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皇宫犹酣战(2)


小说:哎哟喂!星宿派  作者:南海一扬
  四人登时被围在垓心,广哲圣斗然跃起,急向皇帝扑去,身在半空,蓦见那林志图也跃起身子,挥剑迎面刺来。内隆太郎腾起连挥两刀,快速无伦,欲将他拦下。林志图侧头避了一刀,挥剑又挡开一刀,跟着一招‘流星赶月’急速挥来。这一招乃辟邪剑法杀着之一。内隆太郎伸左手挥刀格下,右手刀则劈向他面门。林志图左手食中二指陡地伸出,往刀刃上挟去,只听喀喇一声,接着当啷一响,内隆太郎右手中的武士刀齐柄折断,刀刃落地,手中只剩了个刀柄。
  内隆太郎咦了一声,心道:‘好家伙,能徒手断兵刃,武功恁地了得,实是我生平所仅见。’想罢瞬时拔刀含在口中,又拔出一刀执在右手。
  林志图见他双刀在手,口中又含一刀,冷笑了一声,心道:‘我倒要瞧瞧你怎使法。’想罢长剑挥出,便是一招‘花开见佛’横削内隆太郎脑袋。
  内隆太郎双足一点腾将半空使出‘樱本·乱舞’,三刀交叉一阵疾舞,刀光犹如化为数千片樱花将林志图笼罩,嘴中含的那一柄武士刀别具路数,凌厉至极。这时刀剑相交,听得叮当、叮当一阵响,林志图只觉得虎口一麻,长剑便欲脱手飞出,急忙向后跃开。
  内隆太郎三刀施展开来着着进迫,林志图奋力格挡,心想:‘这倭寇好生厉害,在这殿中只怕要误伤。’想罢引着他便斗出了殿外。
  在殿堂中,刀剑相交声不断,三人中一人已被四名武士束缚在地,广哲圣手腕一抖使出一招‘木叶萧萧’,剑光暴长,立时伤了身旁七八名卫士的要害。这一招是‘天武九剑’中的精奥,看来轻描淡写,随随便便,但其中均伏下八九招凌厉之极的后着。是当年其兄天武将军所创,仅传了他一人。
  这时又有十来个高手卫士举兵刃砍将过来。广哲圣腾起避闪挥了一剑。岂知另一名侍卫手中一柄铁锤蓦地里斜刺打到,击在广哲圣的剑口之上,此人臂力甚大,兵器又是奇重,只觉手臂隐隐酸麻。那人一锤回转,便向他背心横击。广哲圣不慌不乱,身形一闪,避开了他的铁锤,顺势一剑,刺中他腰眼,血从伤口溅出。随即展开从小大哥教授他的“四象步法”,东跨一步,西退半步,在十来名高手卫士之间穿来插去。他这“四象步”按着东苍龙、西白虎、北玄武、南朱雀四象而变,每象七宿,又按二十八宿之形再生变化。敌人的兵刃有轻有重,左攻右击,可是他步法奇妙,往往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敌人兵刃,有时相差不过数寸之微,可就是差着这么几寸,便即夷然无损。
  一旁激斗的陈有素初时还担心着总舵主被围攻难敌,但越瞧越是放心,到后来瞧着他精妙绝伦的步法,竟有点心旷神怡起来。
  这些卫士大多都是满洲人,未入清宫之时,都算得是一流高手。广哲圣凭着巧妙的“四象步”自保,可是几次乘隙反击,却也未曾得手,每一次都是反遇凶险,一转念间,已明其理,原来四象步耗气太多,这时元气未复,一到紧要关头,待要动用真力,总是差之厘毫,不能发挥剑招中的精妙之着。他一经想通,当即平心静气,只避不攻,在十来名卫士夹击之下缓缓调匀气息。
  那边陈有素急攻数十招,又杀了四个武士,但武士生猛不惧死,死了四个又扑上来六个,着实难缠。陈有素不禁焦躁起来,越斗越怕,生平从未遇到过这般不怕死的。六个武士围攻他过了数招,久拿不下,也甚感焦躁,其中一人暗道:‘居然我们六大满洲勇士拿他不下,我这“踢穿黄马褂、御前侍卫班领、满洲第一勇士”一长串的衔头却往那里搁去?’想到此处,把心一横,豁出了性命,奋力扑去。
  广哲圣眼见陈有素以一敌六,手中有剑,六个武士皆是空手,当下一剑快似一剑,着着抢攻,步步占先,这便放下心来,又转脸瞥了一眼,自己一兄弟已尸首分家,横在一旁。不由得怒火攻心,挥剑一阵疾舞,叮叮当当一阵,又杀了七八名卫士。刚倒下八人又扑上十人,眼见皇帝即在身旁丈许,竟拿他无法,怒火登时袭脑,将天武九剑施展开来,奔向皇帝一阵拼杀。
  皇帝见刺客攻势大盛,剑锋织成了一张光幕,殿堂内的卫士尽在他剑光笼罩之下。广哲圣年近五十,剑招虽狠,拖得久了,气力稍衰,便会让卫士有可乘之机。那边陈有素高呼酣战,精神愈长。众卫士瞧得心下骇然,见他剑光如虹,使的是什么招数早已分辨不清。
  皇帝缩在龙椅之后,静观众人剧斗,眼见斗得势均力敌,忽然脑光一闪:‘这刺客怎地如此眼熟?’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猛听得广哲圣叱喝一声,嗤嗤嗤嗤,只见四道剑光闪过,鲜血在半空横飞四溅,又倒下了十二个卫士。
  皇帝啊了一声,心道:‘是了,传闻天武将军有个亲弟,便是他吧,那眼睛和眉宇之间那股正气,像极了。’
  广哲圣得意洋洋,虽然肩膀也受了两道血口,却是漫不在乎,才缓不得一口气又有十来个卫士抢上,急忙深深吸一口气,猛地抢攻,霎息间刀光剑影,但听得惨叫声不断,单刀、铁锤、钢鞭、花枪、手臂、头颅先后掉落在地,鲜血四溅。
  那边陈有素剑招夹脚,有攻有守,又杀了四名武士,其中一名武士虽然死了,却死死的拽着他的左手臂不放。他左手带着那名死武士,挥剑奋力格挡扑上来的八人。皇帝自冤杀了天武将军后,从此不信汉人,近身侍卫一个汉人也不用,都是选用满洲、蒙古的勇士充任。这十八名武士尤为大内武士中的精选。个个擅于摔交相扑之技,陈有素一个没提防,已被缠住。他一惊之下,觉双手均被拉住,当下身子向后仰跌,双手顺势用劲,自外朝内一合,砰的一声,拉住他双手的两名武士脑门碰脑门,登时昏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