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体修苦体修累


小说:瑟瑟发抖的异界  作者:漫漫写
  在白安凡等十六人进入小世界后,源念仙榜便将本次比赛的内容,以神念的形式告诉了所有人。并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只能在这个小世界中使用的积分储物袋。
  比赛的内容是在规定时间内,收集这个小世界中的天材地宝,然后装入积分储物袋中。
  积分储物袋无法放入任何外界物品,也无法被带出小世界。
  当然,这个小世界中的天材地宝,同样无法被装入来自外界的储物法器中、无法被带出小世界。
  每当有宝物被放入积分储物袋,都会自动累计积分。
  最后,仙榜会按照众人离开小世界时的积分,排出十六位参赛者的最终名次。
  至于这积分储物袋的使用方法,跟普通储物袋没有区别。
  都是想装东西的时候,直接往里面塞,被装进去的东西会直接进入储物空间。
  至于体积太大塞不进储物袋的,自然无法进到储物空间。
  而每次取出物品,与读取玉简时相似。
  需要你手持储物袋,并将注意力集中到储物袋上。接下来,你就会在脑海中“看到”储物空间内的所有物品。
  然后,只需心念一动即可取出。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这种取物方式,曾有无数独臂修士进行过抗议。
  因为正常情况下,必须要一只手拿着储物袋,而另一只手放到储物袋口,以免被取出的物品跌落地面。
  但独臂修士本身就只有一只手,非体修还好说,毕竟绝大多数修士,都能在修炼一段时间之后,用灵气托住被取出的物品。让其不至于跌落地面。
  可对于体修来说,这种取物方式就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体修的修炼体系与普通修真者有很大的差别,他们没有灵气,只有强悍的肉身。
  普通的体修,想要达到调动血气如灵气般托住物品的程度,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
  你能想象一个独臂体修在重伤之后,从储物袋中掏颗丹药来吃的艰辛吗?
  你能想象一个独臂体修在大战之后想换身干净衣服,结果衣服刚被取出来就掉地上的辛酸吗?
  你能想象一个独臂体修在风花月雪之后准备潇洒的买单,结果灵石“啪”砸到对方身上的尴尬吗?
  至于修改储物袋的取物方式?
  一旦取消掉“必须有手接触储物袋”这个取物条件,将有太多秘法可以在你毫不知情的时候,盗走你储物袋中的所有物品。
  至于改成其他部位接触。除了脑袋以外,总会有其余部位残缺的修士存在,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而若是改为必须脑袋接触……那画面实在太美,你能想象一众修士用脑袋顶着储物袋取东西的画面吗?
  因此,经过一代代的独臂修士们不知多少年的抗争,终于在这个世界诞生了空间戒指和空间手镯。
  这是一类比储物袋更高级的储物设备,可以单手,甚至是单脚佩戴,即便是无臂修士也可以愉快的使用!
  至于,由空间戒指、空间手镯上镌刻高阶阵法所导致的价格高昂,还有日常阵法充能会产生额外花销,这些就不是储物法器生产者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至于你穷你买不起,这不能怪我们。”
  于是,本来是为了便利低阶体修而诞生的空间戒指、空间手镯,现在的使用者却大多是高阶修真者。
  “体修苦,体修累,体修床都没得睡。”
  这是在这个世界流传较广的一句话,比较真实的反应了当代体修的艰苦修炼过程。
  苦和累很好理解。
  至于“床都没得睡”,也不是什么夸大之词,因为绝大多数体修确实都没有睡床的习惯。
  作为体修,他们的身体质量远大于常人,一般意义上的床根本就承受不起,经常都会被压塌。而替低阶体修们配备高质量的床,大多数低阶体修的财政负责人都不会乐意。
  “原本培养体修就很消耗资源了,现在还要给他们配备专用的床!?”
  因此,低阶体修们的休息场所,多是“石床”,也就是随便捡的一块凹凸不平的石头板子。
  对于这种“石床”,各宗门统一的说法是:“用这种‘床’休息,可以让身体不间断的得到淬炼。”
  由于这种“传统”的出现,导致很多体修,即便是到了高阶之后,也保持了这种习惯。
  再后来,甚至还衍生出了各种天材地宝制成的“修炼床”。
  若是用石板子代替床的那批“创始人”还活着,不知道他们看到现在这种情况,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
  白安凡与方山青来到洞窟中,分别掏出了各自的积分储物袋。
  “白道友,这回我们……”
  “轰隆!”
  天空、大地毫无征兆的开始剧烈的震荡。
  下一刻,无数紫色魂气,竟是同时从小世界的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
  “不好!”
  方山青脸色突然一变,连跟白安凡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嗖”的一声飞出了洞窟。
  “咔嚓”“咔嚓”“咔嚓”……
  仿佛是玻璃破碎般的声音接连响起,整个小世界就像一面被摔过的镜子,转眼便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俨然一副世界末日突然降临的模样。
  白安凡四周的裂纹越来越多,却没有哪怕半道裂纹能够接近他半米以内。
  “额……这回可不是我弄碎的啊!我就说小世界不牢固嘛。不过这样装起东西来,似乎反而要方便不少。方山青他也没说我该装多少才能得第一,反正现在这个小世界都快崩溃了,干脆全部装进去吧!”
  白安凡一边想着,一边纵身跃起。
  在他即将飞出山丘裂缝的前一刻,只见他单手往虚空处一抓,整个洞窟在他手指并拢的瞬间突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片纯粹的“黑暗”。
  而在他的手中,却多出了一颗弹珠般大小的小球。
  “恩,似乎多了点。”
  自言自语的同时,白安凡用另一只手对小球拨弄了一番,就如捏橡皮泥般,扯掉了小球外围的绝大部分。
  “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白安凡随手将那颗小球扔进了自己的积分储物袋中。
  “噗”
  空间储物袋根本就没有“膨胀”一说。
  但在白安凡将只剩米粒般大小的小球扔进去之后,他的积分储物袋却如同被空气胀满的塑料袋,猛地鼓胀了一下。
  “呼!还好没有撑破。”
  看到自己的积分储物袋又逐渐恢复了原样,白安凡不禁松了一口气。
  “现在应该干什么呢?现在这情况,也不知道会不会对比赛的结果产生影响。”
  白安凡看着四面八方都越来越密集的空间裂缝,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此时,那先前被白安凡一把“抓空”的黑暗区域,已经被从别处扭曲而至的空间给填满了。
  现在小世界,再不复先前世外桃源的模样,随处可见扭曲的空间与狰狞的空间裂缝。
  白安凡漫无目的的闲逛着,突然,在他身前出现了一片扭曲、破碎到极致的空间。
  这片空间在无声无息中,连带着它所包含的一切信息,完全湮灭在了白安凡的眼前,只留下一片无边的纯粹黑暗,就像那片“消失”的地下洞窟。
  又是一阵空间扭曲、充填。
  这处纯粹的“黑暗”被新的景物所填满,而两道熟悉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了白安凡的视线中。
  “恩?”
  白安凡正愁找不到事做,当即朝那两道熟悉的身影走去。
  空间凋零、破碎,理论上任何物质都会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下泯灭。
  但此时,一道身穿淡蓝色T恤、黑色休闲裤的短发青年,却如闲庭信步般在空间裂缝与空间扭曲中穿梭着。
  他的所到之处,任何空间崩坏现象,皆退避三舍。