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绝顶仙猿山(3)


小说:哎哟喂!星宿派  作者:南海一扬
  姜一扬见到这副情形,一颗心嘣嘣乱跳,见石室中别无其他可怖事物,于是举火光仔细照看。骷髅身后的石壁上有几百幅用利器刻成的简陋人形,每个人形均不相同,举手踢足,似在练武。他挨次看去,密密层层的都是图形,心下不解,不知刻在这里有甚么用意。图形尽处,石壁上出现了几行字,也是以利器所刻,凑过去一看,见刻的是十六个字:“绝世秘术,付与有缘,入我门来,遇祸莫怨。”
  他好奇心起,正想再看,听得洞口传来大白猿的怒吼声,当是大白猿追了来,忙奔到石室内一张石床后躲避,过得半晌见未有追来,便走出石室一探,见洞口两头大白猿正自叩首,动作与人拜祭无异,不免觉得好笑,又过得一会见得它们相继爬离洞口,这才松懈下来就地而坐,歇息了片刻,走出洞穴,未见大白猿,心口一喜:‘总算躲了过去。’忽见身下一块黑影逐渐变大,头顶生风,登时一惊,急忙施展风神腿躲闪,咚的一声,只觉脚下山石都震了一下,脚底随之一麻摔坐在地,大白猿双目血红,神态狰狞,弓着身子在洞口,姜一扬着实吓得头皮发麻,若刚稍一恍惚,便被踩成了饼子。急道:“白……白大哥,我是送它们回来,这便走,保证再不来你家,可好?”
  大白猿在洞口也不进来,大嘴呼呼喘着粗气,一股呛鼻的腥味闷在洞里,奇臭无比,姜一扬掩住口鼻也不禁干呕了下,心道:‘我你娘的,从未闻过这般恶臭,这嘴吃了什么?怕是吃了整村的茅坑也没如此之臭。’随即又躲回石室,过得一会,见得大白猿也退离洞穴,便长呼了口气,回想起它们先前在洞口作拜,寻思着:‘它们不敢走进洞来,还对着洞内作拜,按照常人的行为来看,这洞里要么是祖先灵堂,要么是它们信奉的神灵,可大白猿怎可能与人一般?’寻思无解,也无他法,只能暂且躲避洞中再作打算。
  姜一扬又来到骷髅骨旁,瞧着石壁上十六字留言颇为诡奇,心道:‘似说谁习得他的绝世神功,就得算他门人,若做他门人说不定会有祸患,但看这骷髅架子,少说也死了百年有余。就算仇家众多,也差不多死了光。可他说的绝世秘术就是墙上这图形?’这时,一阵冷风飕飕的刮进洞来,只觉寒气逼人,不禁毛骨悚然。他不敢在洞中多耽,心想:‘黑漆麻黑的跟个死骷髅呆在一石室内,着实渗人,白大哥又守在洞外出去不得。’想罢在石室四探,见角落立着一把锄头,和一只火把,像似提前准备好的一般,心下恻然:‘这前辈死在这洞穴之中,骸骨也无人殓埋,放这锄头在此,想必是留给有缘后人,将他埋下,石壁上所谓的绝世秘术当作酬谢,嗯……埋了罢,不然也怪渗人的。’随即便用锄头在地下挖了个小洞,插入火把,用泥土护住,随即点燃,瞧着都是坚硬的岩石,倘若挖不下去,只有把白骨捡到洞外去。
  哪知一锄下去,地面应锄而开,竟然甚是松软,忙加劲挖掘,挖了一会,忽然叮的一声,锄头碰到一件铁器。移近火把一看,见底下有块铁板,再用锄头挖了几下,拨开旁边泥土,原来竟是一只五尺长方的大铁盒。
  他把铁盒捧了出来,见那盒子高约一尺,入手略重,似乎盒里藏着甚么东西,心口一喜,也不急启箱,想先将骷髅埋了再作,不然打开铁箱,会觉原主一副骷髅样坐在一旁瞧着,甚是渗人。于是又向地下挖掘,这次泥土较坚,时时出现山石,挖掘远为费力。虽是内力深厚,但也累出了一身大汗,堪堪又将挖了三尺,把骷髅骨依次搬入土坑中,盖上泥土,拜了几拜。这时火把越燃越小,洞口也不见白猿,便拖着铁箱出了石室,来到一处光亮地,启开盒盖,那盒子竟浅得出奇,离底仅只一寸,他心下奇怪,一只尺来高的盒子,怎地盒里却这般浅?料得必有夹层。盒中有个信封,封皮上写着八字:“得我盒者,开启此柬。”拆开信封,里面有张白笺,年深日久,纸笺早已变黄。笺上写道:“君是忠厚仁者,葬我骸骨,盒中之物,当酬之恩。”
