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突变


小说:抗战年代  作者:多彩南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两人还是没有消息,陈飞只能放弃,天暗了下来,再找就困难了。
  陈飞狠狠地甩掉烟头骂了一句:“操他妈的!”就离开去医院了。张永生和李南阳刚才受伤了,现在和张宁,一连长一起都在医院。
  而肖德贵和张小海两人现在混在城头边的逃难人群中,那是又臭又脏,不过倒是最好的隐藏处。
  两人确实聪明,烟雾弹冒烟时,两人就趁乱脱了外衣跟着陈飞等人后面出了米铺,他俩早有准备,脱了外衣,里面穿着**军装,西瓜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军人,反正跟着陈飞就是自己人。
  两人一出米铺就和陈飞等人反方向逃走了,一路上碰到不少部队,不过没人盘查他们,都认为已经围住老鹰拼命地向米铺赶,要不是当时城门还是封锁,两人当晚就出城了。
  医院里张宁等人伤势很重,不过都没有生命之忧。
  “朱三,去弄点吃的。”陈飞对朱三道,朱三点点头马上去办了。
  “师长,师长······”陈芳过来道。
  “你怎么来了,有事?”陈飞道。
  “师长,这是行营张副官,找您有急事。”陈芳边用手指了指身后一名中校边说。
  “陈将军,何部长要你马上去行营开紧急会议。”中校道。
  陈飞一愣道:“有什么事吗?”
  中校道:“中条山出事了。”
  “啊,好,走。”陈飞干脆回道,连忙出医院去行营。
  晚上,行营灯火通明。
  “报告!”陈飞对着会议室的门道。
  “进来。”何部长道。
  陈飞推门进入,只见十几位将军正在开军事会议。
  “陈飞,坐。”何部长道。
  陈飞坐下,只见何部长正听着一名少将的汇报。原来鬼子真的向中条山进攻了,而且各部没有防备,一触即溃,形势很危急。
  陈飞不知中条山守备情况,但他听了半天,不是要求恢复原有阵地,就是就地固守,这么多部队好像都是各自为战,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他心想中条山完了。
  上面讲了多时,陈飞喝了几杯水,脑子里却想着怎么才能捉住老鹰。
  “总长,情况就是这样,命令也都下达了,只是有的部队尚能顽强抵抗,但更多的部队不顾友邻部队安危拔腿就跑。”一名上校参谋道。
  何应钦一脸严肃道:“各位都说说吧,怎么才能守住中条山。”
  下面一片沉默,这种情况只有神仙才能挽回大局,众将军也只能选择沉默,谁也不想出这个霉头。
  散会时,陈飞才知道何应钦现在还是总参谋长,怪不得由他来主持中条山大局。
  “陈飞你留一下。”何应钦道。
  “是。”陈飞回道。
  “过来坐吧,说说你对战事的看法。”何应钦道。
  陈飞梳理了一下思路道:“中条山守军才十几万,看图上鬼子伪军进攻的路线,部队少说也有十几万,这仗怎么打都是输。”
  “是啊,调走卫立煌,调走第四集团军都是不明智的。”何应钦道。
  “战局变化这么快,应该是鬼子精心设计,现在能做的是稳定战局,中条山失去了,就失去了,接下来要守的地方还有很多。”陈飞道,有点安慰的意思。
  何应钦苦笑了一下,扶了一下眼镜。
  “我马上要去潼关了,那里决不能失守,你在西安城里的搜捕也停一停吧,部队我要带走。”何应钦道。
  陈飞点点头,这时候,他还能说什么。走出行营,陈飞想,现在拆东墙补西墙有个屁用。
  既然不能大规模搜捕了,那要抓老鹰更难了,陈飞马上决定回别墅开个会,准备回重庆。
  关露别墅客厅,众人到齐,包括老龙头夫妇。“我刚刚从行营回来,鬼子十万多人进攻中条山,估计这几日就会把**赶出中条山,何部长连夜赶往潼关,在城内的各路部队都将支援潼关,所以搜捕要暂停。”陈飞道。
