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皇宫犹酣战(3)


小说:哎哟喂!星宿派  作者:南海一扬
  陈有素随即挣脱左手,反过来抓住扼在自己颈中的那只手,一扭之下,喀的一声,那人腕骨早断,跟着喀喀两响,又扭断了抱住他腰那武士的臂骨。
  这十八名武士摔交之技甚是精湛,汉满蒙各族武士中极少敌手。但摔交讲究的是将对手摔倒压住,陈有素这般小巧阴损的断骨擒拿,却是摔交的规矩所不许,再说拼命之际那讲究规矩。两名武士骨节折断,心中大是不忿,便想趁机抱住他腿脚,只见两道剑光闪过,两名武士登时尸首分家,鲜血溅起,沾在了裤腿之上。随即将龙吟剑法施展开来,杀得扑来的十来个武士却是兔起鹘落,干净利落。这时又有七名武士一拥而上,拖手拉足,将他擒住,身前登时袭来五个卫士,朝他上中下盘齐攻,陈有素一脸惊愕,当下情况已不及躲避,便提起内劲将一名武士拽到跟前挡了三剑,嗤嗤嗤,长剑刺穿武士胸脯又刺中了陈有素,所幸剑尖仅刺入一寸,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忽然听得喀喇一声,脚踝一阵剧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此时下盘一名武士已掰断了他的脚踝骨。疼痛之际一阵蛮力激发,挣脱开来,咬着牙瘸着腿奋力挥剑,当当当当数十响,虽是又杀了五个卫士,但肚腹与手臂又中了两刀,血流不止,陈有素已甚觉吃力,开始喘起粗气。
  在广哲圣这边,九名高手卫士已各挺兵刃将他团团围住。这九人兵刃各不相同,或使戒刀,或使锡杖,更有些兵刃奇形怪状,广哲圣行径江湖几十年也从未见过,自也叫不出名目。眼见这九个高手卫士气度凝重,人人一言不发,瞧着这合围之势,步履间既轻且稳,实是劲敌。九人错错落落,东站一个,西站一个,似是布成了阵势。
  广哲圣紧皱眉头,环视四周,心道:‘这阵法不知如何破得?’脑光一闪,想起其兄说过的一句话“天下阵法再密,也敌不过一个快字。”他心念甫动,左足一踏,身旁弹起一柄刀,手指在刀柄上一弹,长刀激射而上,直冲上殿顶。九名高手卫士均感奇怪,情不自禁的抬头而望。广哲圣所争的便在这稍纵即逝的良机,霎时间展开“天武九剑”,剑光嚯嚯的袭去,一阵削刺快劈,迅捷如风。只听得惨叫声四起,九名高手卫士无一得免,不是断臂,便是折足。九人各负绝艺,只因一时失察,中了诱敌分心之计,顷刻之间,尽皆身受重伤,惨呼倒地。一轮快剑使完,刚喘得一口粗气,蓦地背后风声飒然,两道劲风已至背心。
  广哲圣急忙回剑挡架,当当两响,跟着又是一剑从左侧刺到。广哲圣反手再挡,当的一声又挡了开。他急欲转身迎敌,但背后那敌人的剑招来得好不迅捷,竟是逼得他无暇转身。他心中大骇,急纵而前,跃出半丈,左足一落地,待要转身,不料敌人如影随形,剑招又已递到。这人在背后连刺五剑,广哲圣接连挡了五次,始终无法回身见敌之面。广哲圣恶斗半宵,气喘得紧,不料到后来竟给三人一加偷袭,逼得难以转身。
  这已是处于必败之势,他惶急之下,行险侥幸,但听得背后敌剑又至,这一次竟不招架,向前一扑,俯卧向地,跟着一个翻身,脸已向天,这才一剑横削,荡开敌剑。刚一落地又被十来个卫士围在垓心。
  在殿外,内隆太郎与林志图片刻间拆了六十余招。林志图竭尽平生之力,竟是丝毫占不到上风,越斗越是心惊,突然间风声过去,右颊又被刀锋扫了一下,料想脸颊上已是多了数十条血痕。眼见倭寇如此厉害,只得使出杀着,他一边斗,一边从内兜掏出银针。内隆太郎轻哼了一声,腾起连进三招,尽是从意料不到的方位袭来。林志图见他五刀并用,一时不知如何招架才是,脚下自然而然的使出“雁行功”步法,东窜西斜,避了开去。不料这内隆太郎如影随形,林志图闪到东,他跟到东,窜到西,他追到西。林志图虽让开了那三招,却摆脱不了他源源而来的攻击。这一来,两人都是大奇。
  内隆太郎心道:‘居然能躲开我五刀流的连攻,是有资格作我对手。’
  林志图愕然心道:‘没想到倭寇中也有这等高手,当下若稍有疏神,不免性命难保。’想罢咻咻两针射出,当当两声,内隆太郎用于格挡的武士刀被击断两截,不禁一惊:‘这暗器好强的力道。’