  信封下还有一层黄油纸裹盖,揭开瞧见里面包裹的是一本书与一柄亮晶晶的银色长剑,书上写有《七星七绝剑》五字,长剑剑鞘上镶嵌有七小颗晶莹剔透的金刚,七颗金刚布列样式犹如北斗七星。随即拿起书翻阅起来,第一页画有一柄长剑,模样与那柄银剑相似,上写‘七星剑’三字,便拿起拔剑出鞘,铮的一声,长吟不断,不禁赞道:“好一把七星剑!”舞了两下便收剑入鞘,呼呼生风,吟声长鸣。
  接着翻阅,见每页都写满密密小字,前几页是些剑法口诀,往后十几页画得有许多武术姿势,约略看去,秘笈中所载,剑法之凌厉,一路读将下去,不由得惊奇,世上原来竟有这种厉害剑法,当真是匪夷所思,相较之下,神门十三剑可说是毫不足道了。读到最后几页,上记载了与白猿交流的数十个手势,心想:‘原来这位前辈还能与白猿交流,厉害……’一时兴起,竟废寝忘食连读带学到深夜。
  姜一扬横躺洞中,左手握书,右手执剑,几时睡去已然忘却,忽听得山下有白猿叽叽咕咕的叫唤,声音逐渐逼近,便起身躲在石壁猫着,见得爬来洞口的白猿脚下有一块伤痕,才认出是大力和小乖,它们也不敢进洞,只在洞外叽叽咕咕的叫,见姜一扬走了出来,高兴得原地蹦跳。
  姜一扬想起书中记载的手势,便给大力、小乖比划起来,告诉它们找吃的东西来,俩个明白后又蹦跳下山,过得半个时辰,俩个采了果子来,吃罢又让它们拾木材,随后便在洞中生起了火,天即明时俩个才下山去。
  姜一扬歇到午时,再次尝试逃出山,又是被近十只大白猿追逐,绕了一转又回到洞中,大白猿围在洞口怒叫,他尝试打手势作解释,大白猿虽然看了明白,依然不加理睬,看样子他不死,它们便不休。
  到了深夜,心想它们要睡觉,便又尝试逃去,大白猿正自大树下熟睡,鼻子忽然抖动两下,闻得一股人味,登时睁开了血红的双目,“吼!”一声怒吼贯穿了整片山脉,山中鸟儿被惊得飞起,随即双足一蹬便腾了去,树下的雄白猿纷纷应声蹦去。姜一扬又是东突西窜,不停的哀求大叫:“啊……白大哥,让我走罢,我发誓不会再来,我错了还不行吗?白大哥……”随即在仙猿山绕了一转又回到洞中。
  姜一扬就如此被困于洞中,认栽无法逃脱,只得既来之则安之,大力和小乖每隔两日都会来看他,每次都会带来果子、大蛇、野猪供他吃,吃饱了睡,睡醒了练,他一艺通百艺通,武学上既已有颇深造诣,再学旁门自是一点即会。秘笈中所载武功奇想怪着,纷至叠来,一学之下,再也不能自休,当下不由自主的照着秘笈一路练将下去。练到二十余日后却遇上了难关,秘笈中要法关窍,记载详明,但根基所在的姿势却无图形,诀要甚是简略,不知招式,只得略过不练。照式练去,初时还不觉甚么,到后来转折起伏,刺打劈削之间,甚是不顾,有些招式更是绝无用处,连试几次总感不对,突然想起,洞中壁上有许多图形,莫非与此有关?又去石室对图形一加琢磨,果是秘笈中要诀的图解。他心下大喜,照图试练,暗暗默记,花了几个时辰,将图形尽数记熟了,在墓前又拜了三拜,谢他遗书教授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