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阴阳快递(26)


小说: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作者:墨泠
  灵偃将棺材四周都清理出来,几个盒子围绕在棺材四周,即便是盒子没打开,明殊也能感觉到上面阴气森森。
  而在棺材尾部的位置,明显缺了一个盒子。
  灵偃看一会儿,又将土掩埋回去。
  他看一眼棺材,找到棺材盖,盖住后,将整个坑填住。
  “你不好奇是谁干的吗?”把人家的棺材给挖出来,又什么都没拿。
  灵偃拍拍手,睨着明殊,“坑挖得很随意,应该是不知情的人。安歌,你以前很聪明的。”
  明殊想到来之前在大秦村听见的议论,她笑了下,懒洋洋的道:“饿了,不想动脑子。”
  吃吃吃,就知道吃,猪啊!
  “我们现在做什么?”
  “等。”灵偃离开石庙,他阴测测的盯着石庙,“为了这些东西,总会来的。”
  “哦,那下山吃东西吧。”反正跟朕没啥关系,朕还是吃饱回去拉仇恨值好了。
  灵偃:“……”
  -
  一百公里外的省道上。
  一个穿着中式袍子的男人闭着眼在副驾驶上养神,司机是一个汉子,看打扮应该是本地人。
  “我说大师,你这大老远的跑我们这地方来干什么啊?”大汉普通话不太标准,嗓门还大,整个车厢都是他的声音。
  后座的苏柔被吵醒,她慢慢坐起来,环顾一下四周,没看到孤翼,她隐隐松口气。
  赵德生睁开眼,笑得温和,“老哥,你听过西楚国吗?”
  “西楚国?”大汉摇头,“楚国我倒是听过,楚国的旧址也不在我们这边啊,看先生这打扮,是考古的吗?”
  “你还知道考古?”
  “嘿,那可不,咱们西北虽然不像其他地方,但是来的考古团队可不少,不过也没什么结果。”
  赵德生笑得意味不明,“西北是个好地方。”
  “好什么啊,穷死了。”
  “赵先生。”苏柔叫一声,“我想方便一下。”
  赵德生回头,视线从她身上扫过,明显有些不满意,但还是让大汉停车,“快点。”
  苏柔咬咬唇,点头,下车去方便。
  等她回来,孤翼已经坐在后座,赵德生不知是没看到,还是装作没看到,一直和大汉说着话。
  苏柔后脊生寒,慢吞吞的上车。
  车子启动,继续往西北方向行进。
  孤翼其实长得很帅,衣冠楚楚,器宇轩昂,浑身都透着绅士。可苏柔知道这个鬼特别疯狂,杀人杀鬼都不眨眼。
  赵德生不知道为什么要将他唤醒。
  苏柔不敢和他靠太近,孤翼却主动坐过来,冰冷的手落在她腿上,指尖熟练的钻进裙摆。
  苏柔只感觉有一条毒蛇顺着她的大腿根游走,令她头皮发麻。
  她咬着唇,不敢吭声。
  许是有赵德生和司机在,孤翼只是拿手折腾她,并没做太过分。
  “奇怪……怎么突然变冷了。”
  司机大汉搓搓胳膊,搓出一层鸡皮疙瘩。
  赵德生往后面看一眼,孤翼搂着苏柔,手还放在她裙子下方,目光却是望着前方,很是正经的样子。
  赵德生贴心的将一件衣服递到苏柔身上,“是有些凉,别着凉了。”
  衣服正好挡住苏柔的腿和孤翼的手,孤翼冲赵德生笑了下。
  苏柔求救一般的看着赵德生,可赵德生已经回过头。
  衣服盖在苏柔腿上,孤翼抱着她放在自己腿上,掀开她的裙子,苏柔惊恐的看着他,不要……
  前面有人。
  孤翼伸手蒙住她的眼,苏柔心惊胆战,生怕他会挖出自己的眼睛。
  苏柔恨。
  这一切本来该苏童承受的,为什么要她来承受。
  为什么……
  “诶,这姑娘……”司机大汉发现苏童的异样,试图回头询问。
  “前面是不是快到安峰县了?”
  大汉被赵德生打断,转而回答,“快了,过了前面的收费站就是安峰县的地界。多亏近几年的政策好,拨款修路,不然我们要去安峰县可得走好长时间。”
  苏柔完全不敢抬头,怕被前面的司机发生异常,司机被赵德生缠着说话,一时间没空理会她,孤翼就更加肆无忌惮。
  -
  夜凉如水,苏柔身体像冰块一般,每次孤翼要过她之后,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从冰窖里捞出来的。
  她被赵德生扶着,脸色苍白的往宾馆里走。
  “三个房间。”司机在前台开房,因为要身份证,他走回来问赵德生,但是苏柔没有,司机和前台说了一阵,这才将房间弄好。
  宾馆没有电梯,从楼梯上去,一个花裤衩男人迎面而来,“我还在安峰县,放心放心,能出什么事……”
  谢回视线落在苏柔身上,似乎诧异苏柔怎么会在这里,赵德生扶着苏柔走得略快,几步就和他错开。
  “啊,听着呢。”谢回对着电话那端的人道:“我有点事,先挂了。”
  他抬头往楼上看一眼,上去的人已经消失。
  刚才他怎么感觉有股不太正常的阴气?
  可是仔细感觉又好像没有。
  还有苏柔怎么会在这里?
  谢回想起上次的事,那个和苏柔一起的男人……谢回一拍脑门,踩着人字拖,蹭蹭的往楼上追去。
  然而他找遍整个宾馆,也没找到人。
  赵德生认识谢回,上去就从另一边下了楼,离开宾馆。
  他可不想现在招惹上谢回这群天师。
  谢回没找到人,越想越不对劲,他离开宾馆,直接去大秦村。
  明殊和灵偃都还在大秦村,他之前去的时候遇见了,不过村子里只是死了人,有个孩子疯了,但并其他的事,他便离开去了别处。
  这刚回到安峰县准备休息休息,就遇见了苏柔。
  大秦村和安峰县有二十公里的路,晚上就没车走那段路,几乎得全靠走,所以谢回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村子里很安静,他老远就看到明殊和灵偃飘在一户人家外面。
  灵偃明显有些不耐烦,阴沉着一张脸。
  “你们干什么呢?”谢回跑过去,也往里面望一眼,只见猪圈里,一头母猪正下小猪崽。
  谢回:“……”
  这两个蛇精病大半夜飘人家猪圈外看母猪下小猪崽,真是另类的爱好。
  “哟,谢天师。”
  谢回:“……”每次她叫自己谢天师,总感觉她是在讽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