说是否一样!”
  冷静的看了看阿基摩德是否有爆发的迹象,见祂兽脸在抖动,呼吸都急促了,心中决定不能编撰什么东西来搪塞这要发狂的家伙,只能先捡一些有关地球武道修行的武者破碎虚空的事说一下,看能不能先让这两个家伙平静下来。
  “‘破碎虚空’,我也只是听过一些传说,据说有武道修炼到绝顶的武者,能够汇聚一身武道力量,打出超越这方空间承受的能量,破开空间束缚,开出一条通往其他宇宙的空间通道,从而前往其他的宇宙!”
  “武者?武道?你说‘破碎虚空’的是武者,修炼的是武道?”阿基摩德听到盛青云口里蹦出的‘武者’、‘武道’两个没听过的词,仿佛抓住了什么,当即就急忙追问,脸上更是毫不掩饰的现出兴奋的神色。
  盛青云眨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阿基摩德要追问这个‘武者’和‘武道’,但看见阿基摩德的神情,心里暗自嘀咕:莫非这老家伙从这两个词里听出什么秘密?还是‘武者’本身就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心中想着,脸上装着不解的神色,开口道:“对啊!武者,修炼武道的武者,有什么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