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另一场的战斗


小说:修真世界的鸿钧  作者:夜慕寒天
  叶洛将拂尘拿在手里,拂尘很轻,几乎感受不到重量,叶洛将法力渗透进去,感受刻印在里面的道纹、法术、神通,此物是混沌孕育而出的先天至宝,桃花仙说的对,它是有它本身的专属能力的。
  桃花仙见叶洛接过,眼中喜色更甚,他以极快的速度制造了一份记载着凝紫丹之法的玉简,将玉简扔向叶洛,以看傻子般看向叶洛,道:“哈哈!上当了吧!上当了吧!枉你聪明一世,不还是被老道这雕虫小技给栽到沟里去了?”
  “哈哈!一个如此珍贵的名额,竟只换了一个丝毫用处都没有的破拂尘和知道也无法做到的凝紫丹之法!这可一次成仙之机啊!就这么离你远去了!真是笑死老道了!”
  桃花仙躺在地上打着滚,指着叶洛嘲笑道。
  叶洛摇摇头,无奈一笑。这里虽没有昼夜,但他们在这里也已经耽搁了十六七日的功夫,如今收获颇丰,也是时候离开了。
  不理会在地上滚动着的小矮人,叶洛走向林箐诗身边,轻声道:
  “我们走吧。”
  “可是师弟,大仙好可恶,竟然......!”林箐诗鼓着脸,气冲冲说道。
  “无事,宝物都是只有相对价值而无绝对价值;既然这拂尘放在大仙那是蒙尘,那还不如放在我这,也算了却了大仙想坑害我一顿的心愿。”
  叶洛笑笑,丝毫不在意道。
  毕竟,本来就是自己占了便宜。
  “好吧......不过,哼,大仙!箐诗看错你了!”林箐诗朝仍在地上打滚的桃花仙做了个鬼脸。
  “大仙,不知我们接下来要去往何处?”一刻钟后,叶洛见桃花仙终于不再抽搐打滚,向他开口问道。
  “唉,今天算是把几千年积累的笑全笑完了,舒畅的多了!”桃花仙摸了摸小肚子,心满意足道,“去东方,东方有一冰窑,那里住着一位真仙,虽然是被囚禁的,但若是运气好,机缘可比老道的桃花林丰厚多了~!”
  哼哼,那位妖狐被我主人封印了十万年,正愁一身怨气没处发泄......
  嘿嘿,到了那冰窑,你们该考虑的就不是得什么机缘,而是能不能保住小命了!
  叶洛怀疑的望了桃花仙一眼,这小小的桃源秘境竟有两位真仙存在?
  “好了,好了!快滚吧!老道是一刻也不想多见你们!”桃花仙摆着手,破声骂道。
  “那....多谢大仙赐宝之情了。”叶洛摇头失笑,随后带着林箐诗向东方行去。
  这东方冰窑必定有诈,但若真有真仙存在,能具体感受真仙战力的机会一定不能放弃!
  于是,在桃花瓣的飞舞下,叶洛和林箐诗二人身影越行越远......
  ......
  桃源秘境,另一处,一沼泽之地。
  薛雪晴手持玉剑,正小心翼翼的与三只长着角的霜狼小心翼翼的对峙着,这霜狼气息不弱,有着金丹中期的修为,且能吞吐冰霜云雾,使得薛雪晴的水属性术法失效。
  它们的智慧颇高,并不着急进攻,眼中带着玩弄和嘲讽之意,慢慢的向薛雪晴接近,步伐悠哉,时不时还来几声长啸。
  在薛雪晴的身边,陆染正颤抖着身子,她虽也拿着飞剑,但剑却一晃一晃,无法稳定下来,她颤抖着语气向薛雪晴开口道:
  “师妹......做不到的!根本做不到的!这可是三位凝丹中期的妖兽,且妖兽的战力本就比同境战力高很多,和之拼杀一定会尸骨无存的!”
  “闭嘴!”薛雪晴愤怒低声道,“这般紧要关头,你还想让几只狼看我们语气相争的笑话吗?!你以为你不抵抗这几只狼就会放过你?就会留你全尸?”
  “师姐,你是不是整天修炼修傻了?这种情景拼死抵抗还有一丝生机,难不成你还逃跑?要和妖兽霜狼比拼速度?”
  “......”陆染被薛雪晴呵斥的怔了一怔,自己这小师妹实力虽强,但在门中却是十分好说话,一向都是温和待人,温语相向,没想到今日却对自己说出了如此话语。
  陆染眼神一黯......
  是啊!连自己的小师妹遇到必死战斗都有这等觉悟,自己身为师姐,面对这种情景却只有颤抖身子,满脑子只想着怎么逃跑......
  真是丢人!
  陆染自嘲笑笑,悲哀莫名。
  又是两声低声自嘲而笑,陆染的眼神忽变的一片死灰,她怔怔举起手中之剑,然后向狼群飞奔而去!
  “师姐!不要!”薛雪晴惊声大呼。下一刻,也顾不上再想那么多,施展着功法从陆染身边制造出一团浓厚的雾气,然后快步跟上。
  “孽畜!给我死!”
  只见陆染手持之剑忽放大好几倍,凝聚出了一枯黄色巨剑虚影,随后,陆染又默念口诀,连续制造出了相同的三把枯黄色巨剑!
  巨剑带着无比强劲的气势,将周围的几刻枯树尽数斩断,然后向那三只狼所在方向挥斩去!
  轰!!!
  巨剑将地面削出一个大洞,然那三只霜狼,却是在巨剑虚影到来之前,尽是轻松躲避开了!
  霜狼向天长啸一声,声音中带着愉悦,它们的眼中可以看得出它们十分享受戏耍薛雪晴二人的过程,而在陆染又再次发动攻击无果后,三只霜狼齐齐从原地爆射而出,锋利而又尖锐的牙齿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刺眼,只是观看就会从头到脚生出一股彻骨的寒气。
  霜狼的速度极快,眨眼就接近了陆染,陆染本死寂的眼重新恢复了恐惧,瘫倒在地上,竟是忘记了反击!
  眼见为首的一只霜狼锋利的爪牙就要将陆染纤细的脖颈轻松划断,薛雪晴却是忽然站在了陆染的面前,她手中玉剑伴随着浓浓雾气,制造出了一不弱的水墙。
  但这水墙明显阻挡不住霜狼的利爪,霜狼只是几下乱划,冰墙就无力瘫倒成水滩,霜狼愉悦的发出几声低吼,刚想将剑划过眼前之人的脖颈,却发现刚还在此地的两人忽然消失不见了。
  随后,它的双眼忽产生一阵刺痛,紧接着便失去了光明。霜狼挥爪的动作从半空中戛然而止,坠落到地上,用力挣扎哽咽起来。
  而紧接而来的两狼,一狼被腾出手来的薛雪晴持剑挡住,另一只却只能凭制造出的水锥去挡,她灵力输出不低,制造的水锥也十分之大。
  可惜,事与愿违,那只狼的利爪很轻松的将薛雪晴制造出的水锥化成水滩,然后锋利的利爪在薛雪晴的胸前一划!
  薛雪晴持剑阻挡一狼时被一狼的冲击力震的想后退了几步,而这几步显然救了薛雪晴一命,另一只狼虽划过了薛雪晴的胸口,但因为薛雪晴及时后退的原因,导致伤势并不算深。
  但鲜血还是浸红了白裳,薛雪晴的胸前血红一片,显得凄惨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