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继任魔位


小说:须臾浮屠之魔渡  作者:东海遗珠
  继位的冕服,虽是连夜赶制,却也十分繁琐华贵。
  数个侍女,手捧托盘,穿戴之外,满满当当摆满十个鎏金托盘。
  冕靴也比平日穿的靴子低帮要厚上许多。
  梳洗后,两个女侍将晴阳的亵衣解下,立马又上前两个女侍,展起早已准备好的贴身内衬,为晴阳穿上。
  纯丝的衬衣贴身很柔滑,薄如蝉翼的一层穿上,像披了一层纱,只是身躯过于瘦骨嶙峋,朦胧的如一团云棉。
  贴身的衬衣穿好,第二道薄衬又展开,一层一层加身,足足穿够了九层,勉强撑起些肉感。
  贴身的九层薄纱,寓意九九归一。
  九层纱衣穿好,开始穿戴正式的冕服。
  四个侍女上前,小心翼翼的展开,叠的工工整整的绛红色锦裙。
  绛红色的锦裙,厚重华丽,裙摆拖拽九尺,需两个侍女托衣袖,两个托裙中,两个展开坠地的凤摆,才能完全将裙翼完全展示。
  九尺长的裙身,绣着气吞山河的祥云图,足下蹬日月同辉靴。
  展开后的冕服,如一张奢华的巨网,一旦落入网中的人,注定此生难以平静。
  乌发不留一丝全被盘起,戴上沉重的九连珠玉的冕冠,画上威仪冷艳的妆容,在看不出往昔娇俏灵动的模样。
  一切穿戴就绪,望着镜中的威严冷傲的女子,晴阳不敢相信镜子中的人就是自己,看着镜子中哪个陌生,又熟悉的容颜,恍然梦中。
  “嗵嗵嗵——!”吉时的钟鼓声又响起。
  “咯吱”一声,厚重的宫门,随着闷沉的鼓声缓缓打开。
  宫门外的红毯早已铺好,直通长生殿正殿的祭台。
  红毯两旁,隔三步一哨兵,齐刷刷站着的两列精武的妖使纷纷跪地。
  “恭迎女尊!”
  在妖使与妖使中间,却还夹杂着黑衣铁盔的鬼使。
  想来是屠云岩为防止节外生枝,特意安排自己的鬼兵,与妖使们混合一处,来保卫晴阳的安全。
  数十个女侍,分开两旁打着銮灯在前面引路,晴阳走在正中央,后面跟着数十个妖使打着銮驾跟随。
  吉时的号角响了起来,闷重又摄人的声响,一遍一遍传遍长生殿,响彻魔都。
  今日真是个好日子,天空晴朗无云,艳阳高照。
  雨阳宫外乱花飞舞的海棠树下,立着一身戎装的屠云岩。
  花瓣乱飞,屠云岩的肩头,落了一层粉白的花瓣的海,坚硬的铠甲上落满粉白色海棠,想来在树下站了多时。
  晴阳缓缓走了过来,身后的妖使跪满一地,呼声震天。
  而晴阳心中却是忐忑不安,毫无一丝君临天下的那种志满意得。
  屠云岩迎上前来,目不转睛的看着晴阳,微微一笑。
  “别担心,一切我都安排好了。”
  晴阳伸手将屠云岩肩头的落花轻轻捏起,稳住不安的心神,道:“谢谢您!”
  “走吧,别误了吉时!”
  晴阳“嗯”了一声,想点下头应答,可刚一动脖子,头上的九连珠玉乱碰,冕冠越发压的头顶发重,丝毫不敢有过大的动作。
  有屠云岩在身边,晴阳安心了不少,走在红毯上的步子也尽量显出些稳重。
  雨阳宫距离长生殿并不是很远,若按照正常的典礼,魔尊是要居住在长生殿,迎驾也应当是在长生殿的永生宫。
  可眼下情形危机,一切必须从简,连九丈高的祭台都是临时搭建,祭台下分五个阶梯。
  五个阶梯上,以身份高低,依次站满了魔都各族的族君和臣子。
  阶梯中间空留一道通道,通道铺上密实的红毯,红毯如一条巨龙般一直铺到祭台上。
  晴阳顺着红毯,一步一步走来,每走上一个台阶,台阶上立着的族君纷纷跪地,高呼:“恭迎女尊!”
  越往上走,台阶越高,站着的族君的地位也越高,位置也越少。
  一直走到了第一层,这一层只站着四大魔佬。
  除了青龙魔,其余的三位魔佬,都恭恭敬敬的跪地行拜。
  屠云岩瞄了一眼青龙魔,只见青龙魔依旧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青龙魔扫了眼台阶下,齐刷刷跪着的数百个族君,又看了看左右两旁其余跪地的魔佬,见除了自己外,都恭恭敬敬的跪地行拜。
  勉为其难的跪了下来,“恭迎女尊!”
  晴阳见此,抿了下唇,不敢去计较太多,径直朝祭台行去。
  “慢着!”
  晴阳刚要抬步,青龙魔傲慢的站立起身,冷声道。
  众人也都愕然,不明所以!
