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阴阳快递(27)


小说: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作者:墨泠
  “走了。”看到谢回,灵偃脸色就更沉,拖着明殊往村子里面飘。
  “诶,等等我,有事跟你说。”谢回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我刚才在安峰县看到苏柔了。”
  听到苏柔的名字,明殊顿住,灵偃拽不住,立即翻脸,“安歌你走不走?”
  谢回:“……”
  为什么他有一种即将面对‘你选我还是选他’的感觉。
  “你选我还是选他!”
  灵偃的声音几乎是在谢回念头落下的同时响起。
  谢回:“……”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能成为狗血剧里面的男二号。
  “猪蹄都不给我吃,谁选你。”明殊果断抛弃灵偃,兴致勃勃的问谢回,“苏柔来这里干什么?在哪里?”
  谢回瞅瞅后面脸色黑得如锅底一般的灵偃,尴尬不已,这位不人不鬼的先生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谢回举着桃木剑发誓,“那个,人鬼殊途,我对安歌姑娘绝对没有邪念。”
  轰隆——
  雷鸣毫无征兆的在头顶响起。
  谢回吓得立即收回桃木剑。
  明殊和灵偃几乎是同时看向他,一个目含笑意,别有深意,一个阴森诡谲,杀气腾腾。
  “巧合,巧合……”他对安歌真的没别的心思,老天爷突然打什么雷。
  哗啦啦……
  豆大的雨珠从天空砸下来,噼里啪啦的乱响。
  谢回瞬间就成了落汤鸡。
  -
  两鬼一人找到一处无人居住的房子,谢回想脱下衣服烤干,却被灵偃冷冰冰的视线给逼回去,只能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坐在火堆前。
  “你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的?”之前他就是觉得明殊在这里,发现安峰县没什么异常也没离开。
  “你来这里干什么?”明殊捧着不知哪儿弄来的红薯啃。
  灵偃站在旁边,手虚虚的将明殊揽在自己怀里,宣誓主权。
  “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谢回拧着自己的衣摆,抱怨道:“有天师说安峰县阴气异常,他们都没空,就只有我来跑一趟。但是我查了安峰县附近,除了几只厉鬼作怪,也没什么奇怪的事,那几只厉鬼还不至于惊动其他天师。”
  明殊将红薯皮递给灵偃,灵偃嫌弃的接过,重新拿一个新的给她。
  谢回将他们互动看在眼里,不过此时他更关心的是明殊的目的,“你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的。”
  “跟你没关系。”灵偃语气不好的出声。
  “怎么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天师的职责就是为了保护人间安稳,和地府某些时候的意愿是一致的。”谢回不服气,“你们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帮忙呢。”
  他其实就是好奇。
  好奇心害死天师,这话其实也很适用。
  灵偃冷笑,“你听过西楚国吗?”
  谢回愣了下,“关西楚国什么事?这都灭亡两千多年的国家……西楚国真的存在?”
  明殊微笑。
  谢回嘴角抽了下。
  等等……明殊叫那个男人什么来着?
  “灵偃……我去,你不会是西楚国记载的那个祭司灵偃吧?”谢回从地上蹦起来,举着他的桃木剑窜出老远,“你想干什么啊!西楚国都亡国两千年了。”
  灵偃冷笑,满是不屑,他低头看明殊,不想和白痴说话,维持老子高冷的身份。
  “没看出谢天师知道的还不少。”明殊笑,“把你那把剑放下来,他真想干什么,你一把破剑能挡住?”
  “什么破剑,这是开过光的!!”谢回反驳,非常宝贝他的桃木剑。
  他瞅瞅灵偃,慢吞吞的挪回来,“灵偃,我竟然看到活的灵偃,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明殊指尖虚虚的托着下巴,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卷着红薯肉,“我更好奇,你怎么会知道西楚国。”
  谢回说得很坦然,“有本书上面记载有西楚国的事,还有灵偃,我只是一时间没将你们联系起来。”
  “什么书?”
  “我不记得了,是我师父给我看的,上面记载很多秘闻,不过那本书我师父去世后,就不见了……当时我还找了好久,愣是没找着。”谢回眉头皱了皱,上次那个符,他好像想在那本书里见过……
  根据谢回的说法,西楚国在记载中是天师的发源地,不过关于灵偃的记载要简单一些,只是歌功颂德说他为天下苍生献出生命,当时他看得都是一阵无语,而后面还有关于灵偃的记载,他被关到地府里面去了。
  不过当时他并不怎么相信,毕竟那本书看上去瞎扯的成份更大一些,各种天马行空的秘闻,看得他都以为是哪个作者穿越过去写下这么一本书。
  没想到现在真的听到西楚国。
  还见到活的灵偃,他不得不正视那本书上的内容。
  “所以你们现在来这里干什么?”说半天,他还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反倒是自己的话被套得一干二净,谢回憋屈。
  明殊惆怅,“拯救世界。”
  总有人想让朕拯救世界。
  人美就是没受欢迎。
  “你怎么不去拯救银河?”谢回无语,见对面两只鬼特认真的眼神,他顿了顿,“你们不会说真的吧?”
  明殊笑盈盈的道:“我像是会说谎的鬼吗?”
  谢回:“……”
  我可能要重新认识一下现在的局面。
  谢回知道西楚国,明殊也就没藏着掖着,毕竟多个人,就多一个免费劳动力,她就能站在一边吃零食看戏,不用动脑子,很棒。
  明殊说完,谢回整个人都呆了。
  大概没想到明殊不是瞎扯的,真的是要拯救世界。
  “那……”谢回咽了咽口水,“你们知道是谁干的吗?”
  灵偃阴阳怪气的冷笑,那态度明显是知道的。
  “好吧,就算你们知道是谁干的,那你们不去找人,待在这里干什么?”
  灵偃不屑已经到达顶峰,“要是知道在哪儿,还用在这里守株待兔?”
  “那你怎么确定拿走你东西的人一定会来?也许只是有人偶然发现,被带了出去,正好到那个人手上呢?毕竟西北这一片也曾经繁华过,盗墓贼也不是没有。”
  谢回顶撞回去。
  “他一定会来。”
  灵偃说得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