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认亲神药


小说:长风有卿  作者:云月耶
  柳茜儿听了孟秋苓故意结交孟峥、又利用孟峥去见杜瑾悦的事,差点没背过气去。
  即便就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她也忍不住怒声骂道:“你是个二百五,你知道吗?你就是个没脑子又愚蠢的二百五啊!孟秋苓是谁,这儿上上下下,除了你,还有看不出来的?就算你奶奶,也不会那么随便和你一起,说我的闲话。其他人,哪个敢有这么大胆子,除了那个一来就把自己当成‘大小姐’的臭丫头!”
  一根削葱根似的的手指头,头上长着老长涂着蔻丹有磨得尖尖的指甲,指甲尖儿就戳在孟峥的额头上。
  孟峥喊痛。
  柳茜儿怒骂:“你还知道痛?你还有资格知道痛?”放下手,恨铁不成钢道:“你的地位啊,马上就要被那个浑身上下除了脑袋、只剩心眼的死丫头抢去啦。”重重喘息了几声,她咬牙切齿,低低自语:“不可以就让她这么得偿心愿,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就这么轻轻松松发生!”拉起孟峥的手。
  孟峥惊叫:“做、做什么?”
  柳茜儿皱起眉头:“我要让你现在就去把那个死丫头赶走,你做得到吗?”
  “唔——”孟峥顿时迟疑,“那、那、那……估计不行。”
  “为什么?”
  “真是姐姐的话,爹、爹会帮她。”
  还没认亲那,“姐姐”都出来了。虽然就是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又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这么没用,她这个做娘的,也不得不长叹一声。“唉——”柳茜儿重重叹息过,换了副颇有耐心的样子对孟峥说,“峥儿,任何时候你都要记住,你是孟家的长子。当前孟家,青年一辈没有一个地位有你崇高,你爹爹也不会因为任何人,忽视你。”
  孟峥似懂非懂。
  “你知道了吗?”柳茜儿盯着他的眼睛问。
  他就连连点头:“嗯,娘,我知道了呢!”
  柳茜儿深吸一口气,聊表满意。
  春晖堂那里,在杜瑾悦的陪伴下,吴招风已经来了。老夫人带着韩梦瑶、刘妈妈和柳儿,也一同在场。吴招风让孟神山和孟秋苓过去他那里,从银辉堂带来的管家,从水瓮中倒出大半碗清水,用托盘端着,送到面前。
  吴招风递了一把小刀给孟神山,又递一把同样的给孟秋苓。孟神山和孟秋苓刚刚要下手割手指,吴招风又大喊:“且住!”
  管家慌忙瞧他:“爷,怎么了呢?”
  吴招风把那只碗端起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
  管家讪笑:“爷,洗得很干净的,这碗。”顿了顿,接着解释,“水也是前不久接的无根水,没有落地,几乎连灰尘都没有。”
  吴招风瞅瞅他,目光高深莫测的,突然,脸上绽出笑容一朵。
  管家脸刷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
  什么意外都没有似的,吴招风让他把水重新端到孟神山和孟秋苓面前去。孟神山举起小刀,吴招风大剌剌道:“割吧。”锋利的刀刃划过手指便是一道口子,鲜血“刷”注入水中。接着,又是一注鲜血从孟秋苓手指流下来。
  孟神山和孟秋苓几乎同时把手指一起咬入口中。
  杜瑾悦挥挥手,小厮忙将沾了止血药的白纱布送上去。
  孟神山自取一块,没用,按在孟秋苓手指上,尔后,才把第二块拿起,包住自己手指上的伤口。
  这止血药里面混着止痛药,蒙上伤口,血也不流,疼痛也止。他们一起伸头,同其他人一起专心致志瞧碗里。却见那两注血流到水里后,各自凝成两团,彼此孤立,并不溶解到一起。
  孟秋苓见状,心不由得“咯噔”一声。
  柳茜儿大喜,目露笑意,且还偷偷松了一口气。
  孟神山也惊呆了。
  老夫人更是顿足大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老太太端起那碗,晃了又晃,两团血都不能互溶,又是失望又是生气,指着孟神山说:“我说什么来着?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突如其来的好事!从天而降一个人,她就是你的女儿啦?全太原那么多人,生那么多孩子,个个都想成为你孟神山的女儿和儿子呢。”
  老夫人所言非虚啊!
  真的有那么多想要巴结玄门的人,想把儿子、女儿或者想把自己引荐给孟神山,然后一起管孟神山叫“干爹”。
  平日里那么英雄了得的儿子这么乐于喜当爹,老夫人气得没法,转身对柳儿说:“去、去拿我的拐杖!”
