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和氏璧!


小说:万界登陆  作者:兔子来了
  唐修与师妃暄交手三招,高下立判。
  第一下,唐修的手指点在色空剑剑身,师妃暄娇躯一震。
  第二下,仍是点在色空剑之上,师妃暄后退一步。
  第三下,仍旧是点在色空剑之上,师妃暄又后退三四步,将身后的桌案都撞倒在地,狼狈不堪。
  师妃暄虽也剑术非凡,到底差唐修一筹,每一剑都已落入他的掌控之中。
  尽管已经见识过唐修的武功,李世民、寇仲、徐子陵、单婉晶等人仍是纷纷动容。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师妃暄,更是豁然动容,注视唐修,缓缓道:“兄台不仅功力已不输宁道奇前辈,剑术更是无人可比,‘弈剑大师’傅采林怕也不过如此,妃暄万万不是对手。”
  唐修点了点头,含笑道:“既然妃暄姑娘就这样认输,那就请告知和氏璧的下落?”
  李世民、寇仲、徐子陵、单婉晶四人的神色,均十分复杂。
  师妃暄可是慈航静斋这一代的入世传人!
  仅在宁道奇之下的天才女剑士!
  而唐修,正在扮演着一个在打劫‘白道武林象征性人物’的强盗!!!
  饶是四人均非常人,也感觉到世界观有些崩坏。
  师妃暄却十分平静,轻簇着眉头,半晌,才缓缓道:“和氏璧,在净念禅院。”
  净念禅院!
  唐修与李世民等人均露出恍然之色。
  净念禅院与与慈航静斋,并称武林两大圣地,隐为白道武林之首。与慈航静斋会选出传人,行走武林的作法不同,禅院多半只扮演辅佐的角色,不具有主导地位。
  师妃暄将“和氏璧”放在净念禅院,那也真是天下第一等安全的地方,净念禅院里的高手和尚,简直不要太多。
  禅院的主持了空大师,更是可以与中原第一高手、道门领袖宁道奇,相比肩的超绝人物。
  想要从净念禅院取得和氏璧,难度可当真不小。
  这也是师妃暄肯将和氏璧下落说出来的原因,若非如此,她岂会轻易就范,将和氏璧的下落告知。更何况“和氏璧”这种带着能够影响人情绪和内力的异种能量宝物,更是不易经手。
  但对于唐修来说,从净念禅院“盗取”和氏璧,却也并非难事。
  以他的武功,以及所精通的绝学,更有江湖神器倚天剑在手,天下之大,能够拦得住他的地方又有几个?
  “不知和氏璧,又在净念禅院何处?”唐修含笑问了一句。
  师妃暄娇躯一震,此人竟要前往净念禅院盗宝!
  ……
  净念禅院,座落在洛阳南郊的一处有五六百米高的山峰的半山腰上,这座古寺不知道经过了几代的建造,将山腰上平阔出了一坪二三十亩阔的平地,整个禅院便隐身在这处,当真是曲径通幽处,禅房林木深。
  唐修从净念禅院的后方上山,这里地势险峻,都是危崖峭壁,但他施展起武当梯云纵来,却如履平地。
  他已定下了以快打快的计划。
  此刻的师妃暄,正被寇仲与徐子陵两个小子看管着,和氏璧下落泄露的消息也还没有传出,净念禅院也还没有准备。
  唐修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和氏璧取到手。
  此刻,他的身形直接出现在净念禅院之中,横掠过数百丈的距离,直接落到中心铜殿的殿门前,完全不避讳寺内的僧人。
  经年产院内,佛号四起。
  衣袂之声,自四面八方响起,寺内僧人迅速向铜殿奔来。
  净念禅院内武功一流的和尚,竟是足有数百之众!
  虽不如笑傲游戏位面的少林寺那般,足有数千武僧,但走的是精英路线,数百僧人尽是40级以上的一流好手,其中更不乏五六十级的高手。
  难怪能与慈航静斋,并称武林两大圣地,更隐为白道武林之首。
  唐修已来到中心铜殿的殿门前,双掌抵在巨大的实心铜门上,全身肌肉暴起,只用龙象般若功的神力,也即是身体的力量,便将大门缓缓扫开。
  下一刻,以他如今的功力与感知力,便清晰感应到了殿内扑面而来的一种异样气息,正是来自和氏璧内的异种能量。
  只见殿心放着一个小铜几,和铜几后供打坐用的圆垫,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正与世无争的安然置于铜几之上。
  玺上镌雕着五龙交纽的纹样,手蕊巧夺天工,但缺旁一角,补上了黄金。
  和氏璧!
  摆在这么显眼的位置,唐修自然是一眼便看到了,想来净念禅院的和尚们,也没有想到,竟敢有人如此堂而皇之的前来夺宝!
  唐修飞身来到铜几前,伸手一摸,和氏璧立即传出暴躁的异种能量。
  但转瞬即逝,因为唐修已将它收入了游戏系统的背包空间之中,那种寒意刺人的异样感觉,顿时烟消云散。
  “不愧是和氏璧……”唐修呐呐赞叹一句,与得到“邪帝舍利”时一样,都是蕴含异种能量的江湖至宝!
  而如此相比,那“完璧归赵”的典故中,充当中心道具体的绝世奇珍,又或是秦始皇一统天下,结束奴隶社会后的第一个皇枚象征的玉玺形象,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件江湖至宝,能够扩展人体经脉,可令唐修超凡之后的修炼道路,迅速精进!
  门外衣袂声不断响起!
  一声佛号在外响起,接着阴柔的声音传入来道:“贫僧不嗔乃本寺四大护法金刚之首,负起护宝之责,施主若肯迷途知返,不嗔可许诺任由施主离开。”
  唐修压下得到和氏璧的激动心情,朗声笑道:“本人若想离开,何需你们同意!了空何在?只凭你们,就想拦住本人吗?”
  一声冷哼在殿外响起,接着一把雄厚有劲的声音喝道:“无知狂徒,竟敢到佛门静地来撒野,若不立即放下宝玉,离开圣殿,休怪我不痴的降魔杖无情!”
  “哼!”
  唐修亦冷哼一声,双手抓住实心铜几,一声暴喝,将重达千斤的铜几抡起来,甩向了殿门处!
  以不嗔与不痴为首的和尚们,正走入殿门,均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