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醋意翻滚


小说:须臾浮屠之魔渡  作者:东海遗珠
  “你要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或物,来慢慢增加自己的势力。”
  晴阳愕然道:“身边的人?”
  媚魔冷声道:“屠云岩是鬼都的太子,此次若不是他带鬼兵相助,你早丢了命,他既对你痴心一片,你就该好好利用,你现在却将他谅在门外不理不睬,真是愚不可及。”
  “我,我···!”
  “怎么,你还在挂念着你的父尊,你醒醒吧,只有铲除青龙魔,将魔的的兵权全部收归自己手中,才能真正的引领魔都,成为魔都真正的魔尊,也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
  “媚姨,阳儿懂了,谢媚姨教诲!”
  “阳儿明日就下令,敕封青龙魔为魔相。”
  媚魔道:“如今你可以依靠的兵将,你知道是谁吗?”
  “阳儿知道,阳儿这就去见屠云岩。”
  “慢着,眼下屠云岩虽是依靠,却要提防他,只可利用,任何人都不能完全的相信,包括我,你懂吗?”
  晴阳凝神片刻,摇头道:“阳儿不懂。”
  “男女之爱最是薄弱,他又是异族,倘若他有异心,将比青龙魔更难以对付。”
  媚魔看着发呆的晴阳,微微一顿,接着道:“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你不但要利用他来对付青龙魔,还要用青龙魔来遏制他,魔都内部的事宜,绝不能给他插手”
  “他···他不会的!”
  媚魔挑唇冷笑,“别对男人太信任,男人绝情起来,远比你想象的要绝情的多!”
  “那媚姨对父尊呢?也是如此吗?”
  媚魔一怔,沉默少许,道:“我们不同,我与无嗔相识几万年,早已知己知彼,你们才认识几日!”
  “阳儿···懂了!”
  “情爱之事···没有定数,一念缘起,情来,一念缘灭,情断!倘若不用心呵护,情缘就如同晨起的露珠一样脆弱,阳光一照,了无痕迹,你慢慢体会。”
  “女尊,琅风左使求见!”白凤打断两人的话,进来禀告。
  晴阳一怔,“琅风?这么晚了,他来干嘛!让他进来吧!”
  “诺,女尊!”白凤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媚魔略伤感的转了下空幽的目子,“切莫冷了人心,冰可溶,心寒难暖。”
  “阳儿谨遵教诲!”
  媚魔道:“等下要好好暖一下屠云岩的心!万不可失去了这个靠山。”
  “阳儿明白了,稍后就去!”
  媚魔不在多说什么,抬脚离去了。
  刚一出宫,正撞上琅风。
  “媚佬安好!”
  “琅左使不必多礼!”
  互相客套两句,在无交集!各自走开。
  媚魔朝屠云岩走去,琅风随侍女去雨阳宫!
  “琅风参见女尊!”
  晴阳快步迎上,拉起琅风,道:“琅风哥哥快请起,切莫行此大礼。”
  琅风起身,仍恭恭敬敬的颌首而立!
  “谢女尊!”
  晴阳淡淡一笑,“人前你我是君臣,人后就是兄妹,以后单独见我不必行礼。”
  琅风听后,有些受宠若惊,微抬眼,瞟了眼晴阳,迅速又将头低了下来,道:“属下不敢!”
  “琅风哥哥请坐,你深夜来此,可是有紧要事?”
  晴阳说着亲自端起桌上的茶壶,为琅风斟了一杯茶。
  “琅风···是来请求女尊下旨,为琅风指婚!”
  “指婚?”晴阳一愕,疑惑不解的看着琅风。
  “琅风心悦鲲魔佬的女儿,鲲灵公主!请求女尊为琅风下诏,将鲲灵公主指配给琅风为妻!”
  “铛啷——”一声,晴阳手中的茶杯落地,摔的四分五裂,茶水四溢。
  琅风一惊,慌忙又站了起来,愕然的看着晴阳。
  “女尊,你没事吧?”
  一瞬间晴阳如石柱一般僵住,琅风说着什么也没有听在耳中。
  心如刀割般隐隐作痛,豁然明白,为何鲲魔佬在紧要的关头,站在了自己这边。
  想来是琅风答应娶鲲灵,以此为交换条件,才令鲲魔佬在关键时刻转向晴阳这边。
  “琅风哥哥!”晴阳叫了一声后,感动的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来。
  琅风见状,怕晴阳心生愧疚,忙解释道:“琅风···心悦鲲灵公主已久,还望女尊成全。”
  晴阳听后,更是感激加愧疚的看着琅风,哽咽的说不出一句话。
  “琅风是真心,心悦鲲灵公主···!”
  “不要再说了!”