  “女尊既要登祭台祭天地,独自上去即可,这么多人上去,是要压垮祭台吗?”
  晴阳抬头望了望九丈高的祭台,若说高,也并不是太高,只是祭台陡削,直上直下,自己衣物头饰繁琐沉重,若无人扶持,独自登上祭台,也并不太容易。
  屠云岩一扬手,道:“你们都不必上去了,本君一人陪同即可。”
  数十个侍女蹲膝施礼,“诺!”
  屠云岩示意晴阳继续登台,他自后面亲自将晴阳拖地的裙托住,敢当奴使。
  晴阳看着青龙魔跋扈的模样,虽心中有气,可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反驳什么。
  青龙魔轻嘲一笑,伸臂挡在屠云岩身前,“敢问少尊是以何身份,登我魔都的祭天台?”
  屠云岩神情略尴尬,一时语塞!
  “云岩哥哥,我独自上去即可!”
  晴阳说完,示意屠云岩莫与青龙魔争执,独自踮起厚重的冕服襟摆,抬脚超祭台上行去。
  每迈一步,晴阳都感觉脚下的阶梯在微微晃动,仿佛踩在万丈悬崖上的独木桥一般。
  明明这祭台看起来很坚固,走起来却晃晃悠悠,让人提心吊胆。
  连半刻钟都不用,就能登顶的祭台,晴阳却走了半个时辰还未登上去。
  晴阳早已汗流浃背,自己根本没有一刻停留,脚下迈过的台阶不下千余,早已超过了祭台的高度,可仍旧处在半截处。
  低下众人也都疑惑不已,只见女尊停在半截处,原地踏步,磨磨蹭蹭,神情疲惫,不知在干嘛?
  看情形,女尊对祭天毫不在焉,等下怕是要误了吉时。
  而晴阳脚下根本就没有停止过,心中也疑惑不已。
  “这祭台看起来没有多高,怎么走这么久还没到头?”
  媚魔与屠云岩在台下看了半响,很快就明白了,这祭台被设了禁术——臆魇术。
  一旦踏上去,无论是谁,马上就会陷入自我意识当中,如同进入梦境。
  难怪青龙魔不允许屠云岩一同上去,这禁术,以屠云岩的修为,还不足已让他陷入“术中”。
  以晴阳的修为,陷入后根本就不自知,会走进自己的意识当中,将虚幻的当成真的,将真的当成虚幻的。
  这臆魇术看似平平无奇,外人却无法可解,除非自己醒悟过来,不然就要困在自己的臆想中,永远也醒不过来。
  显然青龙魔一早已得知这祭台被设了禁术,看来这也是青龙魔命人设下的。
  真是千防万防,还是中了青龙魔的圈套。
  媚魔恼怒道:“你好卑鄙啊!胆敢暗害女尊?”
  青龙魔朗声一笑,道:“这不能算暗算吧,不过是给女尊一个小小的考验,连这么简单的臆魇术都走不出来,只怕日后也难以引领魔都。”
  “你明知道晴阳根本不懂法术,还设下此禁术,是何居心?”
  “媚佬莫恼,如果女尊能顺利过了此关,我青龙魔甘愿辅佐女尊,如若过不了这关,呵呵···,那本坐也爱莫能助,只能说这魔尊的位置,不是谁想坐就坐的。”
  “你···!”媚魔凤眼怒睁,气的银牙紧咬。
  屠云岩见状,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无暇与青龙魔争执,只死死盯着高台上的晴阳,以防她突然坠落下来。
  “阳儿,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千万别坠入自我的意识当中。”
  晴阳早已累的气喘吁吁,拖着裙摆仍旧往上爬,丝毫不知自己已经陷入禁术中。
  “不行了,我爬不动了,这祭台这么这么高?”晴阳用衣袖粘了粘额上的汗,脚下一软,扶住护栏,坐了下来。
  朝身后一望,先前跪地的数百族君不见了踪影,连四魔佬,和屠云岩也不见了踪影。
  身后竟是一片汪洋大海,汹涌起伏的海水就要淹没到脚下。
  晴阳惊慌的傻眼了,“魔都什么时候被水淹了!人都去哪里了?”
  望着脚下汹涌的海水,拍打的鞋袜都湿了,像随时就要掀起巨浪将自己卷走一般。
  晴阳慌忙站起身,隆起裙,顾不上仪态,转身又往祭台上攀爬。
  底下的各族君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看着女尊慌里慌张,如小丑一般,在祭台上拼命的来回折腾,连脚下的鞋子都跑掉了一只,冕冠上的九连珠,剧烈晃动的纠缠在一起。
  先前建立起的一点威严荡然无存,众人面面相囧。
  屠云岩在台下焦急不已,很想冲上祭台将晴阳唤醒,却也知绝不能这样做,只能等她自己醒过来。
  晴阳急速的向上攀爬了一会,四肢已酸软的控制不住发抖,好不容易到了祭台上,“扑通”一声重重的的摔在祭桌前。
  只见面前是一张张四四方方的紫檀方桌,上面还盖着一个个浑圆的盖顶。
  盖顶上摆着一溜牲畜,果品等各种祭品,旁边放着香烛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