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有杀气


小说:三国之曹魏大军师  作者:最后的青羽
  说到这里,曹嫣然忽然顿了顿,眼眸深处绽放出仇深似海的神采,看的出来,这件事对她伤害颇深。
  她抬头看荀彧并没有过多的表情惊讶,知道他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受故意装出这一副样子,微微沉吟一会,继续说道:
  “那是我见过最禽兽不如的人,蒙面人手里拿着清凉的匕首,我父亲本就体弱多病,我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这更让那人有些肆无忌惮。
  终于,在没经过什么抵抗的情况之下父亲被绑在了门柱上,而那匪徒,竟然当着我父亲的面糟蹋我的母亲...
  母亲是个贞洁烈女,知道无法为父亲守身如玉,干脆选择咬舌殒身,而我父亲也被那黑衣人杀害。
  原本安静祥和的合欢之家竟然只剩下我一个人苟活,直到第二天,有人经过,救下了奄奄一息的我,并告诉我凶手是谁,那个人只有一个嗜好,便是喜欢别人的妻子。”
  荀彧轻叹一声,眸色幽深,似乎身临其境,感受到曹嫣然失去亲人的痛苦,那个面色坚毅的少女,竟然是为了欺骗别人的伪装。
  没人理解一个孩子经历过这些艰难险阻之后的惨绝心情,而荀彧心中所能想到的,只有惋惜二字。
  曹嫣然斜瞥了荀彧一样,继续说道:“从那之后,我四处漂泊,一直在寻找这个人,其间风餐露宿,还险些被乡绅恶霸占据了身体。
  直到我碰见了义父,他交给我很多东西,于是我俯首在他帐下,一面做这摸金营的首尊,一面借着虎豹骑的赫赫威势继续寻找仇人。”
  荀彧眼眶有些湿润,动容说道:“情况怎样,可知道那仇人现在何处?”
  曹嫣然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咬着薄薄的嘴唇说道:“那件事过后,我便再没见过那个人的身形!”
  荀彧心中凄苦,叹了一口气,语调平稳无波的说道:“既然如此,小姐请多节哀,如今生活在主公帐下,也算是幸运,相信有朝一日,一定大仇得报!”
  曹嫣然喝了口茶水,由于时间放的太久,茶水已经变凉,好在人心不凉!
  她低眉敛目,心中怒骂,什么幸运,我认贼作父还要装作很快乐的样子吗?
  其实曹嫣然隐藏了很多的内容没说,那个糟蹋她娘的黑衣人确实不知道是谁,只不过那个偶然经过她家救下她性命的人是袁绍。
  袁绍听了小曹嫣然的哭诉,极其动容,便将曹操的癖好全部告诉了曹嫣然,恰巧这两个人的身形又十分相似,曹嫣然被仇恨攻占了心智,深信不疑。
  从那以后,曹嫣然悄然来到了曹操身边,一方面认贼作父,一方面为袁绍提供他这位好兄弟的情报,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年以来,曹操没有丝毫的怀疑!
  这是曹嫣然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一个狡诈多疑,刚愎自用的人竟然撤掉了所以疑虑,这正常吗?
  所以她在等待着机会,也许曹操也在等待着机会,不过现在看来,曹操患了重病,她的机会要来了。
  天色渐渐昏沉,这几日接连有大雪降临,如今晚来风急,怕是今天又免不了一场风雪了。
  曹嫣然忽然直立起身,站在门口远望着天际,仿佛在思虑着什么,她看向的那个方向,是郭嘉进入许昌的必经之路。
  “听说,先生的那位挚友今天要来许昌?”片刻沉默之后,曹嫣然还是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荀彧莞尔笑道:“这个时间,应该快到城门口了,但是若想到校事府还需要些时辰!”
  曹嫣然面容冷淡:“先生打算说服郭嘉先生在义父麾下效力,我可知道他是个不受束缚的人!”
  “奉孝的志向我明白,他的文章虽然偏激了一点,但还知道谁是未来的天下之主,得到他的相助,主公便如虎添翼,以后在北方,便可以和袁绍的谋士集团相互抗衡了!”
  曹嫣然面不改色的说道:“确实,有了先生一个便如此难缠,再来个郭奉孝,义父在北方恐怕没有敌手了!”
  荀彧神色一凝,笑问道:“小姐这句话何意啊?”
  “没什么,没什么,一丝有感而发而已,义父礼贤下士,今天所得到的一切便是多年来努力的结果!”她盯着荀彧的眼睛说道,“天色已经不早,嫣然叨扰的时间也不短了,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但以后嫣然要是寂寞了想找先生,你可不能推诿。”
  “小姐说的哪里话,只要小姐有命,荀彧随叫随到!”荀彧一面奉承着一面跟着曹嫣然走到了屋外。
  大雪已经开始落下,曹嫣然踩出的脚窝,不到片刻便被浮雪所掩盖,望着她远去的身影,荀彧心痛如绞,曹嫣然救了自己的性命,自己却无法给曹嫣然一个名分,这可如何是好!
  “奉孝这个时候应该快到了,但愿不要出现什么意外才好!”他呢喃了一句,缓缓走进了屋内。
  ......
  ......
  许昌城西门,带甲士兵在雪地中站立,庄严凝重,如此森寒的天气,神色不改,依旧坚挺。
  在西门几里之外,一头老黄牛悠扬的叫了一声,郭嘉一步一个脚窝,走的相当沉稳,张子瑜坐在牛背上,心情很不错。
  “郭奉孝,许昌是兖州的中心,到了之后我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我还要去看没看过的月旦评,听说那会去很多书生的,而且各个长得俊俏非凡!”
  郭嘉嗤之以鼻,这败家娘们不让自己逛青楼,却肆无忌惮的要跑去看野男人,这他哪里受得了啊,当即怒骂道:“张子瑜,你守点妇道好不好,我郭嘉还没死呢,你就这般想要别的男人,说出去,我很没面子的!”
  继续前行几步,许昌城的轮廓已经渐渐清晰,张子瑜顿了顿,说道:“人家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嘛,男人可以不看,但好吃的一定要吃!”
  她露出一副如狼似虎的神情,让郭嘉一惊,下一秒过后,她忽然从牛背上跳了下来,手中宝剑悍然出鞘,说道:“有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