  柳儿诧异着呢:“拿拐杖,打谁啊?”
  “我打我的儿子!我自己生的儿子,随便他变成了什么,我不开心了,就想要打他!”
  刘妈妈急忙把柳儿拦住,转身对老夫人说:“老夫人,还没听老吴说话呢。”
  “有什么好说?”老夫人已经气晕头了,“我两只眼睛没瞎,都看见那。这两团血进了水就不化,我端起来怎么晃,也混不到一起。这该是多么没缘分才会如此!”
  柳茜儿不阴不阳插了一句:“所以,还是多知些根底的好。”她转脸叫孟峥:“峥儿,去把那水给泼了,免得叫奶奶和你爹爹生气。”
  孟峥先前被她洗脑,咬咬牙,腰杆一挺,走上来。正要伸手,“且慢!”吴招风伸手把他拦住。
  先对老夫人深深作揖,吴招风嬉皮笑脸说:“老姐姐,我的活儿还没做完呢,你不用这么着急。”
  老夫人捶胸顿足:“我大老远把你给招过来,当着你的面,闹了场大笑话给你看啦,丢人,真是丢人!”
  吴招风摆摆手:“还没到那一步呢,别着急下结论。”拿起碗,对周围站着的所有人说:“所谓滴血认亲呢,在我这里,是正常不被采用的。科普一下,这人的血液呢,分为好几种,我给它们起名字,分别叫:正阳正阴型,正阳逆阴型,逆阳正阴型,还有逆阳逆阴型。”把碗高高举起,“这碗呢,被我事先抹过药。”
  他刚说到这里,柳茜儿的身体明显一抖。而孟神山和柳茜儿斜斜以对,看得一清二楚。
  吴招风不管,直接往下说:“抹药的原因,本来是为了不让血流进水后即刻便化了。”他让杜瑾悦的小厮送一碗新的水上来,自己把手割破,注入鲜血。那血进了水,没多会儿就化开。吴招风给伤口上了止血药,随后把这个碗端起来给大家看。
  老夫人和其他人顿时都被吸引,连连点头。
  吴招风就把先前那只碗又重新端起:“再和大家说说正阳正阴、正阳逆阴、逆阳正阴和逆阳逆阴这四种血——其实只要两个人的血类型一样,滴在一起,就会融合,和是不是父子、或者是不是父女并没有太大关系。有时候呢,别人是为了测试被怀疑者心理上的真伪,往往爽快应允验血的,大约就是真的。而假如有人故意不想让两团血在水中混为一团,除了我刚才抹的那药之外也有方法,加点盐,就可以。”挥挥手,小厮再上一碗水,吴招风亲自放盐,让小厮和他的爹爹过来,注入血,果不其然,两团鲜血凝成一团,和最先那一碗里的血颇为类似,却是怎么晃,也没法把两团血晃到一起去。
  小厮端着有自己血的那只碗,和爹爹一起退下。
  和孟峥站在一起的柳茜儿禁不住这过于沉静的气氛似的,脚下一晃,被孟峥急忙撑住后,在孟峥急声呼唤中,以手抚额。
  她抬起可怜兮兮的目光去看孟神山。
  孟神山暗中叹息,别过脸,没有搭理。
  老夫人终于瞧出端倪,把第一碗水端起来:“这里面,也被下了东西啦?”
  吴招风点点头,然后说:“不嫌麻烦的话,煮一煮,就知道啦。”
  老夫人不懂。
  刘妈妈解释:“这盐啊,不会就这么在水里消失,水煮开了,会越来越少,全煮没了,如果有盐的话,盐就会全部留下来。”
  老夫人一听,急忙叫人:“来呀,把这碗水拿去煮。”
  柳茜儿忍不住了,苍白着脸大喊:“神山、神山!”
  孟神山不想她过于难看,来到她旁边。
  柳茜儿一把拉住他的袖子:“神山,我好累。这儿人太多了,你先陪我回去休息。”
  孟神山皱着眉道:“认亲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不就是滴血认亲吗?明天再过来认也就好了啦!”柳茜儿忘记自己已经生了孩子、现在已经老大不小,还仗着从前一直使用撒娇卖痴的功夫,对孟神山说:“走啦,走啦好不好?”又用手撑着头,“我头好痛啊,真的好痛。”汗真的从额头上渗出来,她突然得了大病似的,惨兮兮偎依着孟神山:“我真要回去,一刻儿也不能多呆。”
  孟神山左右为难,最后止不住叹气。
  老夫人气坏了。
  这情景不是明摆着了嘛,柳茜儿这个妖妇,又耍诈,欺负孟秋苓在玄门没有根基,指使了银辉堂的管家悄悄给验血的水放盐,让自己的儿子和孟秋苓即便真有血缘亲也不能相认。
  是!