  “那师长的意思,我们要回重庆了?”老馒头道。
  “嗯,我们明天走,受伤的兄弟由朱副处长留下来照顾,等可以移动了,马上送重庆来。”陈飞道。
  “是。”朱三回道。
  “部队都撤回来,今晚好好休息,老龙头牺牲的兄弟要拜托你找个好地方安葬一下。”陈飞道。
  “放心吧,师座,放心吧。”老龙头马上回道。
  陈飞点点头。
  “虽然我们要撤回重庆,但对老鹰的追铺不能滞泄,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焦组长,我们回去后,你的各方面支持都会减少,也不要与军统,警察,民团发生关系,万一发现老鹰,不用废话直接击毙。”陈飞道。
  “是,请师长放心。”焦桃花起身道,经过这次事件,,焦桃花成熟了很多,至少再与敌人遭遇时不会害怕,就像在米铺,没有一点惊慌失措,而是紧跟陈飞,后来又展开搜捕,有点组长的意思了,会议一结束,陈飞留下老龙头夫妇。
  “梅九,我要离开了,你有什么要交待的吗?”陈飞看着老龙头道,这话里话外都是意思。老龙头两夫妇相互看了一看,老龙头道:“师长,放心,我还是那句话,誓死追随师座,焦组长那里我会配合好的,要人给人,要钱给钱。”
  陈飞点点头道:“焦桃花还有点嫩,你们要多帮助她,过几天,我会给你们另配一部电台,有事可以联系,至于电讯人员,你们要安排绝对信得过的人。”
  “放心吧,我自己来,我会学习的。”陆青萍道。
  “那最好,对了,青龙伸手不错。”陈飞道。
  “哦,青龙是我捡来的,他七岁那年我在秦岭深山里捡的,当时病的不轻,哎~也是个苦孩子,我带回来后,他跟着我一个兄弟学了十多年的功夫,前年那兄弟去世,他还披麻戴孝的,也算有情有义了,怎么,师座看中他了?那可是他的造化,跟着师座,前途算是有了。”老龙头道。
  “嗯,让他跟着我吧,不错的小伙子。”陈飞懂啊。
  “那我替他谢谢师座了。”老龙头道。
  陈飞笑了笑,算是定下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陈飞告别关露,踏上回途。西安到重庆不远,再加上有卡车,估计二天就能到重庆。
  让陈飞没想到的是,部队刚出西安城墙,就有两位中校行营参谋长等着他。
  “陈将军,十万火急,委员长电。”其中一个中校道。
  陈飞接过命令一看,妈的,火速增援潼关,重庆的独立师已经启程了。
  “命令接到,我部马上赶赴潼关。”陈飞道。
  “陈将军,何总长意思是先到华阴等待命令。”中校道。
  陈飞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位中校马上向陈飞敬礼就离开了。
  “什么情况?”老馒头过来道。
  “增援潼关。”陈飞边说边把命令递给老馒头道。
  “潼关失守,陕西不保,西北不安啊。”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他转身大喊道:“西瓜,西瓜,过来!”
  “有事?师长?”西瓜过来道。
  “部队向华阴靠近,增援潼关,你部先行。”陈飞道。
  “是。师长,我们主力部队也来了吗?”西瓜道。
  “已经来了,不过还没联系过来,待会陈芳会联系的。”陈飞道。
  “那行,我去开路了。”西瓜边说边向陈飞敬礼就急匆匆地走了。
  “陈芳,陈芳过来。”陈飞对不远处的陈芳道。
  “师长。”陈芳过来道。
  “马上通过情报处联系重庆的主力部队,问问怎么回事,我都接到命令了,他们什么情况?”陈飞道。
  “是!”陈芳回道。
  两人正说着,尚丽跑过来道:“师长,重庆朱副师长来电,刚接到军委会命令,部队火速增援潼关,问怎么办?”
