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陆染和薛雪晴


小说:修真世界的鸿钧  作者:夜慕寒天
  “雪晴!!”陆染又是一阵惊呼,她见到薛雪晴拼死为自己挡下接连的数次致命攻击后,又是感动,又是自责。
  她将摇摇欲坠的薛雪晴抱在怀中,因为薛雪晴的伤口正在出血,她不敢用力,仇视的目光盯视着眼前的三只霜狼,恐惧不见,只余仇恨。
  若是自己能更早摆脱恐惧就好了,这样师妹她也不会因为救自己而受如此重的伤势。
  薛雪晴强撑自己脱离陆染的拥抱,挣扎站起来,剑锋指向未受到一丝伤势的那两只霜狼,哪怕她感觉到了强烈的眩晕感,面色苍白如纸,也强撑自己不露出一丝羸弱,倔强的盯着霜狼,目露寒光。
  那剩余两只霜狼呜咽一声,人性化的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在地上抽搐着的同伴,齐齐发出一声长啸;一只霜狼向前一步,同样用冰寒冷酷的眼神盯着薛雪晴二人,而另一只霜狼,则是趁机飞奔到在地上抽搐的那只霜狼身边,一口将其吊住,然后仇恨的盯视着薛雪晴,像是想将薛雪晴的相貌死死的烙印在脑海中一般,片刻后向后方飞逝而去。
  在其刚走的那一刹那,那只冷酷死盯着薛雪晴二人的霜狼也抽身离去,于沼泽外的丛林中奔跑,眨眼便没了踪影。
  薛雪晴不敢懈怠,再三用神识扫视,发现霜狼确确实实离开后,才像舒了口气般,身子无力的向后方陨坠而去。
  “雪晴!”
  陆染将薛雪晴抱在怀中,小声哭泣道:“为什么,当时我都放弃生存的念头了,你为什么还会救我!?”
  “因为......”薛雪晴有些虚弱,声音自然也是微不可闻,“因为...你是我的师姐啊,从刚入宗时,就受到师姐不少的照顾呢。”
  “.....怎么可能,看重要的.....师姐去死?”
  陆染终于忍不住放声哭泣起来,她从入宗踏上修行路开始,无论受到何种委屈、打击都未哭泣过,这是她第一次流泪。
  不一会儿,陆染忽然怔住,用力的扇了自己几巴掌,慌忙从储物戒中拿出治伤的丹药来,磕出几粒,喂薛雪晴服下后,才松了口气。
  陆染喃喃:“师妹,你好傻......”
  “师姐更傻......”
  薛雪晴埋怨的看了陆染一眼,明明自己最后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你竟然还不抓紧给自己治伤......
  差点被你害死了!!
  ......
  而另一处,大约三个月过后,叶洛和林箐诗终于到达了桃花仙所说的那冰窑之前。
  桃花林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很多,出去足足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而桃花林外,是一片极冰之原,气温比寻常的冷还要低很多,二人的速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而且,这极冰之原上有着数不胜数的冰属性妖兽,狼、虎、熊、蛇,能遇上的通通遇了个遍,好在吞食了两枚‘仙丹’的林箐诗比自己想象中的靠谱很多,一路碾压过去,倒没因战斗耽误多少时间。
  不过就算如此,也足足花了一个多月才到达极冰之原中心的冰窑前。
  这冰窑被三座大山所包围着,三座大山的形状很奇怪,山顶并不规则,仿佛呈现某种规律,如果将山顶横切开,拼接到一起,竟会毫无缝漏,如一体般。
  这显然是人为生成的。
  叶洛在接近冰窑时,呼吸加快了很多,这种感觉是来自一种玄而又玄的感应,与修为境界无关,他微微一蹙眉,如果不出意外,这里面果真是关着一位真仙了。
  叶洛犹豫片刻,便头也不回的向冰窑中走去。
  ......
  “等等我!”林箐诗的体质被两枚丹药改善了许多,但效果不大,毕竟不是炼体的‘仙丹’,
  她追上叶洛,埋怨的看着他,她发现自己这个师弟一路上时常忘记自己的存在,有时接连好几天一字不说,如同自己不存在一般......
  若不是他平时在细节上依旧十分关心自己,林箐诗都以为自己被讨厌了。
  林箐诗独自心不在焉的走着,正想什么时间找个机会和叶洛好好谈一谈时,忽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强行拉住!
  “等等!前方有些怪异。”叶洛言简意赅,将林箐诗护在身后,她修为虽比自己强,但对阵法一类的见解却比自己差的太远,这可是关着真仙的冰窑,若是不慎激发了里面的某个阵法,林箐诗就算是合体期修士怕都只能饮恨!
  叶洛再三观摩了下这冰窑内各处环境,心里疑惑渐深,这的确是一布置封印阵法的好地势,但为何感受不到丝毫阵法的波动?
  叶洛靠近这冰窑墙壁上的坚冰,伸手小心的触摸了几下;可四周寂静如初,灵力波动也未发生一丝一毫的改变。
  “别找了,此地曾经的确有几个不弱的封印阵法,但几万年前就被妾身废去,如今此地无一险地,你放心进来便可。”
  这时,一轻灵妩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叶洛一怔,看了眼还在随叶洛视线观摩着四周的林箐诗,心里明白了什么,思索几下,正想开口,却被林箐诗抢先问道:
  “师弟,怎么了吗?”
  叶洛:“没事,你先在这里等待一会,我去去就来。”
  “可是....此地好昏暗,我们不能一起吗?”林箐诗咬咬薄唇道。
  冰窑内的光线有些微弱,不似外面强烈,但也算不上昏暗。
  再说,有神识在,黑与不黑,便没什么大的差别了。
  叶洛摇摇头,里面多半是位真正的仙,她并未让林箐诗进入,若是因此惹到对方不满,叶洛可没那个本事将林箐诗从一位真仙的手中解救出。
  林箐诗眼神黯然,在叶洛看不到时,流露出了几分玩弄和歹毒;当然,仅是一闪而逝,快到连本人都没有发觉。
  叶洛见林箐诗终于不再提跟随之事,松了口气,然后向冰窑深处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