  林志图喝道:“我看你有多少把刀能挡。”说着便发出十二根银针疾速飞出,银针呈菱形分三路,他的这一手满天花雨的手法,当今武林没几人能逃脱。内隆太郎也不躲闪,双手瞬时掷出四枚忍镖相击,接着疾舞长刀格挡,身前犹如罩下一层保护光幕,叮叮当当一阵响,银针虽息数格下,但武士刀也被击断数截,仅剩口中那一柄完好无损。
  林志图见他能格下自己的大杀招,心中暗赞,随即长剑抖动,一招‘万众伏诛’,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剑尖剑锋齐用,一下犹如四个分身从四面齐向内隆太郎攻了过来。这一招乃辟邪剑法的大杀招,速度奇快。
  霎时之间,内隆太郎急忙挥刀格挡,当当两响,只格下了两剑,后背和左侧肚腹还是被刺,登时鲜血便从伤口溅出,不禁暗赞:‘好厉害的剑法!’惊惶之下,急忙推上护额,一只红色瞳孔的眼珠露出,林志图见他怪异的红眼,不禁一惊:‘此人左眼怎会生这阴邪之眼?难怪遮挡避见。’
  瞬息之间,只见内隆太郎眉心一皱,眼角登时流出血来,林志图忽觉双目刺痛,闷头眩晕,眼前立时一片红,耳朵一鸣声穿过,自己突然身处净身房,还被捆绑在木床上,不免心感诧异:‘奇了,我怎会在此?’随即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却动弹不得,这时,走进来俩人,一路嘻笑甚欢,林志图喝道:“大胆!还不快放我下来!”
  俩人依然嬉笑不语,上前割开了他的裤衩,林志图怒道:“你们好大胆子,不识得我是谁吗?!”
  俩人随即安静下来,转脸瞪着他,林志图瞧见这二人红色的阴邪眼,吓得一脸惊愕:‘这……这不是那倭寇的阴邪眼吗?怎……怎么……’二人突然举刀在他胸口和肚腹一阵乱捅,鲜血四溅,沾得二人满脸皆是。
  内隆太郎缓了几口气,而在一旁的林志图面目狰狞,拿着长剑朝自己一阵乱捅,血从伤口喷溅而出,不得一会便卷缩在地,不停抽搐,直到气力耗尽。
  在乾清宫中,满地尸体近两百具,烛光映照之下,四个人影在尸体上刀剑相格,当当声不断,陈有素已身中数刀,惨死在一旁,广哲圣喘着粗气奋战殿中最后三名高手卫士,这时,内隆太郎腾进殿中,广哲圣瞥眼见他也受伤不轻,心中大喜:‘厉害,没想到他真能杀了林志图这个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呵……待到破庙定要将他杀了。’
  嗵嗵嗵……嗵嗵嗵……
  嗵嗵嗵……嗵嗵嗵……
  忽然,殿外传来重兵脚步声,广哲圣急道:“你去拦住他们,我这便取了狗皇帝首级!”说罢又将俩人封喉。
  内隆太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从他的表情也能大概揣测到一二,便腾将出去。
  八十名精兵,疾步奔来,忽见一倭寇腾将半空,纷纷举起长枪叱喝,内隆太郎在半空双手合十,食指内缚,喝道:“忍法·幻界”,只见他眉心一皱,阴邪眼圆睁,眼角登时流出更多血来,精兵们登时愣在原地,随即相互掐住颈脖,以死相拼,乱作一团。
  内隆太郎单膝跪地,喘着粗气紧捂左眼,血顺着手指间流了下来,心中暗道:‘眼睛到了极限,得赶紧撤离。’
  内隆太郎出生在东瀛横泽村,从小这只阴邪眼便给他带来诸多不幸,村中自从有了他,总有坏事发生,村民们都赖是他带来了厄运,因此刻意疏远。他八岁那年,村长儿子得怪病而亡,便说是他这只阴邪眼带来的诅咒,将他一家赶出了村,随即全家流落在外,又遇战乱,父母不幸双亡。随后巧遇木田真佐将军,将他带回军营,军中上忍识得他这只阴邪眼,便将他带回甲贺忍校。在甲贺忍帖中有所记载,阴邪眼乃驱动甲贺忍法·幻界的先天之力,只有拥有阴邪眼之人才能修习该忍法。在东瀛只有三人有这先天之力,第一人是甲贺忍校创派人阪本圭佑,忍法·幻界也由他所创,第二位是他的儿子阪本阳大,第三位便是内隆太郎。阪本圭佑与他儿子早已死于战乱,当下东瀛唯一拥有此先天之力的人只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