  老太太承认自己内心自私:不管肖天雪当初有没有和凌诗杰有不正当来往,既然肖天雪中了情投意合散后,被凌诗杰从庄子里带出去,肖天雪就一定会和凌诗杰搂搂抱抱,亲亲我我什么的就不用说了,那也就是说:身为玄门门主夫人,肖天雪的清白就是毁啦!所以她不能接受,哪怕和柳茜儿伙在一起,直到赶走肖天雪。
  这么多年实际生活告诉她:可是,真是恶有恶报,报应不爽!
  冷落自己十五年,孟秋苓千里寻父还有被这样陷害——柳茜儿这妖妇的心,真是太毒、太毒啦。
  如果纠正这个毒妇在门中营造出的不正之风,就是要接受肖天雪的瑕疵作为代价,老夫人觉得:值!
  不管怎么说,和不完美的肖天雪相处一辈子,也比和柳茜儿这个一辈子撒娇卖痴都不嫌够的毒妇过一分钟强。
  想到这里,老夫人灵猴一样蹿到孟神山身旁,把半抱着柳茜儿的儿子一把抓住,“你别走,看完全部了才走。”
  孟神山已经心知肚明啦,可是,对于他来讲,撕开一切,又怎么样呢?他已经习惯了,还是宁可选择先缓一缓。
  老太太气得不顾一切冲他吼:“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你老婆当场死在这里,秋苓是不是你的女儿,我也要你和大家看个水落石出!”杀气满满,转目吴招风:“还有什么杀招,你赶快拿出来啊。”
  吴招风吓了一跳,急忙笑道:“来了来了。”掏出一个圆肚子红花大瓷瓶,亮了一下,尔后,倾倒出一些药粉,在最先一碗水里。
  那些药粉入水即溶,溶解了此药的水先是变得一绿,继而又恢复澄清。保持团状的血沉浮在这澄清的水里,突然有了生命一样,它们彼此在水中游弋,然后察觉到什么共同的性质后,互相试探、碰撞。碰啊,撞啊,两团血终于肯定了什么,它们先在水中静止下来,然后就各自伸出手臂一样的血丝。先是一条,接着各自放射出许多条,最后,满满的血丝把两团血连接在一起。两团血,彼此侵吞,又彼此融合。血丝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最后终于混为一体。
  一直没有吭声的韩梦瑶惊喜大叫:“混在起来了,混起来了!”
  老夫人也惊喜交加:“是啊、是啊,是神山的女儿,以及我的孙女啊。”
  韩梦瑶急忙把傻愣在那儿的孟秋苓拉过来:“秋苓啊,快点叫奶奶啊。”
  剧情惊天大反转,孟秋苓一时还没能从先前的惊慌中回味过来,呆呆的,被韩梦瑶一个劲儿催,不由自主顺口叫了声:“奶奶。”
  这个“奶奶”一叫,老夫人心里头最后那层防线彻底垮塌。
  这么多年,儿子尽在外头忙事情,跟前除了韩梦瑶之外,再也没半个亲近人。柳茜儿是个毒妇,即便假模假样过来请安,心里头装的,全是对自己的不好。孟峥软绵绵、蔫搭搭,除了害怕他爹,就只听他娘的话。
  还是刚开始那会儿,天雪这个媳妇儿和自己情感上亲近。
  之前不确定孟秋苓是神山的女儿,刚刚还险些被柳茜儿这个毒妇给算计成功,现在确定了,连吴招风都翘着胡子,“嘿嘿”笑着宣布:“是啊是啊,我这个‘千丝万缕认亲散’出了手,只要是血缘亲,必定会像这样,联系起来,最后完全融为一体啊!”杜瑾悦也祝贺:“恭喜老夫人,恭喜门主。”老夫人哪里还能再忍得住?一把抱住孟秋苓,“我的乖乖”“我的心肝”“我的宝贝肉”一迭声叫唤同时还哭起来。
  孟秋苓小时候受了许多委屈,这会儿也情不自禁,偎依在老太太怀中,叫着:“奶奶、奶奶。”眼泪也流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