  尽管琅风一在表示自己心悦鲲灵,晴阳还是抑制不住的愧疚。
  鲲魔佬的女儿,鲲灵是魔都有名的丑女,莫说琅风,即便是普通的妖使,也绝不会看上鲲灵,何来心悦已久。
  晴阳知道琅风绝不可能会心悦鲲灵,只不过是怕自己愧疚,故意说心悦鲲灵。
  如此一来,自己倒实实亏欠琅风一个莫大的人情。
  沉默良久,晴阳深深闭目,眼角的泪顺着细密的眼睫落下,颤抖的道:“好,我答应你,加封鲲灵为魔都长公主···指婚与你,婚礼按照长公主规格举行。”
  “谢女尊!琅风告退!”
  晴阳转身将琅风抱住,眼泪忍不住的流淌,哽咽道:“琅风哥哥···阳儿今生无以报答你的情意,若有来生···。”
  琅风淡然一笑,道:“只要你好好的,琅风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好好对鲲灵···!”
  “我会的,既已答应娶她,我自会好好待她。”
  晴阳深深将头埋在琅风的怀中,心中说不出的百感交集。
  晴阳心中对琅风的情意虽深厚,但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愫,而是跟鲲鹏之间那种深厚的友谊。
  “呵呵···,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晴阳与琅风一愕,抬头一看,却见屠云岩满脸冷漠的站在门口。
  晴阳慌忙松开琅风,惊声道:“云岩!”
  屠云岩高且冷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望着琅风的眼神,分明透着股股怒火杀机。
  琅风自是与屠云岩不一样,况且屠云岩根本就不了解这事情的经过。
  “云岩少尊!”琅风依旧恭敬的抱拳施礼。
  对于琅风的恭敬,一向温和不失礼数的屠云岩,丝毫没有要还礼的意思,十分的傲慢。
  尽管琅风生的并不矮,可站在屠云岩面前,还是生生矮了半头。
  屠云岩清俊的脸上,冷若冰霜,睥睨着琅风,一副醋意挑衅的神情。
  “琅风哥哥,你先下去吧!”
  “属下告退!”
  屠云岩冷讽道:“干嘛要走,刚刚不是还你侬我侬,卿卿我我嘛?这么急着就走啊?”
  “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都亲眼目睹了,还有什么误会?”屠云岩暴怒的断喝一声。
  还从未见过屠云岩如此的暴怒过,晴阳吓一激灵。
  本来要走的琅风见此,又停了脚步,不卑不亢的看着屠云岩,道:“请你对女尊放客气一点,这是魔都,不是鬼都。”
  屠云岩闻听,挑衅的朝琅风肩上狠推一把,冷嘲道:“便是魔都又如何?本君高兴怎么着就怎么着。”
  琅风冷不丁被推了一个跄踉,站稳后就要还手。
  却被晴阳死死拉住,哀求道:“琅风哥哥,你先下去。”
  “如若有人敢伤害女尊,我琅风绝不轻饶。”
  屠云岩一听,更是醋意滚滚,上前就要动手。
  晴阳挡在两人中间,护住琅风,急切道:“我和他的事,琅风哥哥不用管,你快走,我命令你下去。”
  琅风狠狠的脾屠云岩一眼,悻悻的甩袖而去。
  晴阳眼见屠云岩真的动怒,赶紧上前将他拦腰抱住。
  “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屠云岩将晴阳的手臂摔开,冷嘲道:“那是那样?”
  “是关于魔都的事宜,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
  “魔都的事宜,呵呵···用**来笼络人心嘛!”
  晴阳呆呆的盯着屠云岩,万万想不到一向斯文冷傲的屠云岩也会讲出挖苦的话语。
  “你···不可理喻!”
  “呵呵···看来你为了登上女尊的位置,付出不少的代价呀,除了琅风,还有谁也是这样笼络的?”
  晴阳羞愤至极,抬手朝屠云岩的脸上刮了一掌。
  “你混蛋!”
  屠云岩眯眼盯着晴阳,一步一步的逼近,怒道:“你就算要出卖你的**,也应该是出卖给我。”
  晴阳尚来不及从他的话语中回神,屠云岩便已如一堵墙般将晴阳压在玉案之上。
  “你放开我···唔···。”
  宫外青凤,白狐听到声响,急急跑了进来。
  “女尊···!”
  屠云岩抬头,冷呵一声,“都给我滚!谁进来就要谁命。”
  门外屠云岩的鬼使术峰进来,将白狐,青凤推搡出来。
  “你要干嘛?”晴阳惊恐的盯着屠云岩。
  屠云岩狂怒的将她胸前的衣裙撕开,将她双手反剪在两旁,俯身压下。
  “你放开我,别碰我。”
  “怎么?你肯用身体笼络别人,却不肯让我碰。”
  晴阳挣扎着欲起身,怒道:“你混蛋,你放开我。”
  屠云岩将她死死按住,恨声道:“你早就该是我的。”
  说着火热霸道的唇,已封住晴阳的樱唇。
  “啊,嘶——!”屠云岩低吟一声,将头抬了起来,唇上已有血丝冒了出来。
  屠云岩用手察释了下唇角的血,神情陡然从冷怒,变成暴怒。
  不等晴阳反抗,霸道的将晴阳从玉案上抱了起来,朝内寝而去,几步到了内寝,离床还有几尺远,用力一抛,将她重重的扔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