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皆我所为 又能如何


小说:绝世吞神  作者:西门浪浪
  “万家主言重了,如今我已站在你的面前,即便是我父亲出手,都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在此等距离上,救下我的性命,既然如此,我又岂敢胡乱出言来蒙骗于你呢?”
  贺华转过身来,对着万家家主拱手一礼,声音不卑不亢,面色淡定,眼神真诚,甚至,最后竟主动迈动,再接近了一些。
  见此一幕,万家家主眉头皱起,对于贺华的胆魄,心下不得不佩服,同时,对他所说的言语,也不得不仔细思量一番。
  若是他真有撒谎之意,岂敢如此接近自己?
  这岂不是在自找死路?
  “万兄,华儿之真,你亲眼所见,切莫昏了头做事!”贺同双目凝视,手掌微握,神经高度紧绷了起来。
  唯恐万家家主真的对贺华狠下杀手。
  “哼,到底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你且说吧!”万家家主猛地一挥衣袖,神情颇为不屑的冷哼道。
  他自然很想知道真相,抓出真正的杀人凶手。
  但若是贺华说不清楚,万家要对付的,自然还是贺家!
  “当日在玄妖山脉之内,我因急于夺得黑甲狂狮的幼崽,所以对令公子,万云天,万兄的搭救之恩视而不见,但还请万家主仔细斟酌一番,当时的万兄,乃是遮着面容,又没有展现出万家的身份信物,所以,我并没有相信他……”
  “等等,你说什么?在玄妖山脉内,争夺黑甲狂狮悠哉?搭救之恩?”
  突然,还未等那贺华将话说完,万家家主便是面色一变,皱着眉头,内心感觉不妙的摆手出声打断。
  贺华所说的事情,竟和万云天之前逃命回来,所说的完全不同!
  倒不如说,根本就不是一件事情!
  “没错,事情是这样的。”
  贺华虽然疑惑,但也没有着急相问,而是极为仔细的将事情经过,交代了一遍,最后方才是沉声说道:“虽说当时我对救命恩人视而不见,不管他之死活,但此事,若换做万家主您,怕是也会如此吧?相信,每个武者,都会如此!”
  唰!
  闻听此言,即便万家家主心中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若换做自己,当时也会选择率先离开的,岂会留下来,管一个不认识的人的死活?
  “你说那人自称是我儿万云天,还蒙着面……但我儿万云天,却并没有经历过你所说的事情!你莫不是看我儿已经身死,想编故事来戏耍我?”万家家主沉声呵斥道。
  虽说心中疑点重重,也感知到了不妙,但身为万家家主,也不得不做出怀疑的态度,并没有完全相信贺华。
  “没有经历过?这……难道说当日的人,并不是万云天万兄?啊!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卑鄙小人!混账!”
  骤然,贺华也是反应了过来,将一切事情串联在一起,顿时有了强烈的怒意。
  “谁?”万家家主沉声喝问道。
  “贺凡!当日在天云客栈,杀了万云天万兄的罪魁祸首!也是当日假冒万兄搭救下我的蒙面人,想必在他搭救我之前,就已经与万兄结仇了!并以此来设计陷害于我两家!”贺华面色铁青的咆哮道。
  被贺凡算计,怒意自然是有的,但却被他算计的如此之狠,到现在,却还在蒙在鼓里,不知所有算计的贺华,则愈发恼火。
  如何能够想到,一个贺家的耻辱,从来不被放在眼中的人,竟会如此诡计多端?
  “贺凡?那个在天云客栈,舍命救下我族长老的贺家嫡系吗?嘿嘿,你们倒是真会甩锅的!想以此来杀人灭口,草草应付了我万家吗?”万家家主咬牙切齿的冷笑道。
  若说之前的事,疑点重重,值得怀疑。
  但若说一切都是贺凡所为,万家家主,则是一点都不相信。
  毕竟,当日若不是贺凡舍命相救,怕是万家,乃至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万云天已经身死的事呢!
  “他说的不错,你们万家的万云天,的确是被我所杀,更是被我设计陷害给了贺华,当日在玄妖山脉,杀了万家几个武者的凶手,也正是我,假装万云天,救下贺华的,也是我!”
  突然,随着一道轻笑声传来,贺凡则是带着洪老大以及勾悬,迈步来到了中堂之外。
  唰!
  闻听此言,贺家家主贺同,以及贺华,乃至万家家主,皆是面色变得铁青至极,甚至,都有一种蒙羞之感。
  如何都没有想到,在虎狂城和万剑城,叱咤风云的两位家主,会被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给算计的刀剑相向!
  同样,身为虎狂城五大天才之一的贺华,则更为恼火,毕竟,贺凡算计的一切中心点,直指于他!
  “但,即便是我,你们又能如何呢?若不满,倒是会丢了性命。”贺凡背负着双手,神情颇为淡然的一笑。
  已是先天境,并且掌控了先天神雷的他,在虎狂城内,除了万宝楼外,即便是天魔宗的那位长老,都是不惧。
  又岂会在意小小的贺家和万家呢?
  现在选择将一切都承认,为的,也是将贺家,彻底打入无能为力,只能忍受的深渊!
  对于让万家和贺家双方火拼,最后损失惨重来说,打击他们的内心,则更加痛快!
  “少年人,你倒是狂妄的很!”
  万家家主面色一沉,眼神杀意强烈,声音阴森可怖。
  他并不知道,贺凡之强,更不清楚,贺凡有杀后天境之能!
  但贺家家主和贺华却是清楚的很,不过,他们却是没有出言提醒,倒是很想让万家家主死在贺凡的手中。
  “万家家主,劝你还是带着残兵滚回万剑城吧,若是惹怒了我们公子,下场,会很凄惨的!”勾悬挺了挺腰板,颇为不屑的冷笑道。
  “年轻人,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他惹怒贺公子,下场不是凄惨,而是根本没有那个命去感觉凄惨!”洪老大老气横秋的说道。
  对此,勾悬嘴角一撇,眼神不满至极,每次都被洪老大以年轻人教训一番,将一些歪门的大道理,舒适不爽,但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