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四、震慑


小说:率性道医  作者:守阙道人
  霍尔菲德也转头看着阿基摩德:“你是不是知道这‘武者’和‘武道’是什么回事?”
  阿基摩德扭头斜了霍尔菲德一眼:“你没想起什么?”
  霍尔菲德一脸懵逼:“我想到什么?”
  “你没想到?”阿基摩德很惊讶。
  “武道!至强者之路!”阿基摩德低声吼道。
  霍尔菲德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明白。
  盛青云隔着防御罩也听到阿基摩德的话,脑海里更加迷糊了,怎么又钻出一个‘至强者之路’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阿基摩德看了一眼一副认真想听听的盛青云,脑海里回想到盛青云说起‘武者’、‘武道’时的理所当然,脑海里闪过一丝两人说的‘武道’、‘武者’会不会不是同一回事的念头,但是这个刚冒出一丝就被祂按下去了,祂坚信两者间绝对有联系。
  回头对上死死盯着自己的霍尔菲德眼睛,阿基摩德看着霍尔菲德的眼神也有些心虚,那完全就是一副赶紧说,快说,不说绝不放过你的样子,眼珠子都有些发红了。
  见此模样,阿基摩德也顾不上霍尔菲德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只得组织一下自己语言,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也是听到‘武者’和‘武道’这才记得当初到处寻找至强者秘密的时候曾到过一处秘地,秘地里有一块石碑,模模糊糊的留下一些字迹,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字迹,为了不放过任何有关至强者的信息,我将所有字迹拓印下来,到处找‘人’破解那些字迹什么意思,后来找到奇泰族,找到祂们的大长老,祂们大长老召集了所有长老开启天赋能力,也才弄明白几个词,其中关键的就是这几个词:‘武者’、‘武道’,‘至强者之路’!当时听到这个‘至强者之路’这个词的时候,我是发了疯的到处寻找有关‘至强者之路’的线索,可经过那么多时间,再没有任何关于‘至强者之路’的线索,也没听到‘武者’、‘武道’这两个词的消息;到后来也就不再相信至强者这个传说了!”
  “哦!原来那段时间你很少看见你,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就是干这事去了?难怪啊!”霍尔菲德恍然大悟道。
  “对,我记得我还告诉过你的!”阿基摩德点头道。
  “你给我说过?我怎么不记得?”霍尔菲德怀疑的说道。
  “你能记得?那个时候,你的所有注意力在哪?还用我说吗?”阿基摩德一脸的鄙视。
  霍尔菲德想了想,忽然脸上现出一副难堪的神色,也不知道为何这般模样。
  盛青云一旁听到阿基摩德一番话,倒是有些兴趣,更想知道点阿基摩德口里的那块石碑的情况。
  正要开口问问,耳里忽然传来司徒青青的声音:“青云,你问问祂那块石碑在哪!”
  盛青云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司徒青青会让他问,外面的事情,盛青云没有瞒着几女,她们在维护阵法运转的时候,也能通过洞府内的相应阵法,比如圆光镜一类的小法阵,又比如智脑器灵以科技为核心的全景系统,实景虚拟都可以把外面的情景实时呈现在几女面前,这可是几女的命令,必须让她们看到外面的情况。
  现在司徒青青让他问石碑的事情,他自己本身就有兴趣,自然就开口了:“喂!能给我说说那块石碑吗?”
  阿基摩德和霍尔菲德扭头看向盛青云,阿基摩德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你想知道石碑?你是不是知道石碑的秘密?”
  “石碑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就是单纯的对石碑感兴趣,若是有机会,很想见识一下!”盛青云平静的说道。
  阿基摩德盯着盛青云看了一会,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然后开口道:“你既然有兴趣,那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弄清楚石碑上的内容,你得告诉我上面写的是什么!”
  盛青云思索了一下:“好,我答应你,我见到石碑,如果真知道什么,一定告诉你!”
  阿基摩德盯着盛青云眼睛看了半晌,开口道:“好,我相信你!”顿了一下接着道,“石碑所在秘地一时半会去不了,不过当时拓印的原件还收藏在我的库房里,要不先去我那看看拓印原件,然后再去秘地?”
  阿基摩德的口吻变了,盛青云不知道祂会不会是骗自己离开恒星,然后再想办法抓住自己逼问,脑海里瞬息之间千回百转,思虑万千,最后还是决定答应阿基摩德。
  “好,我就与你一起去看看!”盛青云干脆的说道。
  盛青云回答得干脆,让阿基摩德和霍尔菲德也有些意外,霍尔菲德不禁疑惑的开口问道:“你就不怕我们把你骗离开这里,再对你不利?”
  盛青云哈哈一笑道:“两位何等身份,岂会欺骗我这样的小人物!”稍顿一下又朗声道,“况且,就算两位真的要自食其言,对我不利,我就算力不足以自保,可想要生擒我的,我还真想不出有谁能做到!”
  说完,盛青云体内两枚金丹急速运转,数十位驻身神齐齐吟唱,全身力量汇聚泥丸宫元神,元神脑后光**涨,元神之力汇聚法力,神秘的元神力量冲出泥丸宫,穿过洞府防御罩,搅动千万里星空,本来只是虚无的星空,忽然风云聚变,雷声震荡,电光如长龙,旁边的恒星也骤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风暴,虚无的星空忽然出现一道莫名的威压,如同冥冥中的某个至高存在震怒……
  阿基摩德和霍尔菲德猛然间感觉身上如被枷锁锁住,承受了无边压力,甚至一个大意之下,立足不稳,被这莫名的压力压得晃了几晃,更难受的还是感觉脑海里被挤压一般,还不自觉的心生一丝畏惧,这可不是一个站在宇宙顶端的九级强者所能有的,两‘人’心中一怒,正要反击,那莫名的压力却如潮水般退去,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压力,瞬间退得干干净净。
  两‘人’惊愕的抬眼一望,星空再次恢复原来的模样,恍如刚才的那一幕仅仅是眼花,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再看向龙形楼船上的盛青云,见他一副风轻云淡,坦然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