  “刚接到命令?那参谋不是说早就通知了吗?”陈飞道。
  “我刚打开电台。”尚丽回道。
  “回电,部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华阴,我们在华阴汇合。”陈飞道。
  “是。”尚丽回道马上去回电了。
  “老馒头,通知朱三归队,让老龙头照顾伤员。”陈飞道。
  “行,我马上去通知。”老馒头说完也去通知了。
  不一会,侦察营开始率先出城了。
  西安通往潼关的官道上一队队士兵,一辆辆军卡都在快速地增援中条山。连推着独轮车装着粮食的民工也不计其数。
  “王亮,告诉西瓜,不要和别的部队抢道,我们不急。”陈飞对王亮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坐在车里,看着连绵不断的队伍,心中一阵感慨,他想国府应该知道潼关的重要性,准备决战了。
  傍晚,西瓜本来找了个小镇准备过夜,没想到这小镇也是人满为患,陈飞马上命令继续赶路,夜间赶路人少。
  “师长,主力部队来电,快出重庆了,他们夜间也不休息,连夜赶路。”陈芳过来道。
  “这么快?”陈飞不解地道。
  “是重庆方面集中了所有卡车,连跟二小姐做生意的车队也用上了,听说军委会命令车不能停。”陈芳道。
  “哦,我说呢,知道了。”陈飞道。
  部队继续趁着夜色前进,没想到晚上行军的部队也有很多,都点着火把像一条条巨龙不停地向前移动。
  陈飞好像又回到了淞沪会战前部队紧急增援上海的情景。
  “部队这么多,会不会走乱,要不我们先停一停。”老馒头道。
  “不用,很好认的,云南龙云部队法式钢盔,西北军英式钢盔,广西兵李宗仁部日式钢盔,咱们是中央军德式钢盔。”陈飞笑道。
  “对啊,王亮通知下去,别走乱了。”老馒头道。
  “好的。”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连队了。
  “这回校长又把家底都用上了。”陈飞道。
  “哎~亡羊补牢,不过为时不晚。”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道:“这些部队也都是各地的精锐,长官们的看家部队了,杂牌军哪会有头盔,哪会走得这么整齐。”
  陈飞带着几个直属部队终于在三天后赶到华阴外围。
  “部队先休整,西瓜注意接一下我们的主力部队,王亮走,我们去总指挥部。”陈飞道。
  “是。”众人回道,各自安排去了。
  陈飞带着王亮,青龙,李南北三人赶去华阴城内总指挥部,华阴城现在是草木皆兵了,大街没有多少行人,反而都是一队队巡逻的士兵。
  陈飞在正大街路口找到增援部队接待处。接待处一个上尉官,一听独立师来了,赶紧起身道:“陈师长,我带你去指挥部,总长已经交代过,陈师长一到,马上带您去。”
  “好。”陈飞回道,四个人跟着上尉去总指挥部了。总指挥部设在一家山西人开的地下钱庄内,原因是这个钱庄还真是在地下,现在改成作战指挥部了。
  “报告!”陈飞进入地下工事区道。
  “哦,陈飞来了,来,来,看看这战场形势。”何总长指了指一个巨大的沙盘道。
  陈飞走过去一看,大沙盘插着大都是鬼子的小太阳旗,而青天白日旗只有靠着中条山一字排开、
  “形势很不乐观啊,你的部队什么时候能赶到?”和总长道。
  “这一二天吧,路上太堵了,各路部队都在往这里增援。”陈飞道。
  “嗯,我已经通知下去了,第一军的第一师和独立师先行。”何总长道。
  “我师的防线在哪里?”陈飞道。
  “我让第一师守潼关县城,你们去虎头村吧。”何总长边说边用手一指道。
  陈飞仔细地看了看,微笑道:“谢谢何总长。”
  何应钦拍了拍陈飞的肩膀,表示你知道你好。
  “一师已经到了。”陈飞问道。
  “今天晚上到,这次连老蒋的儿子也拉出来了。”何总长道。
  “大的还是小的?”陈飞奇怪道。
  “小的,纬国,一师的一个营长。”何总长道。
  “校长这是······”陈飞苦笑了一下道,他心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瞎指挥。
  何应钦看了看陈飞道:“行了,有些事只能领会不能言传,弹药方面你们独立师在重庆已经补充过一批,我也给你留了一批,在虎头村,你马上派人进驻吧,那里有地方部队一个团,你去接手吧。”何总长道。
  “主力部队还没到,能不能让地方部队再等等?”陈飞尴尬地道。
  “你看着办,可以的话就兼并了。”何总长笑道。
  “不好吧,没有命令啊。”陈飞看着何应钦道。
  “我给你命令,让那个团归你指挥,这支部队也是刚刚建立的,归胡宗南部,你拖一拖。”何应钦道。
  “行,知道了,那我马上进驻虎头村了。”陈飞道。
  “去吧。”何总长道。
  陈飞向何应钦敬礼,何应钦还礼,就转身走了。虎头村属于潼关左侧翼,也是鬼子进攻方向。
  陈飞带部队刚刚到虎头村村口就是四五个军人出来迎接。
  “报告陈师长,34集团军独立团向您报到,团长江德福。”江德福跑过来边说边向军车里的陈飞敬礼。
  陈飞赶紧下车还礼。
  “江团长,不必多礼,走,咱们先进村。”陈飞道。
  村祠堂,也是独立团指挥部。
  “陈师长,排长以上军官都在了。”江德福道。
  “好,江团长,把你团的情况和附近地形介绍一下。”陈飞道。
  “是,我团是新组建的团,战士官兵共计1371人,我团在虎头村已经驻防三天了,在正面左右两侧都控了两条战壕,三个营分别驻守,报告完毕。”江德福大声道。
  陈飞一听马上道:“侦察兵派出去了吗?”
  “侦察兵?这······那······这陈师长,我团刚组建,还没有建侦察人员。”江德福尴尬地道。
  陈飞一愣,心想,妈的,这就是个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